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一二三、翠湖依晓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850 2013-04-23 09:43:19

  接连几日轩内紧急出货,均四处寻不到落尘,技师们不敢独自验收只好通报给仲姜。

“最近副管事早出晚归,轩内很少见到他本人!”技师们不敢再瞒全部以实相报。

他一定是被自己拒绝后面上挂不住,以落尘骄傲的个性不到轩里来是为了避免尴尬吧。眼下该如何跟他说清楚呢?仲姜不禁开始犯难。

此时刚好接到宫中指令,卫国使臣给鲁王敬献了一大批国礼。其中不乏奇珍异宝,因西王外出云游,鲁王特宣紫湘轩大管事入宫鉴宝。

仲姜等了半天不见落尘回来,只得自己亲自入宫。

鲁宫比起齐宫除了恢宏巍峨自又是一番景象,仲姜眼见所到之处见其格局与风格虽然不尽相同,但也是各有千秋。

在宫人们的带领下,仲姜步入鲁王正殿。迎面便见鲁王衣冠玉带正襟危坐。

仲姜自到鲁国还是第一次见到鲁王,只见他年纪约在五十来岁左右,身形微胖,白发长须老态毕现。而另一旁就坐的发髻向后高高挽起与鲁王年岁相若的华服老妇自然便是鲁王后了。在王后旁边还坐着一位年方二十的华衣女子,她发髻高耸,露出白晰饱满的额头,一双凤目盼顾生辉风情无限。秀肩披着一条薄如蚕翼艳丽披纱,将纤细秀丽的身姿展现得恰到好处。

“果然是各国美女皆有不同神韵,少时只知骊姬与宣姜是出类拔萃的尤物,没想到鲁国的女子也丝毫不逊色!”仲姜给鲁王及王后施礼后心道。

鲁王的声音极为慈祥,他简要说明宣她入宫的来意后令人呈上宝物。

仲姜一一细看宝物,大都是王公平日佩带之物。便逐一细说其质地与做工,鲁王及众人听得相当入神。

“真想不到姜大管事如此年轻竟有如此才干!实在是我鲁国之幸事!”鲁王夫妇赞赏不已。

“大王之前不是还得了件宝物,何不拿出来也让姜管事鉴别一下呢?”那华服女子含笑终于开口,眼神中却隐藏着丝丝挑衅。

“这声音好生耳熟,好象在哪里听过!”仲姜心中一怔!

“嗯,爱妃提议极好!”鲁王抚掌而笑:“快快将我的那杖‘翠湖依晓’拿出来给姜管事欣赏!”

不多时内侍们小心奕奕呈上一个巴掌大朱色雕花锦盒,鲁王轻启锦盒招手示意仲姜上前:“这是三年前西王在云游时无意得到的一件宝贝,他给取了一个雅致的名字叫‘翠湖依晓’,不过寡人却不知此物到底所谓何质地与何用处,烦劳姜管事说与寡人听听。”

仲姜揭开白帛,一杖通体湖绿呈圆弧状的宝玉令她眼前一亮。她轻轻将它拿起放在掌心每个角度对光细看。

这是罕见的雪山之玉,因在千年冰河之底,其玉石开采极为不易。仲姜面露惊讶之色细看顶部见有一微微小孔直通底部。她不禁开始微笑,天底下敢在如此宝贵的玉器上开膛的除了她的父亲汝发还会有谁?

“大王,此件宝物着实珍贵。它的质地来自雪山冰河湖底,千年难得一遇。更为珍贵的是它是出自齐国汝发大师之手,当年应是为齐妃所制。此物只此一件乃孤品也。真是恭喜大王!”仲姜双手一揖。

“哈---哈--”鲁王开怀大笑:“姜管事果然慧眼识宝,和西王所见略同。”

王后连连点头夸赞,那华服女子勉强笑道:“还要请问姜大管事,此物到底有何用处啊?”

“是了,这个声音与夹谷山那晚跟五公子私会的女子声音一模一样,难道五公子竟敢违备人伦勾搭自己父亲的妃子?”仲姜陷入沉思。

“对啊!如梨妃所言,姜管事能否知其的用处?”鲁王好奇道。

“敢问大王宫里是否有渗有香草的丝线?”仲姜问道。

“昨日才令人做了一些!这就拿来!”王后忙令宫人去取丝线。

仲姜手握香草丝线从玉器底端穿过再从顶端引出来,再结了一个精致的结呈给鲁王:“这是女子随身携带之物,可以挂在颈间或佩在腰间。因冰玉的寒性之质不仅可以舒活筋血其香草的味道还可以驱赶蚊虫,总之妙处甚多。”

“哦,原来此物为女子。那寡人留着也不太合适!不如--”鲁王边说边向王后与梨妃望去。

王后与梨妃情不自禁热切地看着鲁王,鲁王略一迟疑:“赐给王后吧!”

王后大喜,忙躬身谢恩。梨妃难掩失望之意当下强颜恭喜王后。

“此物冰清玉洁脉脉含香与王后贤良淑德的品性极为吻合,加之西王命名‘翠湖依晓’更是喻意大王与王后结发携手、相依相伴之情啊!”仲姜不耻梨妃与五公子的私情,对鲁王的决定情不自禁大加赞赏。

“好,说得好!姜大管事真乃青年才俊!今日寡人要重重赏你!”鲁王与王后闻言甚是开怀。

梨妃端起案上美酒,借华袖掩住自己如刀峰一般冷艳的面容,她玉牙轻咬鼻子里轻轻哼一声将酒饮了。

微醉的落尘回到紫湘轩夜已深了,而东厢房内灯火通明。这间房子本应属于仲姜,但她坚持要让给落尘。

“你怎么才回来?”端坐案前的仲姜神情严肃地看着夜归的落尘。这是自上次她拒绝他后俩人首次面对面。

落尘坐下喝了口水,准备往榻上躺。

“你还没有回答我!”仲姜厉声喝道。

落尘坐直身子皱眉看着她:“跟你有关系吗?你是我何人啊?”他的酒气狂喷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