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一一八、有惊无险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380 2013-04-23 09:43:19

  过了一会,莫总管进得屋来:“鲁军已走远,我差个齐兵送你回去。若是有人问起,你便回复是我唤你前来讨教有关礼器之事。”

仲姜连声称谢走出房外,莫总管苍老声音在她背后响起:“我那孩子名唤莫楚童,师傅若有朝一日见到一位身形魁悟、相貌英俊且同名同姓的少年,那定是我那孩子。麻烦你转告他,干爹很好。还有仲姜挂念的瑞香姑娘已经给殿下添了一位世子。不过,你一定要告诉他们永远也不要回齐国!切记!”

“瑞香姐姐和殿下?”仲姜的脚步停下来,她不敢回头,她怕回头情绪会没办法控制。

“今日阴差阳错总算见到了总管大人,没有相认也不枉来这一趟。总管大人安好,瑞香姐姐还给殿下生了一位世子。虽然她没能如愿嫁给楚童,但最起码母以子贵可以过上舒适的日子!总算可以放心了!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们,大恩大德今生无以为报,来生必当粉身碎骨也要报答你们的恩情!”

眼泪滴在衣襟上,仲姜的心里却被那股浓得化不开的离别之情切割着,碎成片片——

一直看着仲姜的背影消失,莫总管才无力地坐在门槛上。他禁不住老泪纵横肝肠寸断:“仲姜!是你吗?狠心的孩子,你来就是为了告诉我你们还活着吗?”

从第一眼看到这位不速之客开始,他只想到一个人“仲姜”。而举灯看到仲姜耳后的那颗痣他更坚定了自己的判断。

清晨,落尘与仲姜梳洗完毕。护送礼器任务已圆满完成今日便要随大军启程回都城。

刚要出门时,却见驿馆门口布满守卫,进出人等全部要盘查令牌。

“刚听侍卫大哥说昨晚五公子居室有窃贼出入,现在正在追查呢?”落尘见她皱眉忙解释。

“哼!什么窃贼?明明是自己的私情被人撞破!”仲姜在莫总管房中时就已听出五公子岩珂的声音正是昨晚与女子私会的那男子。

那女子究竟是谁?五公子如此紧张显然是怕俩人的关系败露,难道那女子不是一般的身份?

仲姜摸向怀中,不禁暗叫一声:“糟了!令牌竟然不见了!难不成是昨晚掉在树丛中了?难怪他们今日要全部盘查令牌,估计是被那五公子捡到了。我没有令牌,便不能出谷岂不是会被他们发现,这该怎么办?”

仲姜努力要冷静下来,但此时已来不及跟落尘解释。她将行李往落尘手中一放:“你且先出去备车,我好象有个物什落在房中!”说完不由落尘追问便掩上门。落尘虽莫名其妙也只得依言外出备车。

透过窗子见大门外守卫盘查甚严,落尘递出的令牌守卫反复观看良久方才放行,她心里更是紧张。

若是被五公子知晓昨晚那人是我定会对我极其不利,可眼下该怎样逃离这夹谷山呢?突然,司马田与众侍卫出现在驿馆前。“有了,为何没有想到他!”仲姜眼前一亮。

齐王与鲁王的车队在蜿蜒的山路上缓缓地走出,终到出了夹谷山。鲁王夫妇与齐王高夫妇在谷口依依话别。

礼乐声中,仲姜在司马田车内眼见齐王高夫妇被莫总管及近侍扶上辇车。莫总管转头向黑压压立在一旁的鲁军阵中扫了一眼,虽然他没有见到仲姜,但他深信她一定会在哪个不起眼的角落默默地送自己。

仲姜放下车帘,悲伤如蚁在蚕食着她的心。这一分别可能便是永别,不知远在百里之外的楚童得知这一切心情又如何?

车帘掀开司马田上得车来。

他递给仲姜一块令牌,“今日都在传言五公子房中失窃,不会真的是你吧!”

仲姜轻轻一笑不置可否,司马田又道:“现在已经出谷了,五公子可能还会不时盘查。你拿好令牌去找你的伙计,记住,回到都城后把令牌还给云冲!”

仲姜感激点头将令牌放入怀中,下车后直奔落尘的车队。

回途之中果然如司马田所料鲁军每日秘密盘查,好在她此刻已有令牌在身有惊无险回到都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