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一一零、故人相见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339 2013-04-23 09:43:19

  城外渡口边,深绿色的柳条迎风摇曳。河边五里内外见不到一位普通百姓,只有三三俩俩的青衣人四处穿梭巡视。河边高高地矗立着一座木头台子,有人正在垂钓。马车在河边停下,仲姜下得车来。瑞安微笑躬身依然恭敬:“我家老爷在前面已等候多时,姜大管事请!”

仲姜抬眼望去,只见木台上熟悉的背影正端坐着。既然已经来了,哪怕是最坏的结果也要面对!她这样一想已镇定了许多。

瑞安等人在她身后几丈远不紧不慢地跟着,一看步法就知平日训练有素。

她故意放重脚步走到木台上,那人并没有被她有脚步声所干扰还在专心钓鱼。

“在下参见司马大将军,不知司马将军有何宝物需要在下鉴赏?”仲姜施礼后站立良久见他依旧不为所动忍不住开口问道。

司马田抛下鱼饵依然没有转身看她:“你如何得知我是司马将军?”

“听闻是大王为给司马大将军祝寿时特意定制了一只低头玉虎,正好是在所绘制。我想在鲁国应该不会再有第二只吧!”仲姜甚是冷静。

“哈--哈---哈”司马田爽朗大笑转过身来:“姜大管事果然名不虚传,除了技艺不凡外还精明能干。”

仲姜近身与他见礼,司马田细看她的面容心中暗自一动。

仲姜盘坐见案上空无一物深感疑惑:“司马将军花这么大心思,不会就是想请在下过来看您钓鱼吧”

司马田凝望她片刻微笑道:“姜雪,年方十八,莘国人。从小随父学艺,前年五月入紫湘轩为玉人。二年之中先后从开料、扎砣、上花技师再升到大管事,我说得可有错?”

“真不亏为曾经的细作之家,连我这么个不起眼的小人物他们竟了如指掌!”想到这里仲姜心中不由暗自庆幸三娘早前花钱央人做的户籍还真是管用了,至少目前为此自己的真实身份还没有暴露。

她故意露出惊讶之意点头:“将军说得极是,小的深感佩服!”

司马田凝视着她,浓眉略收双眼炯炯有神:“你的长相使我想起了一个人?”

怎地又兜回来了?仲姜暗叫不好。他今日将我秘密请到此处又有何目的呢?如果要将我抓回齐国,也没必要费这样的周则啊!现今之计只能以不变应万变,先看他有怎样的动作!打定主意之后她反而笑了:“难道将军也和您母亲一样把在下认成那位什么规儿了么?”

司马田摇头:“不仅仅是子规,你长得还很象我在战场上的一位对手。只不过她是位女子,名唤仲姜!是个齐国人!”说完他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哦!原来如此!”仲姜故意恍然大悟:“在下的长相本就极其平常,想来世上相像之人还是挺多的!”

司马田的视线从她脸上移开,仲姜只觉心头一宽,他的目光实在太犀利了。

“听说三年前在齐国出过一场大事,齐王高欲删封的一位妃子和总管之子私奔了直到现在也没有踪影。当时各国之间有秘密寻找,但终因涉及齐王的颜面所以也就不了了之,这位私逃的妃子便是仲姜!”

“哦!世间竟有这么胆大的女子,既可战场上与将军对垒还敢冒死与人私奔,真是难以想象——”仲姜佯装惊讶有意感叹。

司马田微笑以示赞同:“她曾经救过我一命所以既便有朝一日她逃到鲁国我也不会为难于她”

“听他的口气似乎在向我暗示什么?难道他已知我便是仲姜?想来也有可能,司马田是何许人也怎能骗得了他!”

仲姜暗自揣测表面却依旧不动声色:“久闻将军是豪爽仗义之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只不过在下实在不明将军今日邀我至此有何贵干?既不是钓鱼难不成想跟在下讲这仲姜的故事?”

司马田抚须摇头继而又点头:“我的确是想给你讲个故事,只不过不是仲姜而是子规的故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