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一零一、落尘的自尊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556 2013-04-23 09:43:19

  “大人,这次咱们可把他们彻底比下去了!”灵乞子高兴地对仲姜耳语。

仲姜对落尘的失态已有准备,她默然收好把器对胡群道:“你与路回今日守好这些器物,在玉府没来人之前任何人不得触碰礼器。乞子,你去一趟玉府见上士大人。就说这批器物非同小可,明日验货要请他亲自验收才行!”

“大人会来吗?”灵乞子疑道。

仲姜微笑甚有把握:“他若不来,你便说这一次是事关紫湘轩名誉存亡之事。我们不能作主,一定要他前来主持公道。”

宁府老宅内,老管家搀扶着宁叔在花园漫步。从过完生日,宁叔面色渐渐红润笑容越来越多状态越来越好,这一切只因上次寿宴与落尘的对酒言欢。

轩内事务交给落尘打理,这段时间风平浪静。想来自己之前是有些过于操心了,落尘身上有了责任,果然与从前判若两人。

“老爷,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安心的享福了!”老管家在一旁也替他开心。

宁叔愉悦地点头,不过他转头时脸色就变了。在花园的门前,一脸怒容的落尘正站在那里。紧锁的眉,凌厉的目光与不羁的神情宣告着从前那个落尘又回来了。

“少爷!”老管家发现不对劲。

他一步步走到宁叔面前紧盯着他:“告诉我,玉魁之事是不是你做了手脚!”

宁叔心中微惊镇定地看着他:“你说什么?我不明白!”

“哼!到现在还在装糊涂!”落尘从怀中掏出子非鱼:“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这样做?”

突见他手上的“子非鱼”,宁叔大吃一惊,这件东西为何会在他的手中?

“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你难道还不明白吗?”宁叔看到子非鱼已知落尘得知了真相。

落尘脸色铁青眼神咄咄逼人:“枉你平日假正经来教导我如何为人处世,想不到你除了不负责任外人品竟如此低劣。你以为用这种手段让我得到了玉魁我就会感激于你和你冰释前嫌吗?”

老管家一把扶住面色苍白的宁叔:“少爷,你不能这样骂老爷。他这么做都是为了你。至于姜雪那边,老爷也在上士大人面前举荐她做了副管事来补偿她。”

落尘冷笑:“哦,原来如此!难怪姜雪对此事三缄其口还莫名其妙的升上了副管事。敢情你们早就暗中做了这笔交易!亏我还以为是凭自己的真本事堂堂正正的赢了她,你们私底下对我这个傻子已笑破了肚皮吧?”

落尘越说越气将石几一拍:“你们有没有顾及我的感受?你凭什么安排我的未来?我早说过我落尘只是一个有母无父的野种,又何曾要麻烦您老人家如此抬爱?”

说完他将子非鱼放在石几上:“请老爷在三日之内跟上士大人说明真相,否则我会不顾情份亲自去面见大王。”说完他愤然离去。

“少爷,你不能怪老爷!少爷————”老管家急忙要追。

宁叔身子一软坐倒在地:“老于,别追了。他没有错是我错了!是我不该挫伤他的自尊与骄傲。”宁叔万分懊恼。

出了宁府的落尘依然止不住怒气,四喜紧张的跟在身后大气也不敢出。

落尘没有直接回紫湘轩,他找到一家酒馆开始狂饮。原以为自己是凭真本事打败了姜雪,却未曾想过宁叔会在暗中做手脚。难怪自己做玉魁时姜雪看自己时一脸的不屑,还不知已知真相的她心里是如何想自己,没准早已将自己嘲笑了千万遍。落尘越想越郁闷,饮酒不止。

“少爷,您犯得着为这事上火吗?老爷就算存了私心也是对的啊!”四喜小心翼翼地劝慰。

“啪”落尘将碗重重一放瞪他一眼:“你跟我这么多年还不懂我吗?咱们平日在轩里虽然做些小手脚捉弄大家,但也不违备做人的底限与原则。若是靠一些不光彩的手段即便赢了那还算人吗?”

四喜嘶嘶艾艾低下头脸红一阵白一阵不敢与他对视,落尘看在眼里眼神一收一把拉住他:“看你的样子,好象也有事情瞒着我。你不会―――事前也知情吧?”

四喜慌忙摆手:“不是,不是!属下不知!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说————”落尘满嘴酒气霸道的看着他:“若敢瞒半个字,我废了你!”

四喜吓得满头大汗,他战战兢兢说了一些事情。

“啪――砰!”怒火中烧的落尘将桌子掀翻在地,对着四喜抡拳便打:“王八羔子,叫你多事!”四喜被打得哭着连声讨饶。

“打架了!”一阵稀里哗拉声中酒馆内客人纷纷抱头往外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