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一零四、五两染料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2292 2013-04-23 09:43:19

  胡群躬身:“属下自和灵乞子因假玉一事打架后被副管事处罚闭门思过,再三思虑之后心有不甘。适逢属下亲家来访便与他说起此事,他便说如此纯正的染料在鲁国也只有他‘奇染堂’能用。但是纯正的染料是由官府的“掌草”所配,在染坊里也有严格控制,染匠也是取不到的。听他这么一说,属下恍然大悟便和亲家一道去‘奇染堂’探个究竟!”

“慢着,你亲家和‘奇染堂’是什么关系?”上士大人打断他的话语。

“‘奇染堂’大管事子乾便是属下的亲家!”胡群回道。

众人“哦”的一声这才明白为何仲姜要胡群暗中调查假玉染色的原因。

“那你在‘奇染堂’可得到什么线索?”宁叔问道。

胡群犹豫再三,目光扫向落尘神色有些紧张。落尘大眼一瞪:“有话只管说出来,看着我干什么?”

“奇染堂是官坊分工更细,其内分‘红坊’乃专门染大红、桃红、漂坊则漂白或黄、蓝坊专门染天青、淡青及月下白、杂色坊除以上色外其他如黄、绿、紫及各种色等。假玉所用的蓝草与乌梅汁便是由蓝坊所用。根据‘奇染堂’的规矩,各色染料每月按所需去“掌草”领用。由于做假玉上色比布料上色在用量上要大许多,所以属下专门请人翻看了蓝坊这些年的蓝草与乌梅汁来往记录发现其用量在往些年月一直比较均匀每月约为八十两三钱,可在三月时突然变为八十五两。增加的这五两据说是因为宫内新进了一批宫人需要定制天青布料所至致。属下只好又找人查了‘染人’那边的记录,其天青色布料的用量在最近几月并没有增加多少。那这增加的五两染料到底用在了何处?”胡群平日言语极少,一番话说出来却条理清晰。众人顿时象炸开了锅纷纷议论起来。

落尘不由重新打量他几眼,心想:“这姜雪还真有几下子,平日闷得像头牛的汉子在她调教下居然也象她一样伶牙利齿、能言善道了!唉!看来此事一定会捅出来,该如何是好呢?”

上士大人挥手示意禁声:“胡群,既然有查到染料五两去向不明,那是否能确定与紫湘轩有关呢?”

“大人!”胡群双手一揖:“发现此事后‘奇染堂’当即将其掌管染料进出的三人一一审问,最终掌染匠人戚氏招认是她冒用‘奇染堂’之名在“掌草”多领了五两。这五两蓝草与乌梅汁私下给了我轩的玉矶子”

“胡说八道!竟然编造谎言污陷于我!”玉矶子愤然而出。他白净的脸红一阵白一阵手指胡群:“别以为前些日子退了你一批次品玉胚,便用这种方式来报复我!”说完跪在厅中:“属下自幼在紫湘轩长大受宁叔及师长教侮多年从无不端之事请上士大人与宁叔为属下作主!”

落尘皱眉看着胡群:“姜副管事,你们一口咬定戚氏与玉矶子私下相授可有证据?”

胡群点头:“戚氏在事发之后已被控制,这是她的供书与手印!”说完从怀中掏出一块写满字迹的白色布帕递给上士大人。上士大人看完后默然交给宁叔,俩人看完铁青不语。

“笑话!单凭一介妇人之词怎能做呈堂证供!”落尘断然否认。“大管事所言极是!属下与那戚氏都不曾相识又怎会私下相授,明明是有人故意陷害!”玉矶子大声喊冤。

“玉矶子大师先不要忙着申辩,是不是有人陷害一会便知!”仲姜语气相当平静,她对灵乞子微微点头。灵乞子大步跑到厅外呼道:“还不快上来!”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一位衣着素装清丽的中年妇人牵着一位七、八岁孩童走上厅来。玉矶子刹时面色如灰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那孩童四处观望,见到厅前的玉矶子欢天喜地大呼一声扑过来:“爹,你怎么在这里?”

玉矶子浑身颤抖僵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那妇人见眼前情景怯生生的说:“这个错已连累姐姐一家,妾身实在不能一错再错只好全都招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上士大人左右环顾厉声喝问。

“回大人”仲姜一揖:“眼前的这位女子便是戚氏的妹妹,她住在离城外五十里的陈庄。此女十年前与玉矶子一见钟情却未成姻缘。八年前,此女丈夫过世后生活便一直由玉矶子照料,他二人珠胎暗结生下这个孩子。玉矶子,你说与戚氏不熟,那她又怎会应允她妹妹与你在她家里私会。堂上数人这个孩子为何只管你叫爹呢!”

戚氏抱着孩童哭着跪下:“请各位大人网开一面,他所做糊涂事皆都是因为我们母子。请大人饶恕他的过错!求你们---了!”说完哭向玉矶子:“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隐瞒的,还不快招了。你当真要让我们母子日日给你送牢饭么?”

玉矶子面如死灰咬牙一把抱住戚氏与孩子:“也罢!大管事我对不住你了!”

“啊!”众人大惊失色:“怎么又和大管事有关?”

“你说什么?”宁叔惊几乎要从椅上跳起来:“此事和落尘有什么干系?”

玉矶子羞愧地低下头不敢看宁叔:“那些染料我给了四喜!”

“什么啊!”宁叔手捂胸口不敢相信地看着神情沮丧的落尘:“真的是你干的?为什么?”

“是我干的!”落尘迎着宁叔伤痛的目光平静的道:“是我指使四喜找玉矶子拿的染料,用假的青玉冲胚调包。”

“啪”宁叔用尽全力气一掌甩过去,落尘被打得眼冒金星倒退几步,仲姜与老管家等人忙上前劝阻。

“你这个不肖子,枉我多年心血栽培,你竟然做出这等不知死活的事来!”宁叔说完又是一阵喘息。

“落尘,你身为紫湘轩大管事。理应比常人更懂得玉行的规矩,为何要做出此等肮脏事来?”上士大人目光如电声音严厉。

落尘冷笑一声指向仲姜:“我之所以这样做都是因为想把她赶走,她自入紫湘轩以来,仗着老头子的抬爱从未把我放在眼里,平日不敬且不说还拉帮结派公然与我作对。我承认这次把件是我故意让她负责,并用假玉来陷害她。只要此事不被发现她便从此消失在这里。”

“啊!原来如此!大管事怎会如此糊涂?”众人禁不住又是一阵议论。

“行啊你!”上士大人拍案大喝一声:“来人啊!速将此事整理成书我要上报西王,将这两个玉行败类严惩不怠!”众人一阵叹息,戚氏拉着玉矶子痛哭不已。

“大人且慢!”一声大叫从堂外传来,四喜从外连滚带爬地跑进来。他头脸肿胀被白布包住,跑到大堂径直跪在上士大人面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