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九十七、戴罪复工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440 2013-04-23 09:43:19

  灵乞子眼露忧愤之情,将当日之事细细述说了一遍,事因经过与胡群所说无二。仲姜听罢问道:“你是如何拿到那块假玉的?”

“家父离世之前我所雕琢的成品没有假玉,这一点我有绝对把握。因而我怀疑是有人做了手脚,便四处托人将假玉取回让我仔细鉴别。后来,玉矶师兄拗不过我偷偷地取了出来给我看了。我一看刀功与纹路是其他技师所琢,也就是这块玉胚是我托胡群取出的三件之一。而这些玉胚在雕琢之前都是由他所保管,不是他害我又是谁?”灵乞子想起往事还觉气息难平。

“你能鉴别出玉的真假,可是你鉴别人的本事着实不高。他害你的动机是什么?你对他有恩,他为什么要害你?他都要靠你时常周济,若把你害了他既失去朋友又少了实惠?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你认为他会做吗?”仲姜连接抛出几个问题。灵乞子应接不瑕,目瞪口呆,他的确是没有这么认真的想过。

“害一个人的动机有几种。一为仇恨与妒忌,二为利益。你想一想,你们之间只有恩哪来的仇恨与妒忌?再则你们分属不同工序有直接的利益关系吗?”仲姜继续问道。

灵乞子仔细想想:“在发生此事之前我们曾是挚交,我与他的确不可能有直接利益关系。”

仲姜点头:“那岂不是足可以说明他根本没有陷害你的动机!”

灵乞子锁眉低首不语,面上怨气慢慢减弱。

仲姜见他有所悟又问道:“你有没有察觉这次假玉的手法与上回的非常相似?”

灵乞子心念一动:“难道大人的意思是这两次是同一个人——?”

仲姜点头:“胡师傅虽与‘奇染堂’是亲家,但不代表别人就拿不到染料。胡群在冲砣房多年,冲玉胚是行家。他生性自负得罪人不在少数,若冲假玉早就被人检举了,还会等到今天?”

灵乞子连连点头:“大人分析得极是!”此时,他对这位俊俏年轻的上司已心服口服。

“这幕后一定另有其人。他用相同的方法使你轻易相信此事一定是胡群所为。只要你相信了那你二人将势同水火,稍有争执你们便会被赶走。任务一旦完不成我就要承担全部责任,至此他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现在虽不能断定这两件事是同一人所为,但至少二者一定有关系!”

经仲姜层层解剥,此时灵乞子心中慢慢透亮,他跪倒在地:“请大人明查,只要纠出这幕后的真凶。灵乞子愿意为大人做任何事情!”

“好!”仲姜豪爽将他扶起:“明日我去一趟玉府见上士大人争取三日后让你们复工!调包之事我们且暗中调查不要打草惊蛇,我一定会替你讨回公道还你一个清白!”

三日后玉府下令,胡群与灵乞子二人戴罪复工,其处罚结果视戴罪期间的表现而定。胡群与灵乞子接到传令,对仲姜感激不已,回到轩内不分白夜拼命干活来回报她。

为麻痹对手,仲姜暗自嘱咐胡群与灵乞子在人前依然装作不合。有话语要沟通时由路回在中间传话,若发现异常先不要声张,等四下无人之时报上来另行商议再定。

仲姜与灵乞子根据齐国玉握特点,一口气绘好十幅把件图样。仔细思量之后仲姜建议:“这次将令尊的‘玉香包’做进去如何?”

“这——时间上来得及吗?”灵乞子有些不敢相信。

“我们将工具改善一下,应该可以完成!”仲姜很有把握,她对父亲的掏膛缕空技术充满信心。

落尘展开仲姜交上来的十幅图样,看到‘玉香包’那张突地睁大了眼睛:“这张能做吗?”

“这个玉香包只是在图式是繁琐些而已,应该没有多大问题。再则我也打听过了,那齐国的郭王后很喜欢新奇的东西。若是给她制一件全天下都未曾佩戴的玉香包,她一定会爱不释手!”对郭后的喜好还有谁比仲姜了解。

落尘哈哈大笑:“你以为你是她肚子里的虫吗?连她想什么你都能知道!好吧!既然你们想作死,我也不拦你们。总之一句话,我按时验货!若交不出来,你自己看着办!”

仲姜躬身一揖:“姜雪谨遵上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