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八十一、隐患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724 2013-04-23 09:43:19

  宣姜走出殿外,示意高之渠:“行刑吧,王后还在等消息呢!”

车马起驾,白森森的雪印照着宣姜冰冷的容颜,那个曾经笑意盈盈的少女已渐行渐远。而此时坐在辇中等待太医验证消息的是一位冷酷的贵妇人。半个时辰后,内侍禀报行刑完毕已验明正身,宣姜挥手起驾回宫。

一路上她想起当年自己的母亲郭后正是用这一招处死了骊姬,想不到今天她会用得更加自如。

“母后,你是对的。在这个冰冷的宫里,唯有比人更心狠手辣才能生存!”

有个声音在宣姜的心里一直在说。

翌日,郑国昭告天下,宋妃因通国与谋害世子罪败露畏罪自杀。二公子姬唯因平日行为端正故没受到牵连,继续保留原有封邑。

由于是罪妃,宋妃草草下葬宫里没有任何仪式与随葬品,姬唯独身一人跪在宋妃墓前,其冷清的场面彻底凉透了姬唯的心。

“王妃是被王后母子所污陷,这笔帐你要好好的记着,慢慢地给他们算。”高之渠在一旁阴冷的挑唆。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血债血还!”姬唯双拳紧握。

鲁国紫湘轩门口,北风卷着雪花在空中飞舞。宁叔告诉姬昕姜雪今日没有回来开工。

“在下今日要启程回国,只能请大师代为致意了!”姬昕略有些失望,宁叔连连允诺并目送姬昕一行离开。

一路风尘的姬昕回到郑国见到了已三个月大的儿子子仪,当他从宣姜手中抱过来子仪正瞪大眼睛看着自己,一种很奇怪的情愫在他心中竟开始蠢动起来。

“看他的眉眼多像大公子”宣姜在旁轻轻说着。

此时他已得知芷青难产至死的消息,子仪一直交由宣姜所抚养。

“一切有劳你了!”他将子仪交给宣姜。

“应该的!”宣姜既意外又感动,这两年多难得他会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

以致于姬昕离开大殿后她还沉浸在他刚才温暖的气息中久久不能自已。

“为不影响你的行程,本宫下令将芷青难产之死的消息封锁。你与宣姜刚好还没有孩子,交给她抚养再也合适不过!王儿就不要过于悲伤了!”郑后悲伤的话语在他心头响起。

孩子交给宣姜抚养他并没有太大的意见,只是芷青离世的消息使他颇觉突然。从郑王殿中回来他推开院门,有关芷青的所有东西已全部清空,这个和雪儿有着一样酒窝的女人就象一股轻烟消失在他的生命中。一条鲜活如花季的生命就这样终止。都怪自己,如果不是和郑后赌气她也许不会这么年轻就香消玉殆。

正在自责之际,姬唯与姬胡两兄弟进来,将近一年未见大家很是亲热。姬唯上前给姬昕行一大礼:“王嫂之死想必王兄已经听说,姬唯代母谢罪!”

“快快起来!”姬昕将姬唯扶起:“此事并非王弟所为,又何谢罪之说!”

姬唯伸袖抹泪:“我母亲犯下大罪,早已被朝内外之人所不耻,王弟心中更是愧疚万分。”

“是啊!现今宫里除了大哥与我没有一位兄弟愿意与二哥往来!”姬胡在一旁说道。

“王弟放心,我绝不会因此事而伤了我们手足情份!”姬昕拍拍姬唯的肩安慰他。

姬唯这才放下心来,“一定要取得姬昕的信任,只有他对你没有任何防备时你才会有机会!”他想起高之渠对他说的话。

自姬昕回来后,宣姜的心情越来越好。虽然子仪非她亲生,但女人天生母性使然。每日弄儿为乐中倒也充实,更重要的是姬昕每日都会来她这里看望子仪。俩人因为有了子仪,话语渐渐多了起来。而姬昕对她的态度也明显有所改变,但他依然不在她这里过夜。

“大公子现在跟公主说话温柔了许多,依奴婢看用不了多久你们定会重归旧好!”四凤不失时机的在她耳边说。

宣姜又何尝不希望如此,眼前借着这个孩子的机会,说不定真的可以重新赢得他的心。

“四凤,这几日大公子那边可有人侍寝?”不知为何,宣姜一想起姬昕与其他女人亲密便浑身不是滋味。

四凤摇头:“我已悄悄问过承欢了,大公子回来后都忙于政务。连当值的宫女都不许入他的房内更别说侍寝了。”

宣姜暗自叹息:“都两年多了,难道他还是在惦记着她?”

“奴婢早前听王后那边的人说,大公子昨日上奏要以侧夫人的名号给芷青。王后很生气,与大公子都发生争执了。”四凤看左右无人悄悄说道。

“大公子生性倔强却也是个有情有义之人,其实他心里并没有芷青,只是出于愧疚希望能补偿她罢了!”宣姜叹道。

她想起那次被姬昕狠狠摔出殿门他那凌厉的眼神,“在他心里,只有仲姜才是任何人不可触碰的。”说起姬昕宣姜心里又恨又爱。

“四凤,明日带上世子,我要去王后宫中请安!”宣姜吩咐。

四凤不解:“王后不是体恤公主要抚养世子特准不用请安么?”

宣姜看她一眼意味深长:“请安事小,我要办的是大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