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一一二、智计留人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596 2013-04-23 09:43:19

  司马田果然言出必践,四喜在第三日便以养病为由放了出来,但在役期内不得离开鲁国境内。

仲姜刚出奔月楼,果真见落尘跪在大道上见她过来叩首便拜,口中大叫:“我错了,我服了姜大管事!”连叩三次大喊三次。路人不知何事,尽皆围过来看热闹。

“跟你说笑,又何必当真!”他的言出必践反令仲姜觉得自己的恶作剧有些过头,忙扶他起来。

楚童在一旁得意抚掌大笑:“痛快啊!真是痛快!想不到报应来得如此之爽!”一席话说得落尘更是满面羞愧。

“从此以后你们不用担心了,今日我便会和四喜离开紫湘轩。替我跟宁叔说一声对不起!”落尘拔开人群转身离开。

“落尘,你这个胆小鬼!你就这样甘心成为我的手下败将?”仲姜追过去厉声喝道。

落尘没有理会她依旧向前走,仲姜又骂道:“你为什么要托我跟宁叔说对不起?既然要逃走那你为何不亲自跟他说?如果你还有一点良心的话,为何连亲自上门告别的勇气也没有?因为你就是个自私自利的胆小鬼!”

落尘的步行的节奏被她骂得反而慢下来,“宁叔为什么要提拔我?不是因为他认为我比你强,而是因为他是真的很爱你!”

仲姜的眼圈红了:“他之所以提拔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知道你对他有成见亦很难接受他的想法,所以他只能利用我的存在去刺激你。从你入紫湘轩,他比谁都清楚你的目的。可是,他还是一心一意教你、千方百计的助你!哪怕他会失去一切可还是要帮你当上大管事。”

落尘愤怒地转过身来:“他居然什么都告诉你了?你是不是很相信他的鬼话?所以你才置我的感受于不顾答应和他作成那笔交易?”

仲姜反而上前一步:“你既然如此不屑他的帮助为何那天不在上士大人面前揭发我们?只要揭发了,他就可以治罪我也会扫地出门,不就达到你的目的了?你没有做那是因为在你心里是有他的,只是你不愿承认而已。你敢说在你心里真的没有父子情份吗?”

落尘浓眉紧蹙瞪着仲姜:“不要在我面前提起我跟他的父子情份?”

“你不敢面对我偏要说,你以为你一走了之就可以干干净净?你之前的骄傲去哪里了?之前那个跟我相约要堂堂正正打败我的落尘去哪里了?受这么一点点挫折与轻视就要逃走,那你可曾想过,当年你在整治其他玉人时人家的感受啊?如果他们个个都象你现在这副熊样,紫湘轩岂不早就没几个人了?”

仲姜说着掏出大管事腰牌:“你不就是觉得没有尊严了吗?现在它就在我手里,你要有本事就想办法把它拿回去!男子大丈夫摔了跟头跌了一跤又怎么地,是好汉的当应知耻而后勇!若是这样离去,你永远也不会有尊严,你落尘的脸上将永远刻着两个字——“懦夫”!”仲姜说完没有再看他一眼,转身离去。

”骂得好!“一番话说得楚童喝彩不已,他哼哼冷笑两声走到落尘面前:“现在才知你不仅仅手艺比她差,连见识也差得十万八千里!懦夫兄啊!好好惦量惦量——哦!”说完还故意重重拍他两下一摇一晃地进了奔月楼。

落尘在街市上漫无目的的行走着,耳旁传来仲姜刚才的痛骂。每一句都象一记耳光重重地抽打在他脸上。这些年以来,他心里被仇恨填得满满的。每时每刻无不希望仇人痛苦煎熬他才快意。

可是当他真正看到宁叔怅然若失的背影,憔悴的神情,他内心深处却远远也没有想象中的快乐。反而会唤醒他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份,他们也曾是一对最亲密的父子————

走着走着,熟悉的大门突然映入眼帘,这不正是当年自己跪过的宁府大门吗?我怎么会走到这里?他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老管家一眼看到了他。

“少爷!”老管家大喜奔过来:“老爷这几日让我守在这里守候少爷,你果然来了,快快进去!”

落尘仰望宁府良久嘴边露出一丝疲惫的微笑:“于叔,可以给我做小时候常吃的粟糕吗?”

落尘与四喜最终留在紫湘轩,但他的条件是重新从玉人做起,仲姜欣然应允!

她把轩中事务细分过后,将责任下发到每一房的管工。又将轩内赏罚规矩重新制定并与每月工钱相挂靠。规定技师每半年考核一次,若是通过考核则可以除了加升工钱还有额外奖励反之则减。这样一来,赏罚分明公平合理。玉人们满心欢喜对仲姜更是真心拥戴,紫湘轩显露出久违的一团和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