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九十五、玉碎之迷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611 2013-04-23 09:43:19

  “原来是这样啊!”仲姜这才清楚落尘将这二人分给自己的真实意图:“那些上花的老技师没有发现是假玉么?”

胡群摇头:“轩内的技师对常用玉料能识得一些,但那次所用黄玉比较稀罕。认不出来也是常理之中。灵乞子尽得他父亲真传在真假玉器鉴别上有其独门心得。到现今我只有一件事一直没有想清楚,那假玉胚为何会在冲砣房内?”

仲姜沉思片刻:“如果有人想调包偷玉,那他的目标肯定不止一块。可是你摔碎了一块又刚好在冲砣房内出现一块假玉。这显然是有人故意安排诱你上当的,他的目标不是你便是灵乞子。你且好好想想在摔玉之前可曾遇到过什么人?”

胡群低头苦思:“那日-------我匆匆忙忙跑进冲砣房,在门口曾遇到三个人。分别是冲砣的管工二顺、雕琢技师玉矶还有四喜!”

“四喜?大管事的那个小跟班吗?”仲姜心中一动。

“那时候他才十几岁,还是个少不更事的少年!”胡群点头:“当时我进门时二顺刚好出去我们还打了个招呼,我便走过去看见四喜抱着一个盒子从密室前走过。然后便是上花院的玉矶过来取了一些料,他当时还跟我讲这批货交期有些紧让我性急一些别误事了。后来,我取出玉胚走到密室门口一个站立不稳滑了一跤盒子掉在地上。我一看其中有一块玉胚碎了,因工期紧加上玉料紧缺我不敢声张出去。只得赶紧在其他柜内寻找相似的玉胚把数凑齐,最后找到了一块几乎一模一样的便凑数交到上花院。”

仲姜听罢摇头不已:“不对!冲砣房内所有加工的玉胚都有记录。你拿走了一块按理说会少一块啊!为何没有人反映少了玉胚呢?”

“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些!都怪事后我被灵乞子骂糊涂了没想到这一出!”胡群猛拍脑袋。

“如果你所述情况属实,那便可以判定一定是有人提前将做好的假玉胚放入柜中等你来取。可是,他又如何得知你会摔碎呢?”仲姜疑道:“除非他提前做了手脚!”

胡群又将那日情景仔细回想一遍突然道:“我想起来了,那日抱着盒子往密室外跑时是被滑倒的。当时我双手撑地时还感觉有些湿滑,不过为保持湿润在密室地上施水也属正常。”

仲姜眼中亮光一闪:“这件事发生在几月?”

“正好和现在一样晚春季节到现在刚好五年!”胡群很肯定的说。

仲姜微微摇头:“一般只有在冬季干燥时密室才会施些水,晚春时期空气湿润又怎可能还要加湿呢?更何况既便施水也不会将水撒在门口。显然,有人提前在门口做了手脚。”

“天哪!我一直以为是我胆小随意犯错想不到还真是被人利用了!大人,请给属下做主若能还灵乞子一个公道,今生今世鞍前马后为大人效劳!”胡群说完长跪在地。

“快快起来!”仲姜赶紧扶起他:“此事虽说有人故意但你也有错,发现玉碎后你不该隐瞒此事并随意找玉凑数。当日你若跟宁叔等人交代玉胚摔碎最多只是交期延误赔些钱财而不致于使灵乞子受到这么重的处罚,你被他怨恨确也不冤。”

胡群连连点头:“大人教训得极是,属下已知错。只要此事水落石出任他打我骂我都行!我决不说个‘不’字!”

“这几日你趁停工,悄悄地去‘奇染堂’打听一下。他们的染料是怎样管理的。还有他们之中有没有跟紫湘轩走得最近之人。然后,你----”仲姜说着凑在胡群耳边如此这般地交代了一番。

从胡群家中出来,仲姜的心非常沉重。原来她以为只有深宫之中才会关系复杂,却没想到看上去简简单单的玉坊也会有这么多的明争暗斗。

那么是谁要对付胡群与灵乞子呢?胡群性格自负历来被轩内人不喜,常得罪人也会有之但不至于想这么周全的方法来对付他。况且这事最大的受害者是灵乞子,那么这个人一定是冲着灵乞子去的。

是谁?是四喜吗?不可能,他当时才十几岁怎会有那么深的心机。冲砣房管工二顺吗?他既方便又有时间做这一切,可是他的动机又在哪里呢?灵乞子跟他不相干啊!上花院玉矶子是灵乞子父亲的得意门生,仲姜面前浮现出玉矶子斯文儒雅的样子,自己在上花院时还得过他悉心的帮助,怎么看他也不象那种有心机奸滑之徒啊!玉矶子那时应还是雕琢房的技师,他去取料也是再正常不过,他有没有可能呢?

仲姜左思右想,这三人在她脑中不停的旋来旋去,不知不觉已走到奔月楼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