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六十五、再遇落尘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660 2013-04-23 09:43:19

  “去,洗干净了再来!”宋妃在榻上推开高之渠。

高之渠嘻嘻一笑,搂紧宋妃:“你不就喜欢我身上的这股子味道吗?”

说完,凑上前去吻她。

“可是,本宫不喜欢有别的女人的味道!”宋妃故意起身。

高之渠忙抱住她:“好,我发誓!今生高某心里只有王妃一人,绝无二心。若有二心,叫我天打五雷轰!”

宋妃这才转头媚笑,靠在他怀里。“你说是跟我尽兴还是跟那小蹄子尽兴呢?”宋妃的手在他怀里游走。

“那是我让你舒服,还是老头子让你舒服?”高之渠边说边扑倒她,两人一阵颠凤倒鸾。

一阵喘息后,高之渠狠狠的亲了宋妃一口道:“若不是你出这主意,我哪敢去一亲芳泽!你真是我高某的知心人!”

宋妃冷哼一声:“谁让那小蹄子多事?不给她点教训,她又怎会听话?”

高之渠嘴上不说,心中却还在回味那日宣姜曼妙的身姿。宋妃见他不语又道:“不过,你那药性也太猛了些,宣姜在半路都已受不了啦!”

高之渠一脸邪笑:“要不你也试试?”宋妃啐一口,媚笑道:“下流的东西,才不要!”

“你再说下流看看?”高之渠搂过宋妃。

“奶奶的,就权当她是大公子夫人!”他心中暗道,对着宋妃一阵狂啃,心中幻想着与宣姜那日激情荡漾的情形。

“死东西,轻点!”宋妃一边笑骂,一边开始呻吟。

宣姜脱下衣物,将整个身子泡在水中。热气腾腾的水温使她的心才有一丝暖意,她放松下来。头忱在木桶边缘,回想着这件荒唐的事。自己那晚并没有喝多少酒,是高之渠给自己敬酒之后才开始不对劲的,还有宋妃执意要送自己。

难道是他们设计好的!

可是,为什么要害我?难道是为了王位之争?此事若张扬出去,对大公子无疑是最大的打击,如若他们要我加害于大公子,我又该如何是好?现有把柄在他们手上,我该怎么办?与王兄之事已给我们夫妻留下阴影,若是他知道自己和高之渠上过床那我们就彻底完了!我那天喝得并不多为什么不胜酒力?难道酒中有什么问题?

宣姜只觉心中零乱如麻,泪水颗颗滚落与热水交融在一起。

做宫中女人之前只觉得非常忧伤与寂寞,现在才发现比忧伤和寂寞更可怕的是人心的阴暗。

“别怕,如今我们是拴在一条绳上的铃。你若响动,我便会回应!今后在这宫里,咱们相互照应着,定然不会有事!”她耳边一遍遍响起宋妃的话语。

水中似乎映衬出宋妃与高之渠得意的笑脸,“敢威胁我!”从未输过的宣姜一掌下去水花四溅。

“只要我还活着,哪怕在这世上一天!我决不会放过你们这对狗男女!”有个声音在宣姜心里呐喊着。

“夫人,水凉了该起来了!”四凤在旁催促。

“四凤,前次喝醉夜宿宋妃宫里的事,千万别让王后知道!明白吗?”她叮嘱道。“奴婢明白!”四凤细心地用帛布给她擦拭着肌肤,穿上衣服。

郑国紫湘轩这段时间日夜赶工,新买到的石料将院子几乎都堆满了。

开料为第一道工序,后面的管工乎全部过来催料。

“前面赶不出来,后面又在闲着,怎生是好!”管工们围着落尘急了。

落尘心里也在懊恼自己那天不该喝酒误事,现今之计只得抽调后工序的人都来帮忙开料。

仲姜这才终于见到大家口中的大师兄,原来就是那日在奔月楼的醉汉。上次在宁叔房前差点撞个满怀时他那副桀骜不驯的神情此时换做了双眉紧锁,一筹莫展。

后工序的工人几乎都已集中在开料这边,整个开料院子里塞得满满的。

仲姜这几日除了回奔月楼换衣服梳洗之外几乎都没休息,一大拔人疲惫不堪,但开料进展还是没有达到预期。

这日开完一部份料后,四十还没待站起便径直倒在地上。仲姜与众人忙将他扶起,给他喂了些水。

“五哥,大家已经三天三夜没合眼了,再撑下去恐怕是不行了!”有人说。

五哥扫了众人一眼,见个个面带疲色,只怕手指一戳都会倒地。

“可是,现在工期如此之紧,又怎能休息?”五哥大喊一声:“大家听好了,坚持一下!”

“五哥,我们就是再赶也不可能在半月之内将料全部开完。而且大家的体力已到极限。若以疲劳之身勉强赶工,只怕会做得更慢。不如今晚让大家休息几个时辰,待身体恢复过来效果才会更好!”仲姜怕再这样下去会出累出人命。

“是啊,让我们睡一下吧!”大家齐声咐合。

五哥自己早已筋疲力尽,见此情景情知再坚持下去也于事无补:“那大家就在原地躺会,三个时辰之后再开工吧!”

众人一声欢呼,当下席地而眠,不时鼾声四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