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七十八、去追求幸福吧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332 2013-04-23 09:43:19

  第二日清晨,大雪已停。一轮红日从天边升起映照着雪地,白茫茫的群山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丝丝金光绚烂之极。

趁姬昕在雪地练剑之际,仲姜把晚上余下的食物温热,又煮了些粥。俩人用过早饭后开始下山。

雪后的山石有些滑,好在姬昕是练武之人。他挽着仲姜沿着山间小路小心而下。午后光照越来越强部份的雪开始融化,不时听到雪块坠落山崖的声音。

俩人摸索着下到半山之间正自休息,耳边传来“晰-晰”声响,姬昕警觉身旁有细雪撒落。抬头一看,巨大的雪块从山顶正飞泄而下。

“雪崩了,快闪!”仲姜没来得及有反应,只觉自己被一股大力推开飞出一丈来远,身子撞在坚硬的岩石上方才定住,她拼命挣扎爬起却见山间道路全是白茫茫一片,哪里看得到姬昕的影踪。倾刻间她只觉脑中一片空白,

“姬昕!姬昕----”她忍着剧痛拼命将雪拔开。“有没有人,救命啊!”顾不上刺骨的寒冷只求快一点把雪拔开,“姬昕!你听见了吗?你在哪里?----我是雪儿啊!”。她呼喊得嗓子都快流血了,手指开始僵硬,看着越积越厚的雪她开始绝望----

“仲姜!”远处传来楚童的声音。她悲喜交集:“楚童,快救姬昕———快!”她用尽最大的力气喊了一声,只觉得满山谷全是回响着自己的声音----。

“快救姬昕----快!”她大声呼喊可是不管怎样使劲却没有声音,挣扎着坐起原来已在奔月楼自己的房中,楚童一脸倦容守着她。

“我怎么会在这里,他呢?”仲姜突然坐起身来一把拉住楚童。

楚童将她按在榻上:“昨天我们上山接应你们,刚好听到你在呼救。他身手很好没有被雪压住,只是当时头撞在岩石上晕了过去!”

仲姜这才放下心来:“那我是怎样回奔月楼的,难道——他已经知道了”

“我在山下等了你一夜,第二日才和他们一起上山把你们救下来。他那时倘在昏迷之中并不知你的身份。”楚童给她端来姜汤。

“对不起,我又让你担心了!”看着楚童的脸色仲姜一阵欠疚。

“你们俩在昏迷中一直在念彼此的名字,我看得出他还爱着你。仲姜听我说,你现在就去找他告诉他,你就是雪儿。”楚童扶着她的双肩。

仲姜连连摇头:“不行,他现在有了宣姜公主,又有靖琪我怎么可以——”

“那又怎样?他最爱的人始终是你呀?他为了你几次三番可以连命都不要,你难道还忍心离开他吗?我们从齐国拼了性命跑出来,不就是为了可以和他在一起吗?相爱不就是为了相守?这次若再错过,以后可能都不会有机会了!”楚童给她披上衣服。

“把这个拿好,不用你说他一看就会明白!”楚童从锦盒中取出那支姬昕送给她的珠花放在她手里:“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吧,别再犹豫了!”

仲姜一把抓住衣服,楚童笃定的眼神给了她无限的勇气。

仲姜走后楚童环顾四周,不知不觉他们在这小屋里已住了两年多。这间小屋对他而言有着太多的回忆。刚来到鲁国时,仲姜的精神都处在随时崩溃状态,无数个夜晚她在恶梦中惊醒哭叫,他总是将她搂在怀中直到她可以安心睡去为止。对他而言那是他们最困难也是他最甜蜜的日子,因为他可以日夜无怨无悔守候着她。

现在,她马上就快寻回自己的幸福了,他的任务也完成了。下一站要去哪里呢?齐国是不能回去了,而这里会让自己伤感。去楚国还是-----。

楚童只觉心中空空如也,他令小二早早收工关了店门在大堂上喝起了闷酒。今天不知为何,心里面难受就想喝醉。

一坛,两坛---,已数不清喝了多少坛。最后带着醉意,他睡倒在大堂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