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七十五、久别重逢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990 2013-04-23 09:43:19

  一辆华丽的辇车从西王府驶出,径直向驿馆而去。身着貂毛长袍的姬昕端坐车中。在结束鲁王的寿宴后与博识多才的西王相谈甚欢,当西王将修好的玉蝉放在他手心时,莫名的惊喜瞬间填满他的胸膛。

掌心中的玉蝉,纤细的足部踏着一朵晶莹的雪花。

夏蝉与冬雪相逢,这是否是一个非常好的征兆呢?他情不自禁露出一丝微笑。在来鲁国的路途中,他的人已四散各国打听消息。只要雪儿还在世上,相信一定会有好消息。

“传令,去紫湘轩!”他掀开布帘对随从令道,他决定去会一会这位深知他心意的技师。

上花院内仲姜正与技师研讨花样,远远地见宁叔等一大拔人慢慢走过来。之前也经常见宁叔陪贵客来坊内观看,仲姜也没有太在意。

“姜雪,你过来一下!”宁叔远远招手。仲姜放下画笔,走了过去。

突然,她立住了脚步。似梦似幻恍如隔世,那个在人群中长身而立、玄色长袍的绝美男子不是姬昕又会是谁?而姬昕正认真观看技师上花,没有看到她的失态。

“天啊!他终于来了!我们今生居然还有机会再相遇!!”仲姜收住心神,慢慢走过去。

“大公子,这位便是我们轩内的技师姜雪,您的玉蝉便是由她修改!”宁叔介绍。

姬昕这才对她看过来,他脸上的微笑突然凝固双眼一亮。“雪儿”他心里情不自禁叫出来。眼前这位少年眉眼竟然与雪儿如此相似。他呆呆地看着她的脸,随即哑然失笑自己可能是相思太过了。眼前的少年明明是紫湘轩的男技师,他怎么可能是雪儿呢?再说雪儿的眉心也没有梅花的形状的伤疤啊!

“这是郑国大公子姬昕,今日特来向你示谢!”宁叔见他俩呆立不语忙道。

姬昕恢复常态颌首一笑如沐春风,仲姜忙躬身行礼。

“姜雪师傅是鲁国人吗?”姬昕微微抬手示意她不必多礼。

“是的!”仲姜此时早已操一口纯正的鲁国口音。

“哦!”听到她的口音姬昕若有所思的点头:“技艺如此之好,应该入门很久了吧?”

仲姜躬身:“在下自小入行,但入紫湘轩门下刚好一年!”

姬昕听罢若有所思的点头,看来此人与雪儿没有半点渊源。

宁叔等陪着姬昕看完了所有工序,姬昕不时对仲姜好奇发问,而她一一悉心解说,

听到妙处姬昕赞赏点头很是满意。临别时到紫湘轩门口,姬昕突然对宁叔说:“我很钟爱玉器,也很喜欢与这位姜雪师傅交流不知可否方便?”

宁叔忙不迭点头:“能被公子垂询,荣幸之至。”

“那我明日在驿馆恭候姜师傅的光临!”姬昕微笑从随从手上接过毛裘披上与仲姜等人告别。仲姜目送马车走远这才回过神来。从看到姬昕的那一刻起她都不知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

“姜雪,明日你暂且不用到轩里来,直接去驿馆会郑大公子吧!”宁叔体贴的安排。

驿馆宽大的厅内,暖炉的火红旺旺直往上冒,散发的热气使屋子里春意融融。

姬昕只穿了一件家居白色秋衫,腰上佩着那只新修改的玉蝉。他卷曲的头发编成一根发辫束在脑后,此时他已变成一位英武帅气的男人,再也不是两年前那个卷发垂髫的翩翩少年了。

见仲姜被侍从领进来,他微笑颌首请她在案前坐下。

案上早已准备好美酒与果食,香气缭绕在整个大厅。

姬昕屏退左右,手执铜壶:“今日天冷,喝点酒暖暖身子!”他素雅秋服端坐案前,举手投足之际一如之前潇洒利落。仲姜盯着他握着铜壶白晰修长的手指,心中暗流涌动感叹万千:“这双手曾在几次危难之际奋不顾身的拉住自己,可也正是这双手在那个冰冷的雪天将自己推开。”

“你怎么会想到在玉蝉足底琢一朵雪花,能告诉我你是怎样想的吗?”姬昕好奇地看着她,心中暗自想:“天底下竟会有如此相象之人!这人若是女子倒真和雪儿一模一样。”

“回大公子的话,在下只是听说大公子是风雅之士故而没有按常理设计。”仲姜只得尽量轻描淡写不让他发现端倪。两年多没见,他除了增添些许稳重外一切都没有变化。面容还是那么俊郎,目光深邃依然。

“这里就是你我二人不用那么拘礼,叫我姬昕吧!”他一笑依然那么随性。仲姜也不禁微笑面颊酒窝顿现。姬昕心中一怔,不由呆住了。

“大公子,您怎么啦?”仲姜知他看到自己的酒窝故意操起浓重的鲁国口音问他。

姬昕回过神来自知失态:“姜师傅长得极像我的一位故人,刚刚失礼了请见谅!”他给仲姜斟上酒。

“不好!千万不要被他发现?”仲姜端酒心中暗自打定主意。

俩人边饮酒边对玉石奇珍开始探讨,仲姜则尽自己所能对他的疑问一一回答,谈笑之间,仲姜又仿佛回到了幽峡谷那段与他无忧无虑的岁月。

谈到帮玉府绘图样一事,尤其是在山顶七爷给自己参悟那段听得姬昕向往不已。

“鲁国还有这样的异士与去处,在下倒想去见识见识!”姬昕顿时来了兴趣。

仲姜面带难色:“现在天气阴冷,上山若是遇到下雪那就麻烦了!”

姬昕令侍从给自己换上冬袍披上雪白毛裘:“择日不如撞日!我们现在就上山,不用怕,有我在!”

这句话使仲姜心头一热,曾几何时就因为这句话让她甘心情愿为了他毅然出走齐王宫。

“你怎么啦?“他穿戴完毕后,见仲姜还在发呆,那神情像极了雪儿。有那么一刹那他错乱地就把她当成雪儿,可是眼前的人分明是鲁国人而且是位男子,再则她眉心还有一道赤色梅花疤痕又怎会是他日思夜想的雪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