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九十九、寿宴疑云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2091 2013-04-23 09:43:19

  夜幕降临,落尘带着四喜走到宁府大门前。看着门前的石阶他突然定住了,当年八岁那个小男孩仿佛就跪在眼前,他含着泪乞求的目光如刀一般在绞痛着他的心。

从那次起,他从来没有踏足过宁府。六年前宁叔的老婆去世,按理他应该要披麻戴孝。可是他硬生生地拒绝了,老管家将孝衣给他穿上,他却直接穿着孝衣到母亲墓前去了。

“少爷,该进去了!”四喜在一旁小声提醒。

落尘的回忆被打断,他咬咬牙冷眼看了一下宁府的大门向内走去。

“您现在身份不一样了,您是紫湘轩的大管事。这里面哪个敢不敬您!”四喜见他神色迟疑忙安慰他。

家人们见他进来,纷纷上前请安。落尘微微抬手,此时大管事的身份在这里已得到充分的尊重。

宁叔端在正厅席上,见落尘站在面前很是喜悦:“尘儿,快过来坐!”他拍拍身边的座椅。

落尘也没有客气径直坐过去,宁叔又招呼大家坐下。老管家替宁叔讲了几句话后寿宴开始。

“大当家的没有请其他人么?”落尘坐下之后看全是府上的人。

宁叔轻咳一声:“今年是我回府里来第一个生日,先跟大家热闹热闹!”

“什么热闹,八成是没有人理你了!”落尘心里暗自好笑。他端起酒碗:“近日轩里太忙,平日照顾不到大当家还请见谅!”说完一饮而尽。

宁叔顾不得身子不好,只得陪他喝一杯。老管家给落尘使个眼色要他不要敬酒,落尘故意视而不见。

“尘儿,你的礼物我很喜欢!”宁叔依旧很开心。

落尘哈哈一笑:“喜欢就好,那是我攒了整整六七年的工钱才换来的东西。虽然不是最珍贵,却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

“少爷!”老管家小声提醒被宁叔止住。宁叔微笑端杯:“自从你掌管紫湘轩以来,我们难得在一起吃个饭。今日借这个机会我先敬你,愿你得偿所愿!”宁叔与他举杯。

落尘脸上满是笑意,眼神却如寒光一般冰冷:“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您可以长命百岁,可以一直看着我一步一步往上走,直到比您强一百倍为止。最好是你可以活到看到我的子子孙孙是怎样将紫湘轩一代代继承下来。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象您岳父一样让它落入外姓之手。”他笑狠狠地说着将酒一饮而尽。

宁叔的脸由尴尬变得苍白,一口酒下去咳喘不已。老管家忙给他抚背:“少爷,您少说几句!老爷一直病着,今儿听说您要来才勉强起床。”

落尘这才注意宁叔苍老而消瘦的脸,才几月不见那个红光满面声音宏亮的大管事变成了一个形容枯瘦的小老头。宁叔越咳起厉害,老管家用帛布轻轻捂住他的嘴唤道:“快去书房拿药!”

“我去拿吧!”一丝怜悯从落尘的心里莫名地生起。老管家又惊又喜忙说:“小晴你带少爷去老爷书房,案上放着一碗已煎好的药快些端来。再到右边柜子里拿些草药赶快去煎了。”

那小晴带着落尘往书房而去,顺着大厅下去,穿过院落到了后院。小晴轻轻推开门点上灯,落尘环顾四周只见书房偌大无比,中间摆着长形的书案,两边各摆着两个巨大的书柜柜,上面放满各种书简。他随手翻了几卷见大都是农、医之类的书简。想不到老头子对这些还感兴趣,再向旁边的柜子上看去,柜上陈设着满满制器,落尘一眼认出这些都是紫湘轩各代管事最得意的作品,再过几年这里会不会也摆上我落尘的作品?他边想边看着。

“少爷”小晴在小声催促他。

“你先把这碗药端过去,我拿草药去厨房!”他吩咐小晴。小晴应声急忙端药走了。

柜子里放着一些书和衣物,他找了一阵没有见到这才想起老管家说的是右边柜子,刚想合上柜门忽然发现柜子最角落里有一只精巧的盒子。那只盒子很是眼熟好象在哪里见过。落尘情不自禁把盒子拿起打开,里面居然是一件精致的手把件。

落尘拿着手把件在灯下细看,这是一件鱼形的玉香笼。其嘴部微微张开,腹部都是空的刚好可以塞香草进去。最精妙的是它细微的鱼鳞都是缕空的,香草的味道可以从那些缕空的孔里散发出来。

“掏膛缕空!”落尘情不自楚脱口而出,这是多少玉人们梦昧钻研的手艺,老头子有这个手艺为什么没见他使过?他为什么没有教我?难道他留了一手以后要对付我?

“少爷!”外面有人在叫唤。落尘应声后,将把件悄悄放入怀内又把盒子偷偷放好合上柜门。又在右边柜中找到草药后出门见小晴正在外面等他拿药。

到席间坐定,落尘的心再也没有在酒席上,他时不时触碰到怀里那件把器。

“老头子到底想干什么?莫非他还心有不甘么?”落尘端起酒杯心事重重。

“怎么?酒不好吗?”宁叔察觉落尘的异样关切地问。

落尘嘴角挤出一丝笑意顺着他的话大声说:“大当家的也是有些小气,这么重要的日子怎只拿些不上档次的酒想涩死本少爷吗?”

一句“本少爷”让众人又惊又喜,一时之间都呆住了。

宁叔哈哈大笑:“这都是老管家的不是,快快把我收藏的佳酿呈上来!”

老管家激动得连声应允忙招呼下人们去取酒,大家已经很久没见宁叔如此开心了。

一场宿醉过后,落尘从睡梦中醒来,拍拍痛得快要裂开的头。夏日的阳光从窗子中照得榻上热哄哄地,榻边放着四喜端进来的醒酒汤。他一口气倒入肚中心里才稍好受些。手指触到怀里那只玉香包,他情不自禁掏出来仔细地把玩。

“这到底是不是老头子琢的?如此精妙与细腻紫湘轩除了老头子还能有谁?”落尘闭上眼睛将轩内的技师一一过滤也没有发现可疑之人。“看这玉质明明就是新做的,老头子最近应是没有那个心力!那是谁会有这么精湛的技艺呢?既有如此高超的技术为何没有参加玉魁之争?”脑中一连串的疑问使他觉得头痛更厉害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