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一零零、初露端倪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475 2013-04-23 09:43:19

  紫湘轩透花房内灯火通明,连续多个深宵奋战熬红了大家的眼。一声门响,灵乞子端着酒和烧鸡进来。

“大人,先吃点东西再忙不迟!”他放下食物招呼仲姜。

仲姜放下玉器,现在已完成了九件,只余下那件重重之重的玉香包了。

“灵师傅,那件玉香包的工艺非常物殊。你明日传信给路回,让胡群去领水料最足的羊脂玉,冲磨好后交给我。”

灵乞子点头应允,仲姜想想又叮嘱:“此乃绝学可能暂不方便被人所知,还要请你谅解。”

“大人可以帮家父达成生前之愿,属下哪有抱怨之理。”灵乞子恭敬地将酒端给她。仲姜吃了些东西,收拾好案上物品准备收工。

大门外远远地见楚童正在等她,仲姜心中一暖。自俩人相识开始,身边只要有楚童她便觉得安心。

“你们大管事给你多少工钱?每日还要烦我这奔月楼的大老板亲自来接!”楚童故意不悦。

“若是大管事开工钱再多我也不做,不过你莫老板一文钱不给我保证鞍前马后为您效劳!”仲姜见他心疼自己也故意打趣。

“好啊!那打从明儿起这紫湘轩你就别去了。在我大堂里当小二,管饭不管工钱!”俩人最近难得这么放松。

仲姜收住笑一本正经起来:“想来也是,在这里没日没夜的还要被人呼来喝去,倒不如去奔月楼欺负你更自在一些!”

楚童看她一本正经的样子信以为真:“怎么啦?是不是那小子又在为难你?”他焦急的凑近身问。

仲姜忍住笑故意一脸委屈转过身去不让他看。“快告诉我,我现在就去好好修理修理他!”楚童作势要冲进紫湘轩。

“骗你的啦!”仲姜乐不可吱:“还是跟小时候一样笨,真不知瑞香姐为何要叫你猴儿!”

“好——啊!又要我!”楚童伸手要抓她,仲姜机灵一闪格格笑着往前飞奔。

“来抓我啊!”她银铃般的笑声在夜空中飘荡。楚童一边追一边大声喊:“喂!前面路有个坑,小心摔跤!”

时间在紫湘轩众人的忙忙碌碌中一天天过去,转眼快到验货的期限了。仲姜将九件把件一一包好装在锦盒之内。她在齐王高与郭后身边生活多年,其喜好早就了解于心,这九件把件都是按照他们爱好的风格所琢相信一定会满意。

“大人,不是还有一件吗?”灵乞子早已按奈不住激动的心情。

仲姜从柜中轻轻搬出一只精巧的盒子缓缓打开,在雪白的帛布下,一只玲珑剔透发出淡淡的光晕的玉香包出现在面前。

“啊!——”他们发出一声惊呼,灵乞子手握玉香包,抚摸着缕空的丝丝花纹激动万分:“爹,您看见了吗?大人已经把您设计的玉香包做成了!”灵乞子泪如雨下跪倒在地:“大人能帮我得偿所愿,乞子无以为报只能今后跟随大人誓死效忠!”说完叩头不止。

胡群与路回也忙叩倒。

“真是折煞我也,你们快快起来!”仲姜慌忙相扶:“今后在这轩里,咱们便是亲如一家的好兄弟!”

东厢的院子里,技师们兴高采烈地在包扎礼器。日夜奋战终于完成了所有任务,大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落尘看到仲姜等人搬着锦盒远远走来,不知他们的把件完成得如何。他心里矛盾重重,既希望做得漂亮又不想被她比下去。

“十件把器全部在这里,请大管事先过目吧!”仲姜令人把锦盒在案上一字摆开。落尘面色凝重示意四喜一一打开,其飞禽走兽均是按平日琢技无任何错失但也并不特别。待四喜将第十个盒子打开落尘情不自禁嘴角抽动,他的目光在众技师的惊叹声中定住了。

和绘图设计的一模一样,又是缕空掏膛!“这是―――谁琢的?”他勉强镇定稳住微颤的声音。

“是大人亲自雕琢的!”胡群恭敬回道。

落尘抚摸玉香包花纹良久,他情不自禁摸向怀中的那块子非鱼。不错,这技法与雕功一眼就可看出是出自同一个人。既然有这么惊世的技艺为什么在玉魁大选上她会输给自己?

落尘的脸色起来越难看,众人本来还围在一起议论欣赏,见落尘面色黑青刹时安静下来。

“你们把货全部包好,待玉府过来验收!四喜,跟我出去一趟!”落尘说完夺门而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