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一一五、尴尬的一幕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685 2013-04-23 09:43:19

  直到被凉风冻醒她睁开眼来已是夜色降临,这几个时辰下来没有人前来搜寻是不是预示着落尘已顺利过关呢?她翻身而起信步跑出洞外。

“姜雪!——姜雪!”远处传来落尘焦急的呼唤,仲姜唯恐有变不敢大声回应,她悄悄地寻声过去,只见落尘一个人正在小径上四处寻找她。

落尘心焦的样子一点不似做作,“在这里!”仲姜心中一喜悄悄地跑到他身后大声回道,吓得落尘差点跳将起来。

“唉!你怎么到处乱跑?这里常有野兽出没,若出事了怎办?”见仲姜双臂环抱在胸前,落尘脱下外袍充满怜爱地披在她身上。

“快告诉我齐王后赏了你什么?”仲姜急于想知道召见的结果。

“咱们先回去填饱肚子我再慢慢告诉你!”落尘不由分说拉住她的手往山下走,一阵暖意传来,仲姜突然感觉落尘温柔起来也是一位挺吸引人的男子。

虽已近夏日,但夹谷山的夜晚凉风习习很是舒爽,难怪鲁王要将会盟定在这里。仲姜从驿馆中出来看着满天的繁星心情极是舒畅,回想起落尘刚刚给自己描述见齐王夫妇的情景她不禁失笑。

落尘绘声绘色的讲完之后满面钦佩地问:“那个齐王后耳上缺了一块确实难看,难怪见不得身上有疤之人,可你又是如何得知的?”

仲姜奇怪自己离开齐宫时郭后耳上并无残伤,想不到自己信口胡言还居然歪打正着。

“因为女人的心事只有女人了解啊!”仲姜托着粉腮回答,能够安全脱险她心情极好。

落尘看着灯下那张灿若朝霞的脸突然有一种想捧在手心亲下去的冲动。

这些年他一心执着于复仇极少想到男女之事,而仲姜的突然出现使他开始春心萌动。原来爱一个人竟然是这般美妙。而仲姜对落尘的心意却浑然不知,还是当兄弟一样相处。

夜深了,黑漆漆的山谷里除了偶尔传来几声兽叫真是静寂得可怕。

齐王夫妇与莫总管的现身勾起了仲姜的无限回忆。与诸儿、瑞香、楚童在齐宫之中种种欢乐往事一起涌上心头。不知他们现在过得怎样?

她悄悄地披衣起来打开门见整个驿馆在夜幕下除微弱的灯火就只有守卫四处巡视。

仲姜取了令牌走到星空下,巡视守卫见她有令牌在手查看片刻后挥手放行。

令牌是出发前由侍卫营的人发给他们的,她和落尘一人一块。

鲁国的令牌是按形制分为三个等级,圆形虎纹为一等由上卿一级人员出入使用。方形虎纹为中等,由太夫级以上人员出入使用。方形龟纹为三等由太夫以下级人员出入使用。令牌上还刻有隶属管辖标识,以方便查验。而仲姜手中的令牌为方形龟纹下角刻有小小的‘礼’字,意为礼制人员。

那齐王高夫妇住在何处呢?若是能想个法子与莫总管会上一面打听一下瑞香姐姐的消息那也是极好的啊!

此念一起不知不觉她竟已信步走到另一座园子中,原来这山间的行宫都是相通的。仲姜环望四处,见房舍层层叠叠环环绕绕不禁感叹这王室的奢华。

眼前这间园子里树丛甚密,房舍隐在其中仅仅露出点点屋檐。借着月色,仲姜穿过丛林老半天也没见一个守卫过来。

“这是哪里?为何没有守卫?”她刚心生疑念,便听到远处隐隐传来说话声。

“树丛边有人!”她警觉站住寻声望去,眼前竟是黑漆漆一片,只是隐约听到是一男一女的声音。待双眼适应夜色后这才看清在不远处的丛林中两位身着华服的男女正紧拥在一起。

那男的身材高大头束玉冠,面容看不清楚。那女子满头朱翠衣袂飘飘身形婀娜,仪态曼妙。

“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不用这么偷偷摸摸?这样的日子真叫人胆颤心惊!”那女子挣脱他的怀抱。

男子在她脸上轻轻一吻:“你放心,用不了多久那老家伙便会要传位于我。到时候我们就可以无所顾忌了!”

女子轻轻一笑声音柔媚之极:“你光知道哄我开心,这句话都听了千百次了。这世上也就我这个傻瓜才那么相信你。”

男子一把拉住她的手:“多少年了你可有曾见我对你有二心,眼下如此危险我还来陪你,有见过拿生命来爱你的男人么?”

“呸!”那女子娇笑地啐了一口心中却极是欢喜:“那也要到送命的时候才看得出来,前些日子是谁在悄悄纳妾?别打量人家不知道!”

“向天发誓,那些庸脂俗粉我一个也没放在心上!嘿嘿——生气啦?我就喜欢你这生气的小模样!”那男子将女子扑倒在草丛中,俩人纠缠在一起。

这一幕直看得仲姜粉面发烫,心中似有千万个小鹿乱撞。虽然她与姬昕也有过肌肤之亲,但眼前这情形却是从未经历过的画面,她羞得闭上双眼转身便跑。

“谁?”那男女惊得一翻而起,仲姜听闻往丛林中跑得更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