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六十六、报复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841 2013-04-23 09:43:19

  接到开料正在睡觉的消息落尘大怒,“谁允许你们擅自休息?”他跑到开料房对着五哥厉声吼道。五哥脸色发青,不敢吱声。

“不要怪五哥,是我要求的!”仲姜走出来轻轻说道。若尘斜眼瞟去,见对方纤细瘦个,面容秀气,额头上一道梅花状的伤疤很是显眼。

他走到她面前定定地看着她:“你好大胆子,竟然敢擅作主张!”

仲姜迎着他的目光:“大家已经三天三夜未曾休息,若以疲劳之身勉强做事,只怕交期完不成还要出人命!”

落尘冷笑:“这批货若工期完不成,别说一条人命,紫湘轩上下全部都得死!你们还不快干活?”一声令下,大家立即重新开工。

他的目光重新又凝注在仲姜身上:“你就是姜雪?”

仲姜没有理他,转身欲去开料。

“喂,我们大师兄跟你说话呢?”四喜跑到她面前大喊。

“对不起,我要赶工!”仲姜摆好石料没有看他们一眼。落尘眉头一皱:“上次偷我玉佩的事还没来得及跟你算帐,你居然又指使工人怠工,胆子可不小啊!”他狠狠盯着她。

仲姜埋头干活没有理他,见仲姜没有任何反应,落尘的眉头一皱在轩里还从没见过如此不待见他的玉人。

“慢着,这里也不多你一个!”他决定要好好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玉人:“把她带过来!”他悄悄地对四喜说。

仲姜随他二人走到偏院,落尘坐定接过四喜端来的茶:“四喜,告诉她轩里的规矩!”

四喜打开竹简高声朗读起来:“凡入我紫湘轩门人须遵守四戒,一不得有偷盗之行为、二不得越矩办事,擅自主张、三不得顶撞上司、四不得-----不得!”四喜犹豫着看了落尘一眼。

“四不得贪杯误事!”仲姜帮他念了出来。

“看来,你对门规还是很熟!”落尘眉头一扬:“既然如此,那也就不废话了。四喜告诉她违反了是怎样的处罚!”

四喜轻咳一声:“违反第四者,罚扣工钱一个月。违反第二、三戒者扣罚工钱一个月外还要去石场捡料一个月。违反第一戒者重打五十逐出门户!”

落尘睁大眼睛看着她:“听到了吗?你偷我玉佩这是犯了第一戒、擅作主张让工人睡觉这是犯了第二戒、又当着大伙的面顶撞我这是犯了第三戒。我倒要好好想一想该怎样处罚你呢?”

仲姜看他的架式知道他今日是存心找自己的麻烦,自己若是认罚,那紫湘轩定是呆不下去了。不行,我若走了只怕今生再无机会重振家业了!心念一起,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要留下。

“不错,在下是有擅作主张顶撞大师兄之嫌。可这些都乃事出有因,若不是大师兄喝酒丢失了玉佩,在下也不会拾到送回轩内引起误会。再则,若不是大师兄喝酒被人欺骗,大家也不至于做了那么多白工。大师兄是执行规矩的人,若是在下后面有错。那大师兄前面又该怎样处罚呢?”仲姜面无惧色,侃侃而谈。

落尘听完一怔情不自禁多看她几眼:“好厉害的一张嘴!说来说去倒变成我的不是了!”他双手抱在怀中踱了几步:“老子不管你怎么能说,今日之事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四喜,现在开料这边不缺人。搬料那边不正好差人手吗!把姜雪先借调到搬料那边做一个月。另外,指使他人怠工按规矩扣一个月工钱!”

仲姜看着落尘与四喜一脸得色,心道他没有将自己赶走应是自知理亏,且不管搬料那边如何先去了再说。

看着仲姜离去,落尘暗自擦了一把汗:“好家伙,还好老头子不在!要不然又有得数落。这回让你尝尝搬料那边的厉害,看你还怎么嚣张!”

破旧不堪的石料大院,堆积如山的石料与满地清洗的泥浆连站立的地方都没有,弥满汗臭的空气熏得仲姜止不住想吐。

“还愣着干什么?过来干活!”一名壮汉对着仲姜大声吼道。

四喜对壮汉耳语了几句后方才离开,壮汉走到仲姜面前示意:“你,先别洗石料。去那边搬运!”

仲姜只得挽了袖子去院中搬运石料,搬运这边共有十来人。而清洗这边约有二十来人,个个长得粗壮黑实。在最角落里还有一位白须老人大家唤他七爷,是守石料的工人。

“今日赶工,搬运那边只留一人,你们全部过来清洗!”领头的壮汉对他们说。

仲姜眼看搬运这边的工人全部过去,只有自己一人。她心里清楚是落尘的意思,想让自己累得做不下去。“想要我走,没那么容易!”她咬牙给自己打气开始使出浑身力气搬料。

一日下来,仲姜掌心满是血泡。领头的壮汉见此皱眉不已:“一个大老爷们怎长得跟娘们似的,这么细皮嫩肉怎么干活?”

众人一阵哄笑,有人道:“水爷,不如您收了她,正好嫂子不身边!”

仲姜的脸刹时羞红到脖子,只得装着没听见到一边干活。

水爷黑脸一沉双眼一瞪:“都他妈给我干活去,有力气想整的回家去折腾,别在这里不正经!”

众汉子又是一阵哄笑,纷纷散去。

落尘听水爷描述仲姜搬石的惨状,差点笑出声来。

“谁叫那小子出风头,下次再找个法子整得更惨些!”水爷讨好道。

“暂不用了,这些天那些石料也够她搬的!”落尘止不住笑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