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一零八、突遭奇遇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357 2013-04-23 09:43:19

  一老一小在山顶快意畅谈,不知不觉中晌午已过。仲姜告辞下山,借着酒意沿路看着熟悉的山景。走到上次雪崩的地方,她停住了脚步。远方的他现在怎样了?应该正在享受天伦之乐吧?仲姜抚摸着冰冷的岩石任由思念蚕食她的身心。

突然,她只觉身子一紧一双大手从背后将她牢牢抱住。偌大的力道勒得她的小腹几乎快喘不过气来。耳边传一阵惊喜地大叫:“规儿,我终于找到你啦!我的规儿!”

“放开我!”她拼命挣扎,对方越抱越紧。是谁?难道是齐国的追兵?想到此处她心生惧意用力一挣与那人一起摔在地上。

“老夫人!”有大堆人慌慌张张从远处跑来。仲姜这才看清抱她的人是一位满头白发白白胖胖的华服婆婆。她的白发被一根偌大的玉簪挽在脑后,那玉簪头上镶嵌着一颗名贵松石。光看这支玉簪便已知此人身家不凡。更何况还通体丝袍华美异常。老妇人被下人扶起后睁大眼睛歪头对着正在整理衣裳的仲姜看了又看,惊喜地哇哇哭着又扑过来:“是规儿,是我的规儿!”仲姜来不及闪避又被她紧紧抱在怀中,手不停地抚摸着她的后背:“你这个狠心的东西,娘一直在找你!你难道不知道吗?”

“婆婆放手,我不是什么规儿?”仲姜恐惧不已,用尽力气挣脱她的怀抱。

“老夫人,您认错了!她不是大小姐!她是个男子!大小姐在府里呢?咱们回去吧!”下人们小心奕奕地上前拉住她的衣袖。

老妇人眼光迷离满面疑惑:“规儿在家么?对啊!她早上出去的时候还跟我说想吃蒸糕让我给她备着。你们可准备好了?”老妇人问下人们。

下人们纷纷点头,老妇人眼神发直冲着仲姜嘿嘿痴笑:“规儿,他们说你是男子!娘知道你是女儿身!快点,快,到娘身边来。娘想死你了!”说完又扑过来。

仲姜这才明白老妇人是个疯子,定是将自己当成她的女儿了。她惊叫一声撒腿便往山下跑。

“规儿,娘求你别跑了等等娘呀!”老妇人大喊一声与下人们紧紧相追。

完了,被疯子缠上了。仲姜边跑边往后看,冷不防撞在来人的身上一个站立不稳眼看要摔倒在地。那人敏捷伸手一拉,仲姜只觉一股大力将自己拉到他的胸前。

“啊!”她惊魂未定抬眼一看,差点叫出声来,来人竟然是司马田。

司马田也暗自一惊立即放开她,“你是何人?为何慌慌张张?”他问。

仲姜强行镇定不敢看他:“对不起,小的刚刚被一位疯子缠上了!她——她追过来了!”司马田放眼一看一位老妇人口中呀呀啊啊正带着一群人冲过来。

“规儿!你为什么要跑?”老妇人痴痴地大叫一声径直扑向仲姜。仲姜身子往司马田身后一闪,总算没有被她逮住。

司马田上前一把扶住老妇人柔声道:“娘,子规在府里呢?您怎么又忘了?”

仲姜这一惊非同小可,原来这老妇人是司老田的母亲。

司马老夫人在儿子的安抚下终于安静下来,却不时痴痴地朝仲姜凝视。目光呆滞却充满爱意与温柔。

“带老夫人回府!”司马田吩咐下人。

“规儿,娘在府里等你!你一会就跟哥哥回来哦!”司马夫人依依不舍地被下人拥簇着往山下走去。

司马田目送母亲一行人走远这才回过头来歉意一揖:“这位兄弟,让你受惊了!”

仲姜不敢与他对视:“没----没什么,在下还要赶路。”说完飞也似的往山下奔去。竟会在这里遇到司马田,他不会认出我吧?仲姜一口气冲到山下心中好一阵忐忑。

司马田看着仲姜的背影阵阵疑惑从心中升起,此人怎会如此面熟?他眼前闪现出黑衣仲姜的影子!心念一动,唤一旁近侍过来:“跟上去,查一下此人是谁?”

仲姜直到暮色将致才回到奔月楼,刚到门前迎面却见落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