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一零七、有容乃大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2261 2013-04-23 09:43:19

  姜雪,假玉一事全部已水落石出。你现在可以将最后一件把件拿出来了吧!”上士大人始终没有忘记正事。

仲姜微笑:“大人真不亏玉府高管,不仅明察秋毫还如此兢兢业业!”说完招手示意灵乞子将锦盒呈上来。

打开锦盒,一阵温润的光芒闪过,精巧绝伦的“玉香包”出现在大家面前。

“这是灵老技师用毕生的心血设计绘制的‘玉香包’,晚辈不才斗胆现宝。”仲姜取出轻轻放在上士大人手中。

“啊!这件把件雕工真是太奇妙了!”上士大人将玉香包拿在手中反复观看称赞不已:“这玉香包既有咱们鲁国之刀工技法上又融合了齐国汝氏的缕空技巧,绝妙,真是绝妙!”说完又递给宁叔欣赏。

宁叔看到此物,想起那件‘子非鱼’。此时方才明白落尘知道自己调包真相的原因。

众人围看皆称赞不绝,落尘在一旁冷眼看着大家围成一团。此时已没有人关注他的感受,也不会有人在意他的存在。他慢慢走出大厅,环顾紫湘轩院中的一切。入轩时的往事一一浮现在眼前,十多年前那个怀着满腔怨恨的孩童咬牙从一位小小玉人慢慢成为技师、玉魁其间遭受多少排挤与轻视。当自己如愿以偿成为大管事把当初那些倚老卖老的老技师逼走、把宁叔气回老宅的那刻,复仇的快意油然而生。而现在就像演戏一样又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的对手正以胜利者的姿态接受赞扬与吹捧正如他当初夺得玉魁时是一样的情形。

“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他默默地对自己说。

暮春的山顶,山花依然炫烂,春风拂过清香除来。仲姜把酒斟好,七爷接过来一饮而尽。

“要荣升大管事,怎么也没见你有多高兴?”七爷见她无精打采很是奇怪。

仲姜放下酒碗轻叹一声:“我今日已向上士大人提出辞呈,从明儿开始我便不是紫湘轩的人了。”

七爷颇感意外:“这倒奇了,前日还听说你被玉府嘉奖要破格提升大管事。今日你便要辞职,怎么?又摊上什么头痛的事了?”

仲姜长叹一声:“从小到大不知遇到过多少险阻都不曾放弃,可这次我是真的累了。”

“哦!你这小鬼的心思叫人好生费解?”七爷抚须含笑。

仲姜苦笑摇头“在我之前的想象中玉人本是简单、干净、高雅的行业。为了能成为紫湘轩的一位玉人,我历经非议、嘲讽与质疑依然保持着平常心。可是,当我发现在它光鲜的背后竟然隐藏着这么多的欲望、野心和肮脏的时候就再也没办法平静。宁叔对落尘有愧疚,所以对他的行为一直隐忍与放纵。赏识我、提拔我并非真心欣赏我的才干而只是为了激发他的斗志。落尘呢,不管我如何努力他都视而不见,一门心思用心手段就是要将我扫地出门。玉矶子为了出人头地置情义于脑后不惜以假换真陷害同门。你说我们到底是在做玉人还是在做官?我现在只想寻一处幽静之所安心做好手艺便罢,实在不想再卷入任何纷争之中。”

七爷听完好一阵沉默,他背着手走到山边眺望远处。山谷下隐隐传来游人的一阵阵欢声笑语。

“姜雪,依你看世上什么最高?什么最深?”七爷转过身来突然问道。

仲姜未加思索脱口而出:“当然高不过山峰,深不过大海了!”

“那——你为什么认为它们是最高与最深呢?”七爷含笑紧接着问。

仲姜沉思片刻,遥望群山:“集天地之灵秀直入云霄,纳百川而终成大海,它们若不是最高深之物那谁还敢当?”

七爷赞赏点头:“一颗长得再大的石头也不会成为高山,一条挖得再深的河流也变不成大海。你知道原因何在吗?山峰不让土壤故而成其高,大海不择细流故而成其深!因为世上凡称大者,必是不却众庶、有容乃大。”

“山峰不绝土壤故而成其高,大海不舍百川故而成其深!不却众庶,有容乃大!”仲姜反复回味着这句话陷入沉思。

七爷坐回石几旁端酒笑道:“虽然山峰与大海算世上高深之物,但也并非世上第一,还有一样东西比他们更高、更深!”

“七爷真会说笑,在下倒想请教何谓更高、更深!”

七爷手指胸前:“在这里!是它!”

“心,人的心!”仲姜失笑大叫:“老人家越说越好笑了,人心大不过双拳深不过小斗又怎能与山峰、大海相比呢?”

“你这孩子,聪明起来无人可比,糊涂起来也是愚不可及啊!”七爷轻敲她的额头:“山峰再高,大海再深终有尽头可测可量,只有人的胸怀可张可驰无法看透不可测量。它大时包罗世上万物宇宙苍穹,小时堪比针眼、连沙尘也无法穿越。你说,还有什么可与人的胸怀相比?”七爷放下酒碗侃侃而言。

仲姜仔细一想道理的确如此,可是又与眼前之事有何关系呢?

七爷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又接着问:“胸怀有万象,眼界便会长远、境地自然开阔。既不纠结于是非亦不苦恼于对错,能容之善谅之,胸怀之大人皆仰之,鬼神敬之。而胸怀如针眼则只重眼前,目光短浅。日喜之所得而夜烦之所失,人若负我我必杀之。久而久之人人皆远之,鬼神亦不佑之。是以,王者之所以成王,不仅仅是因为王强而是不却众庶,胸怀远大。其与山峰不让土壤,汇百川而纳深海有异曲同工之妙也。”

“王者之所以成王,不仅仅是因为王强而是不却众庶,胸怀远大!”仲姜心有所悟喃喃自语。

七爷给她斟上酒语重心长:“世上之人与事,皆有好的也有错的。可错事做不尽,坏人杀不完。我们总不能因为世间有坏人坏事便放弃一切游离世外。人生在世只能尽量将错事变对把坏人变好这才是我们存在的意义。你既怀有成为一代名师的梦想,就应有一代名师的气度!宁叔的懦弱与自私,落尘的骄傲与自负还有玉行里象玉矶子那样种种不守规矩的行径,在世间任何一个地方与任何一个门户都会存在。选择面对与包容并慢慢改变这一切,才是你现在必须要做的!”

“是啊!我若离开又能改变什么呢?我为何不利用自己的能力好好打理紫湘轩将它变大变强呢?”仲姜暗自思索之下只觉心境豁然开朗。

“听七爷一言,姜雪顿悟一些道理。如七爷所言人的胸怀有多大,路便会有多宽。量有多深,福报便会有多深!”

七爷哈哈大笑:“正是!这会子脑子终于转过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