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六十七、宣姜的阴谋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500 2013-04-23 09:43:19

  郑王宫中张灯结彩,郑后带领着一众宫人在园中饮酒赏乐。

宋妃盯着芷青日益隆起的肚子再偷瞟宣姜一眼,见她与芷青有说有笑。心中不禁暗自纳闷。宣姜与姬昕关系不好她略有耳闻,如若芷青生下男胎,她的地位岂不是更加危险?可是她竟然连眼红的意思都没有,难道大国公主真的有大家之风或是有恃无恐吗?

宣姜不急,她却有些着急。若是姬昕头胎是位世子,那老头子一高兴没准真的封他为太子倒是极有可能之事,现在必须要想办法了!想到这里,她微笑着走到宣姜二人面前。

芷青忙上前施礼,“快快请起!”宋妃扶起芷青。打量半晌笑着对郑后说:“姐姐真是好福气。世间所有尊贵、花容月貌和可人贤淑的儿媳都被您给娶进门了!”

郑后闻此言心花怒放:“妹妹说得真太好了,现在唯儿也成年了该许一门好亲事了,省得老眼红着本宫这边!”

“那还得要大王和姐姐多操心了!”宋妃恭敬给郑后端上一杯酒。

几巡过罢,宋妃握住芷青的手:“这小手太凉了,要多补气血才是。过些天我拿些之前存放的补药给你,身子好了才能多生养。”

宣姜故意收住笑容嘟嘴:“哎呀!母妃太偏心了!儿臣入门都大半年了也没见母妃的补药。不行,得给我一份才行!”

宋妃忙不迭点头笑骂:“真是个不吃亏的主,明儿就给你送过去!”

郑后见此哈哈大笑,宫中众人直闹到半夜方才散去。

宣姜与芷青借口身体不适先行告退,送走芷青宣姜回到寝宫。现在她终于放松下来,可以卸下所有的面具。

借着酒意她痛痛快快的泡了一个澡,四凤侍候她换上薄如蝉翼的睡袍。她靠在榻上任由乌发披散在肩上。

从小她就是齐国骄傲无比的公主,可是却要在这里看人脸色、受人冷落的过活,真是岂有此理!

想起姬昕,她心中便觉一阵刺痛。这个当今世上最英武的男人,虽然名义上已属于自己,谁又能想到他却连碰都未曾碰过我。宣姜手指轻轻抚过自己的香肩,端祥着镜中的自己。

我是如此的美貌?他却正眼也不瞧我一眼。就因为我婚前的那个错误吗?————,难道他真的要惩罚自己一个人独守空房过完一生吗?宣姜有些不敢往下想了。

她突然想起了诸儿,想起和诸儿那荒唐的一夜。虽然是男女初次却使她终生难忘。我今天怎么了?为何总想起这些?宣姜转身对四凤道:“你们且下去吧!不用值夜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四凤率内侍退下。

微风拂来,她慢慢侧身躺下。突然,有人从后面抱住了她。

“放心,他不珍爱你!我会把你当宝!”那人吻着她的耳垂,热气喷在她的脸上痒痒地。

“你以为本公主可以那么轻易与人厮混?”宣姜头也未回冷笑着说,她已知后面这人是谁。

“那你要怎样?”那人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

宣姜翻身坐起转过身来平静地看着欲火焚身的高之渠:“别以为我不敢声张,大不了鱼死网破我只是做不成姬昕的夫人,而你却要灭三族死无葬身之地!”

她冰冷的话语惊得高之渠坐倒在地:“公主饶命,在下是真心喜欢怜惜公主!没有别的意思!”

宣姜得意地看着求饶的高之渠,“抬起头来,让本公主好好看看!”进入郑宫以来,她从没正眼仔细看过这个人。

高之渠依言抬起头来,宣姜见他三十七八岁,阔背熊腰模样也很是周正。

“难怪宋妃那贱人喜欢他!”宣姜心念一动娇媚一笑:“本公主虽然不得姬昕的欢心却也不是随便之人。若想我从了你,你必须要给我办一件事!”

高之渠喜不自胜:“别说一件就是百件千件我也依了你!”

宣姜点头:“好!你且过来!”高之渠爬到她脚边,宣姜附身对他耳语。高之渠听完略有些为难,宣姜怒道:“若做不到,你即刻便给我滚!”

高之渠笑道:“公主且息怒,非是在下做不到。只是那婆娘太精明,怕她不上当啊!”

宣姜捧住他的脸:“全宫里的人除了她儿子,你应是她最重要之人。你若都做不到,还有谁做得到!”

高之渠狠狠点头:“好!为了公主别说去害人就是去杀人也在所不辞!”说完如饿虎扑食般把宣姜扑倒在榻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