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七十七、忘却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252 2013-04-23 09:43:19

  “啪”一团冰凉的雪球飞在姬昕脖子上,凉意刺激得他大叫一声,扭头发现仲姜在远处得意的坏笑。

“敢偷袭我”姬昕飞快揣起一团雪朝仲姜扔去。俩人上窜下跳你来我往在雪地里奔跑嘻笑打闹不止。

直到最后终于累倒在雪地上大口喘气,俩人才并肩躺在雪地上,姬昕解下毛裘披风给仲姜盖上。

“好久没有这么痛快了!”姬昕张开双臂长舒一口气:“没想到我来鲁国会有这么大的收获,谢谢你!”

“大公子以后见到雪还会心痛吗?”仲姜轻轻地问。

“从她离开的那一天起,冰冷的雪在我心里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姬昕仰天叹息一声。

“我相信大公子的深情厚意雪儿姑娘一定能感受到!”此时仲姜心中满满都是幸福。

姬昕长叹一声:“姜雪,你有过深爱的人吗?你能体会这种切肤之痛吗?”

仲姜深吸一口气,波光闪动泪水很快便要涌出眼角:“有啊!”她声音略有哽咽。

姬昕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有发现她神情的变化:“那你可娶到她?”

仲姜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我们也是因为门第之见而没有在一起,所以这一辈子只能将他装在心里面。记得有一次我在路上被歹人刺杀差一点就丢了性命,当冰冷的剑刺入我身体的那一刻我满脑子里都是他。当时就在想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不要那么倔强的离开他。哪怕他负了我,再见一眼死也能暝目了。后来我幸被人所救,睁开眼睛的那一刻我特别感激上苍,虽然我们没有在一起,至少我还能默默思念他!”

姬昕愕然地转过头来:“没想到你的感情也会这般惊心动魄!那后来你们相见了吗?”

仲姜含泪点头:“我们见到了,他已经成亲过得应该很不错!儿女私情方面可能真的相见不如怀念吧。”

姬昕点头表示认同他拿出腰间的玉蝉:“这只玉蝉是我们曾经的定情之物,当时她伤心离开之际放在我屋里。机缘巧合你竟在玉蝉下琢了一朵雪花,正好她的名字也有个雪字!”

仲姜扭转头,泪水滑过眼角滴落在雪地上:“蝉为夏阳而生,雪为寒风而舞。若按常俗之理二者根本不相干,我却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她轻轻地说。

“谢谢你的反其道而行之,如果我没有你那么好的运气会与她再相遇。那只要看到它们在一起我就会充满信念!今生今世,我一定能找到雪儿!”姬昕手握玉蝉放在唇边深深一吻。

这一吻足令仲姜心满意足,此时对姬昕的爱意早已胜过万千怨尤。只觉今生今世能在他心里长驻既便不能相守又还有何遗憾?

寒风刺骨外面越来越冷,俩人复又进屋将火生旺,仲姜烧了些雪水洗漱完毕后为不引起他怀疑她只得与姬昕大大方方和衣躺在木榻上。

“明日天若晴了,我们就可以下山了!”仲姜只求这夜过得漫长一些。

“不知道为什么会与你这么投机,我竟然有些不想回去了。”姬昕打完雪仗后一扫平日在深宫的郁闷之气。

“好啊,那索性你在鲁国多留些时日,后日我送些图样给你到时我们再叙。”仲姜也不想与他那么快分别。

“一言为定!”他伸出手来,仲姜伸手与他相击。触到他掌心的温度,仲姜只觉胸口一暖。

这一夜,仲姜始终无法入睡。借着火光,她指尖轻抚着他熟睡的侧颜。第一次在齐王宫中俩人同榻而眠时她也曾这样偷偷打量过他。

“姬昕,你的思念我已感受。纵然不能陪伴今生今世我们也要好好地生活!”她对着熟睡的姬昕轻轻地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