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一零六、落败与心伤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842 2013-04-23 09:43:19

  仲姜摇头:“灵老技师抛弃门户之见传你一生绝学,可你居然为区区名利而害他的儿子!五年前你偷了两块夹山料,将其中一块染色做成黄玉冲成玉胚。你利用与守冲砣库房阿全交情,趁他喝醉之际你在库房门口偷抹了渗了油的水并将假料偷放在密室的柜中。第二日清晨,你故意催促胡群指使他急急忙忙去取玉胚。胡群中计在门口摔跤时,他还以为是自己不小心摔碎了玉胚,其实真正的玉胚早被你砸碎了。胡群以为自己闯下大祸不敢声张,只得私下四处寻找替代之物。刚好在柜中看到你放的假黄玉,对比之下是一模一样,他以为这块玉胚是先前多备的玉料,便取出来凑数交给上花房。玉矶子大师,事件的经过是否如我所述?”仲姜微笑问道。

“姜副管事果然明察秋毫,事情虽已过去五年却如你亲眼所见一般!”玉矶子的称赞也算是间接承认。宁叔顿足摇头:“你这个糊涂的东西,那次灵老技师请辞明明是向我推荐你做管工,是我感念他的忠诚才执意要提升灵乞子。你是被什么迷了心智做出这等丧失天良的事来,你将来有何面目去见你的师父啊!”玉矶子闻言更是泪如雨下痛悔不已。

上士大人指着厅前跪倒的一众人等连连摇头:“自成立官坊而来,紫湘轩便一直是我国的一道金字招牌,历时历代人才辈出直至当世一技独秀,连大王都引以为豪。想不到你们为了争名夺利竟然不择手段昧着良知做出这等龌蹉之事!你们————”他气得白须喷张不能言语。

“五年前之事现既已查明真相,属下恳请大人公之如众后还灵乞子及当年受处罚的管工技师们一个清白。”仲姜请求道。

上士大人点头忙令文书记下来,轩内之前受牵连的管工与技师又惊又喜与灵乞子上前谢了。仲姜又道:“胡群当年瞒错不报,才会引出这么大的祸事。但此次有立功表现,功过相抵所以属下斗胆请求宽大处理胡群。”

上士大人思虑片刻:“就依你的应允了吧!”

仲姜走到宁叔面前歉意道:“宁叔,属下对不起你!”

“他们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你!”宁叔神情疲惫,叹息摇头不语。

上士大人从椅上起身,慢慢踱到厅中。冷峻的目光将众人一一扫过。大家屏声静气看事态如何处理。

“传令下去,从今日起革去紫湘轩大管事落尘、玉矶子之职暂收押玉府,待上报西王后定罪不迟。开料房老五、老六、库房阿全严重失职罚扣半年工钱逐出门户。玉人四喜先重打五十板直接送衙役处置。至于戚氏母子虽与此事有干系但鉴于揭发玉矶子有功免责罚即日便回吧!”上士大人沉思良久当从宣布。

四喜急忙跑过去一把抱住上士大人双腿:“大人,此事真的跟大管事一点关系也没有。都是小的在五年前无意撞见玉矶子换玉之事,故尔借大管事之名以此事相要胁。玉矶子怕事情败露不得已才帮小的做出这等事来。大人!您明查呀!真的不关他的事!”说完脸转向宁叔哭叫:“老爷,大管事是您的儿子,您就那么狠心不救他!姜副管事,对不起!是小的长了狗眼不识泰山,跟大管事一点关系也没有。是小的平日里不敬您,一门心思想替大管事出气,您大人有大量!”说完又爬到仲姜面前连连叩首哭叫不已。

落尘怒目圆睁“腾”的站起将四喜一把拽起:“你这个没骨气的混蛋,枉跟我一起这么多年。我落尘就算千刀万剐落个万人不齿的罪行也不用你去求她!你给我记着,到衙里给我安份些,以后出去了有多远就滚多远!”

“大管事,我们自小一起长大。虽然是主仆但在四喜的心里我们是一家人是好兄弟,我不能让你替我背这个黑锅!”四喜流泪不止“哧拉”一把扯下裹脸的白布众人惊呼一声看着他布满青痕,肿胀如猪头的面容,他指着自己的脸:“大人你看!这是昨晚我跟大管事说明真相后被他打的,大管事对此事完全不知情。他虽然不喜欢姜副管事,可一直希望是堂堂正正地将她赶走。是小的擅自主张才闯下这样的大祸连累了他。大人-----,你一定要明查啊!”

仲姜心念一动见宁叔神情悲苦,想起落尘平日自负骄傲的性子确不像这种行径之人,也许真的是四喜弄巧成拙也未可知。

“大人,以在下对大管事素日为人的了解姜雪以人格担保四喜之言应是真的!请大人酌情处理!”仲姜出其不意地跪在上士大人面前替落尘求情。

宁叔见此顾不得年迈体弱,站起来也欲跪下被上士大人一把扶住。

“玉矶子,你老实交待四喜以往事相要胁之时你可有证据是落尘所为?”上士大人问玉矶子。

玉矶子摇头:“此事一直是四喜与我商议,在下从没见大管事参与。只因四喜是大管事随从,所以属下以为他是受大管事唆使。”

“那好!只要没人证明落尘有参与此事他便是无罪之人。但管教失职也追究的。从今日起革去大管事一职先闭门思过一个月再行计议吧!”上士大人更改处罚。

宁叔与四喜忙不迭叩首道谢,玉府差人上前将玉矶子与四喜一干人带走。落尘眼望四喜被人拉走神情很是悲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