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一一四、夹谷山之险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725 2013-04-23 09:43:19

  落尘坐在马车上脑中全是刚刚眼前的场景,脸上似火烧一般发烫。从知晓男女之事以来他还从未见过女子的胴体。直到仲姜坐回车上他几乎不敢与她对视,俩人在尴尬的气氛中向前行进。

良久,落尘才扭捏低头轻声:“对不起,我——并不是故意的!”说完他的脸又红了。

他的神态令仲姜也甚是难堪:“我知道,不过你会帮我保守秘密吗?”

落尘点头:“放心,我不会乱说的,再说对我又没好处!”说完他故作轻松地笑了。

“此话怎讲?”仲姜依然不敢看他。

落尘凑过去在她耳边轻轻地说:“若是传出去我输给一位女子,你说我落尘的颜面何存?”

仲姜面色绯红,她总算放下心来:“言之有理,有人终于肯承认自己输了!”说完她莞尔一笑。

这一笑使落尘怦然心动,“之前怎没发现她会有如此好看?嗯,以前只以为她是男子当然不会注意。她的容貌这么美,为什么要扮男子呢?”落尘又开始陷入胡思乱想之中。

夹谷山顶鲁兵与齐兵严阵以待,伴随着礼乐盛大的祭祀开始了。所有仪式结束后,华丽的行宫内齐王高夫妇与鲁王夫妇正盛装而坐宾主尽欢。

仲姜躲在遥远的角落默默地看着齐王高夫妇在陪行官员及侍卫拥簇下与前来迎接的鲁王夫妇寒喧。近三年未见齐王高他还是那副君临天下、气宇轩昂的气势而郭后依旧温柔贤淑、笑容可掬。她还看到了在齐王高身后的莫总管,除了稍瘦一些样子也没有多大的改变。

“总管大人,对不起!”仲姜心中默默念叨。当年从宫中逃出时他们最担心莫总管受到牵连,此时见到他无恙仲姜心中大慰,心想楚童若是得知一定会很高兴。

“还好我这次只是护送礼器,远远地看上一眼也就安心了。”仲姜心中暗自庆幸。

“姜雪,你怎在这里?”落尘大叫一声匆匆忙忙奔过来:“跟我来!”不由分说拉她便走。

仲姜挣脱他的手:“何事这么惊慌?”

“刚刚接到总管的话,大王要召见咱们!我都找了你老半天了!”落尘举袖擦汗。

“啊!大王为何要召见咱们?”仲姜心中一紧。

落尘兴奋道:“据总管大人讲齐王后见到那些礼器很是喜欢,说一定要亲眼目睹咱们紫湘轩技师的风采。还说肯定会有很多赏赐。总之啊!是好事!快快走吧!”他不停催促仲姜。

仲姜退后几步心中暗叫不好:“定是那郭后看到‘玉香包’有齐国之风而生疑了。这面是万万见不得的,否则她一定会认出我!”

想到此处,她打定主意悄悄将落尘拉到僻静处:“落尘,你也知道我是个女儿身,是不可能长期胜任大管事的。这紫湘轩日后终究是要还给你,所以这一次你一个人去就可以了。”

落尘听罢莫名其妙:“你在说什么糊涂话?日后还给我跟现在有什么关系?再说那些小把件都是你做的,我怎么可以贪功,绝对不可以!”

“现在只有先骗他去,再做打算!”仲姜眼珠一转又道:“听说那齐王后有个怪癖,就是最见不得身上有疤痕之人,据闻有个宫女就因此而被她杀了。若是被她见到我额上这样,不消说要杀我至少也会大煞风景。如果因为这样而使会盟不顺大王一定会怪罪咱们!”

“真的吗?”落尘似信非信:“你听谁说的?世上还有这等奇怪之人?”

仲姜悄声道:“反正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等下你一人前去,就说礼器全是你这边承办。其他官员并不知咱们轩里的分工定也说不出什么。若是她问起你的玉握为何有齐国之风你便说你父曾在齐国游历,与大师汝发有数面之缘,她便不会再疑了。”

“好吧!但愿你说的话都是实话!”落尘面带疑惑匆忙而去。

待落尘走远,仲姜一口气跑到半山腰才自站定。眼下落尘已去还不知会不会露出马脚,为防身份被揭穿我是不是现在就要逃?不行!我不能这样做。否则整个紫湘轩还有宁叔、落尘及上士大人都会受到牵连。按照律法这不仅仅是吃官司那么简单,而是一条条鲜活的人命!她越想越怕只感脚下无力慢慢地走到一个山洞之中让自己冷静下来。

时近晌午天气正热而洞中却幽静凉爽,仲姜只觉身上冷汗淋漓浑身在微微发抖。

“家族被灭的冤案还没有查清我不能认命!爹,你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雪儿闯过这一关!”她背靠冰冷的岩石心中默念。倘若我真的死了最对不起的人应是楚童吧!他本来可以和瑞香姐姐有一个很幸福的结局都是为了帮我才毁了这一切!还有张婆婆母子也是因为我才丢了性命。我怎么会连累到这么多的人?是不是真如玄一大师所言,雪隐便是血隐,我天生便是个不吉利之人!幸好姬昕没有娶我,否则定也会被我所累!混乱的思绪在她脑海之间恍恍惚惚交替着,她靠着岩石竟在不知不觉中迷糊睡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