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一一九、故居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874 2013-04-23 09:43:19

  回到紫湘轩仲姜便为落尘向玉府请功,不日玉府诏令下来落尘护礼器有功加之得到齐王赞誉有为国争光之实故升为副管事协助仲姜。

落尘自此一改往日骄横的性情,刻苦钻研技艺时时放下身段虚心向老技师请教。

而他对仲姜更是时常相伴于左右言听计从,四喜看得纳闷不已:“大人一天有事没事向大管事汇报十次八次也就罢了,怎地眼神还透着一股温柔?”

“啪”话音刚落,脑门子被落尘重重的敲打一下:“少废话快干活去!今日若完不成这些活不许吃饭!”

四喜依旧挤眉弄眼:“自从夹谷山回来就不太对劲,莫非大人此趟有什么艳遇不成?”

此语正戳中落尘心怀,想起那日无意撞破仲姜的女儿身。落尘禁不住面上一热作势又要打:“还不快滚,小心抽你!”

四喜笑哈哈地跑开,仲姜远远见到他们主仆二人打闹虽不明就理心中也很是欢乐。

时间一晃便是好几月,在这期间宁叔常令老管家送些粟糕过来。落尘总是将最大块的留给仲姜,四喜作势要抢被他喝止。

四喜便嘟嘴恼道:“以前都是将最大块留给我,唉!偏偏这世上又多生出一种精怪来!”落尘奇道:“生了什么精怪?”

“马屁精啊!”四喜说完得意的哈哈大笑,众人听罢尽皆笑起来,落尘有些难为情的挠头看一眼仲姜,仲姜吃粟糕微笑不语,紫湘轩沉浸在一片欢乐的气氛中。

司马府的大花园内,老夫人正与仲姜在花丛中捉迷藏。

“规儿,规儿”老夫人边呼唤边在下人们的提醒下寻找仲姜,穿过几个花丛后还是没有找到,老夫人急了。

“你在哪里?规儿!”老夫人一把扯下花叶,在花丛中四窜张望。没有见到仲姜当即坐地大哭。仲姜躲在树丫上,看老夫人在树丛中上窜下跳慌乱失措的神情。想起自己的母亲琐顺当年在院中呼唤自己的情景。“老夫人虽然疯了都还知舔犊情深,我母亲若还在世该多么好!”

“娘,我在这里!”仲姜大喊一声从树上跳下来。

她的突然降临使老夫人破泣而笑搂住仲姜又亲又叫。

末了又极其疼爱道:“你跑到哪儿去了,全身都是汗!”说着掏出帛巾在她额上拭汗。

仲姜听话的一动不动任由老夫人给自己拭汗,与老夫人近距离相对时她第一次认真地打量她。老夫人略发福的脸庞依旧白晰细嫩,眼角边已然留下岁月的痕迹但依然掩不住曾经的美丽。仲姜突然感觉老夫人的面相竟然非常亲切,就象是自己的一位亲人。哦,对了!是母亲琐顺,老夫人和母亲有着一样的美丽的杏眼。

“玩着玩着就不见了,这个不好玩!想个新法子玩好不好?”擦完汗老夫人一把拉住她的手四下张望悄悄地对她说:“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那里有好多好玩的东西!”说完颇神秘的拉着她往花园里走。

仲姜被她拉着七穿八拐,花丛越来越密路越走越细。仲姜一看,下人们早已被她俩甩得不知所踪。老夫人回头见无人跟随得意拍手大笑:“哈--哈!那帮傻子终于找不到我们啦。怎么样?娘很聪明吧?”她一把拉住仲姜的手如孩童一般得意地问。

仲姜被她紧拽着穿越丛林约过了一个时辰终于停下,她禁不住感叹司马家真是财大势大连占地也是鲁国数一数二的。总算走到尽头才发现这里已非花园。拔开丛林的花枝乱叶,眼前是一处宽广无垠僻静的荒地,泥土鲜红,片草未生,而在荒地东边有一间破败的茅草房。看得出久未居人,呈现出萧瑟败落之相。

又是红土,和龙家堡的一模一样,难道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司马家种植‘梦魂草’的地方,仲姜环顾四处疑云丛生。

“走,去那里!里面好玩!”老夫人拉着她往茅草房跑。

推开破败的木门,灰尘迎面扑来。仲姜掩住鼻息与老夫人走进去。屋内正中有一间大大的厅堂,宽大的案几说明这里的主人身份不凡。往东面是一间小巧精雅的居室,精细雕花的木榻上还铺着高贵的丝质锦缎。旁边的梳妆几上甚到还放着玉盒与玉梳,看来这间居室的主人是位女子。纵观整个房屋外观虽不怎样里面陈设倒是华丽高贵,只是久未有人居住布满灰尘蛛网。

“规儿你看!”老夫人打开梳妆几下的抽屉拿出一支玉钗插在头上乐呵呵地问:“好不好看?”

仲姜连连点头,老夫人乐不可吱将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儿全翻出来。仲姜见尽是女子穿戴的饰品,从式样上看有些老旧但其质地考究,雕工精湛无一不是最精美之物。

这屋子里的女子到底是何人?看这陈设与用品分明是位高雅的贵族女子。可是她又为何又独自居住在这无人的角落呢?

老夫人将能戴能佩的把身上挂满后这才心满意足的嚷着往西边房里溜。

西边的房间却出乎意料的简单,里面无案无几无榻。墙上挂着一把铜剑,屋角有一副笨重的铜脚铐。虽然已有些年月,但那犹自在角落里发着冰冷的光茫。突然看到这个东西,老夫人似遇到恶鬼一般大叫一声悟头哭着躲在仲姜身后。

“不要,不要绑规儿!快跑!快——”她一边叫一边拉着仲姜往外跑。

俩人跑出屋外,老夫人还后怕不已。“规儿别怕!”她一边颤抖着一边搂住仲姜:“是他们不好,他们绑你,娘救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