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六十一、失料之过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2441 2013-04-23 09:43:19

  “怎么回事!我昨晚明明放进去了啊!”仲姜对着空空如也的柜子目瞪口呆。

五哥哼一声:“打开那只柜子!”

仲姜依言打开,里面放着三块发黄的开坏的石料。

“你是新手,开坏了也会给你机会。可是为什么这么不老实?”五哥训斥。

“我没有,这些开坏的不是我做的!”仲姜急了。

“不是你做的,那好料呢?”五哥冷笑:“难不成你偷走了?”

“不!”仲姜大声说,把其余人等吓一大跳。“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哼!开工不安份守纪、巴结其他管事、开坏石料还想狡辩。你可真长本事啊!”五哥越说越怒。

“五哥,我在这里是来学手艺的。请不要讲一些子虚乌有的东西!”仲姜正色道。

“嗬,咱们这里还出了个有学问的人了!”五哥嘲讽笑道:“不给你点颜色你还当我是吃素的,听好了!开坏三块石料,扣除三个月工钱。每日不可吃午饭,所有组别所需石料都由你一个搬!”五哥当众宣布。

仲姜无心理会他怎样惩罚自己,她脑中飞速闪过昨晚锁玉料的情形。难道是五哥故意为难自己?看他今日的神情又不太像,那会是谁在偷换自己的玉料呢?

一连几日,四十都会在没人注意时给送她饭团。这日,她接过饭团时看到四十的手指上有赤色,心中已是明了。

收工时,仲姜在紫湘轩大门外挡住四十。

“说,为何要偷玉料害我?”她目光咄咄逼人。“我没有偷!你别赖我!”四十目光闪烁,吓得连连后退。

仲姜一把抓住他的手:“我昨晚在玉料上抹了渗了猪油的赤色,你又如何洗得干净。若不承认,我们这就去见五哥!”说完就要拉他回紫湘轩。

“扑通”,四十不敢再抵赖“对不起!你饶了我吧!”跪在她面前求饶。

“男子汉大丈夫,处事得光明磊落,为何要做这种偷盗龌龊之事?”仲姜厉声道。

四十满面惭愧:“我老母与孩子身染重疾,家里贫穷实在无力支撑。万般无奈之下只有做这种事呀!我对不住你,我该死!请小哥千万别告发我。否则我坐牢了,一家子就完了!”四十拼命叩头求饶。

仲姜听他述完原委,想起四十为人也算忠厚老实平日待自己甚好。

“我可以不告发你,但是你今后不得再做这种违德之事。如家中实在为难,我可以借钱给你!”她扶起四十。

经过此事后,四十感激仲姜对她言听计从。俩人互帮互助,每日开工舒心了不少。

月底,所有玉料、石料要清理盘点。五哥选了几个强干的工人,逐一清点。完毕后,工头对五哥道:“全部石料除去开好的,倘有五块损坏的找不到料!”

五哥心里一动,歪头一想,想起仲姜上次开坏的那几块料。

五哥面色严肃的逐一扫过大家,“我们这里出了窃贼,上好的玉料有五块不见了!”四十吓得直擦汗,仲姜看他一眼示意他不要害怕。

“把这月损坏数目一一报出来!”五哥吩咐工头。

工头便按名单统计的一一报出来,报到姜雪的刚好是五块。

“停!”五哥摆手,眼望仲姜:“三十九,你出来!”

仲姜依言站出来,五哥大眼瞪着她:“老实说,玉料偷到哪里去了!”

仲姜摇头:“在下从不做过盗窃之事,还请五哥明查!”

五哥眉头一皱,“上次不见玉料,我也没多想还当你真的是开坏了。没想到你胆子那么大,竟然以这种方式偷料!”

仲姜对失料一事心知肚明,她看四十在一旁面色发白不停拭汗。情知若说出真相,他一家大小可就完了。不说出真相自己难脱罪名不说还要吃官司,怎么办?

“五哥,是在下自作主张将料丢了!”她决定自己顶罪。

“什么啊!你丢料!”五哥与众人大吃一惊。

仲姜镇定下来对五哥说:“我上次有跟五哥讲,那些发黄的石料有问题。可是五哥听不进去,后来开料时见到不好的黄色石料我便扔了!”

“分明盗取玉料还在这里胡说八道!把她绑到大师兄那里去!”五哥一声令下,几名工头上来一阵拉扯捆绑她。四十看在眼里,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拉扯间,“叮”从仲姜身上掉下一物。“哪来的玉佩?”五哥捡起一看,上面系着蓝色的丝结

“还给我!”仲姜伸手去夺。五哥高高举起,仔细一看:“这是我们紫湘轩的结带啊!”

蓝色的结带!!!他大叫一声:“好啊!你连大师兄的玉佩也敢偷!这下人赃俱获看你怎么抵赖!”

“什么事如此吵闹?”众人收声转头发现宁叔与管家正站在院前。

大家慌忙行礼,五哥上前将仲姜偷盗一事说了,并递上玉佩给宁叔。

“宁叔!”仲姜激动地打量着宁叔,见他身着黑色对襟长衫,四十来岁的年纪,身形略有发胖,面相非常和善。他就是与爹爹齐名的鲁国大技师宁叔,仲姜心中一阵欣喜。

宁叔听完五哥禀报,仔细看了看玉佩的确是落尘的东西。

“你是姜雪?”他微笑着问仲姜,仲姜忙上前施礼。

“你为何要偷盗玉料?”他依旧是很温和的语气。

“宁叔大人,在下没有偷盗玉料。只是自作主张把它扔了!”仲姜横下心来说谎救四十。

“哦!”宁叔的神色很意外:“为何要扔石料?”

仲姜拿了一块发黄的石料:“上次听五哥讲这批石料是来自漠北的上等料。可在下却发现,这些上等料里面渗杂了许多劣等河料。因而自作主张,将一些太次的料清理掉了!”

宁叔眉头一皱:“你又如何得知这些是劣等河料?”

“您看,河中的石料因长期被河水浸润冲刷,表面会光滑无比。并且因为在水中不会有光照的原因就不会产生断纹。而漠北都是荒漠地带,其石料块大且粗糙。但因缺水多有阳光暴晒,常有赤色断纹尤其是腰部。宁叔若不相信,请对比一下!”仲姜把两种石料放在他面前。

宁叔看着两种石头,脸色越来越难看。

“宁叔,休听她胡说八道。咱们是给玉府做器物,哪有人这么大胆子给我们送次料!”五哥在旁要绑仲姜。

“放手!不得无礼!”管家大喝一声。

“好!姜雪,说得好!想不到你还有这本事!”宁叔仔细比对一看的确如此。

宁叔拿起石料递给管家:“通知各工序,立即停工。让尘儿带几个鉴玉师傅速去清理,把河料全部清理出来。”管家领命即着人通知。

宁叔又对五哥言道:“你们站着干什么,马上把院子里所有的河料全部选出来。若延误了交期,我们全部都要掉脑袋!”见宁叔凝重的脸色,五哥这才知出了大事,慌忙叫上所有工人去清选。

宁叔赞赏的看着白净秀气的仲姜,“这次真是多谢你了,要不然这批货送到玉府,我们紫湘轩就完了!”

“多谢宁叔夸奖,在下先去忙了!”仲姜抑制住心中的喜悦。

待仲姜走远,宁叔的脸色又凝重起来。如果清理出加工的河料太多的话,那就意味要重新开料返工,交期是无论如何都难保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