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六十八、坚持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741 2013-04-23 09:43:19

  仲姜孤身一人接连搬了好几天的石料,双手布满血泡破了好几层皮,连端碗都很困难。

“你过来!”水爷叫她,仲姜依言过去。

“今天不用搬石料了过去清洗吧!”水爷指着池中的石料。

仲姜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掌心,犹豫着放入水中。一阵刺痛令她眉心一皱不由缩手回来。

“你干什么?做这么点小事也想偷懒!”水爷瞪着她:“本想这几天让你轻闲点,谁知你还挑三捡四!”

“没有的事!只是手上有些小伤!”仲姜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放入水中,咬牙直到自己的双手已适应那种疼痛。

“傻孩子,痛便是痛哪能装得出来,一会儿给你上些药!”守石料的白须七爷已默默观察了她好几天。

仲姜感激地一笑:“谢谢大爷!”

七爷笑起来满面皱纹样子很是慈祥:“倒是个有耐性能吃苦的好孩子!叫我七爷!”

仲姜“嗯”的点头:“晚辈叫姜雪!”

晚上收工,七爷给仲姜掌心上完药问:“你是不是得罪了落尘?”

仲姜想想摇头道:“我都不认识他,‘得罪’二字不知从何说起呀!”

七爷摇头笑道:“落尘这孩子天资很好,技艺也不错。就是心眼有些小喜欢胡闹。宁叔若再由着他来,怕是难堪重用啊!”

仲姜笑道:“七爷言重了,我想大师兄也只是年青气盛喜欢开玩笑罢了。”

七爷摇头笑道:“你倒是挺会替人开脱!”

仲姜想落尘那不屑的神情,又看轩内众人如此怕他。心里又怎不认同七爷的说法,只是她素来不喜在人后说是非而已。

七爷嘿嘿一笑:“以前只要是他不喜欢的人都流放到石料房,没出一个月就会溜之大吉。年轻人,看你能坚持多久!”

“我是来学手艺的,不是跟他斗气的。无论他们怎么整治,我都要坚持。只要成为一代大技师,就可以给那些人一记响亮的耳光!”仲姜坚定地看着七爷。

七爷大腿一拍哈哈大笑:“好!有志气!可是年轻人光有志气还不成!还得有这个!”他手指指脑门。

他看四下无人悄声对仲姜道:“明天,若有人叫你去后院。你就说要给我去买药,记住了千万不要去!”

仲姜虽然不明就理,心想他如此叮嘱自己那去后院多半没有好事。

第二日大清早,水爷便领众人去后院集中。仲姜借口要给七爷买药,水爷瞪她一眼没有理会她。远远地见七爷正在角落里朝自己微笑,似对她的举动很是满意。

到晌午时听到众人议论她方才明白,原来紫湘轩一年一度每个工序会有一个机会升职。这个机会不分工序与身份,人人都可参与选拔。水爷早上正是组织大家在后院商讨报名的事情。

仲姜又惊又懊恼忙去找水爷,他说什么也不肯再给她机会。仲姜难过得想掉眼泪,不明白为何自己那么相信七爷而他却要骗自己?

“是不是怪我骗了你?”收工时待众人离去后,七爷走到正闷闷不乐的仲姜身边。。

“刚开始是有一些,不过现在没事了!”仲姜勉强一笑。

“姜雪,你过来!”七爷招手叫她走到水池边示意:“拿起一块石头!”

仲姜迟疑着从水中拿起一块石头,七爷微笑问她:“你知道这是块什么料吗?”

仲姜仔细打量:“这是漠北冰河的石料,可以开出最好的玉料!”

七爷从她手中一把抢过扔在地上:“可我觉得它就是一块没用的石头!”

仲姜笑着捡起:“怎么可能?这石料开出来它就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七爷抚须:“那是因为你识货它便是宝贝!遇到不识货的,它就是一块微不足道的石头。”

仲姜想想七爷的话的确有些道理,她手握着石头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一块石料光被开采出来它并没有价值,而是要经过清洗、开料、冲砣、打磨、琢刻等很多道工序才可以变成有价值的器物。你现在就是这样一块石头,需要打磨、需要不同的历练到最后方可成为上品。若是光只想着一步登天,而省掉一些过程那永远也只能成为一块璞玉。”七爷慢慢地从她手中拿过石头放入水中。

一席话说得仲姜惭愧不已,跪下纳头便拜“请恕姜雪愚昧未能明白七爷的苦心!”

七爷呵呵一笑将她扶起:“从你来这院子里第一天起,我便看出你与他们不同。你是真正想学手艺的人要好好努力!”

“晚辈还有许多倘不明白的道理以后还请七爷多多教侮!”仲姜作揖。

往后数天仲姜静下心来洗刷石料,闲时便与七爷饮酒聊天。说起天下玉石奇珍,七爷竟无所不知,而仲姜在与他的相处中也增长了不少见识,一老一少性情很是相投。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仲姜非但没被累走,反而干得更欢。落尘与水爷看在眼里大为不解,按理说每日工量不断加大,水爷想尽法子刁难她。可她依旧高高兴兴看不到一丝愁容与埋怨。非但如此,她还帮助其他工人干活。

“不行,得使出最狠的一招!让她不得不滚蛋!”落尘示意水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