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一、血舞狂沙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658 2013-04-23 09:43:19

  金秋来临,战地上的黄沙随着狂风卷起层层沙浪。这是士兵们最喜欢的天气,渐离了燥热与蚊虫,伤口也没有在汗臭中继续发烂。兵营里大家每日紧张操练,随时准备下一场血战。

姬昕率联军的中年将领侯孝与年轻将军天佐视察军营。这次出征除齐国之外,鲁、宋、卫等国皆有出兵应战。其中以郑国出兵最多故而姬昕为联军最高统帅。

转眼间战事已打了大半年,凭着周朝与几国联军的兵力他们一鼓作气收复了好几个城池,但犬戎毕竟是蛮夷之邦尤其擅长骑兵打持久战,在他们没有彻底投降之前谁都不敢掉以轻心。

“前方这几日有什么动静?”姬昕问随行的将军侯孝。

侯孝三十余岁,身形魁伟,洪亮的大嗓门一叫唤几里地都能听到。他是联军中年一代里较为突出的将领,此次抗击犬戎入侵周王对他委以重任。

“这几日犬戎营门紧闭,探子暂未收到任何消息。”侯孝摇头。

特有的警觉使他止住脚步:“没有消息?前方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一旁英气勃勃的天佐回道:“统帅放心,我们收到消息犬戎近些年东西两大部落间纷争不断、动荡不安。再加上我们的人自小在犬戎长大,对当地环境与语言甚是熟悉应该不会有事。”

姬昕微微颌首,这个混入犬戎的细作对他们太重要了。

“你再物色几位通晓犬戎语言的人前去接应,一定要确保他的安全。”姬昕深知犬戎野蛮凶残,若是身份被暴露会折磨得九死一生丝毫也不为过。

天佐领命去物色人选,少时便有几位勇士乔装出发。

“轰————”一声呼啸,天边的乌云越来越厚。风沙瞬间铺天盖地,营地上旗子在大风中哗拉拉响个不停。

“统帅,入营吧!今天恐怕会有暴风沙尘!”侯孝的声音很快淹没在大风中。

姬昕冷静地环顾四周:“传令下去,立即着重兵屯守营前二十里地。此时的气候最有利于犬戎进攻!”

侯孝心中虽不以为然,但依旧传令部署。果不其然,呼啸的风尘中传来急报,前方发现敌情。

姬昕冷冷一笑拔出长剑,“他们以为我们汉人不擅长风沙中作战,却不知我这支金甲之师就是为战他们而生。借着这昏天暗日刚好可以杀个痛快!传令金甲兵迎头痛击!”

戴着金甲防护面具的郑军早已按捺不住杀敌的雄心,狂风呼啸中一场恶战随之展开。犬戎骑兵自恃对地形气候适应根本没有将汉兵放在眼里,这下为轻敌之心付出了惨重代价。待风停沙歇已是尸横遍野,血染黄沙,断臂残肢随处可见。犬戎的骑兵被打得狼狈不堪落荒而逃,联军们乘胜追击将犬戎赶至五十里以外方才清理战场缴获大量兵器马匹。

“我方伤亡共计二百零三人。敌方的死亡人数共计六百多人,此外我们还缴获了上等马百匹,皆是在我朝罕见的宝马。”候孝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几场硬仗下来他不得不对这位外表俊美的少年公子刮目相看。

“统帅,你自小在深宫之中怎会对犬戎习性如此了解?”候孝初见姬昕时,见他俊秀如玉以为这位王侯世子们只会赏花观鱼,未曾想姬昕打起仗来竟丝毫不手软。

姬昕擦拭着手中长剑,闻言挥剑入鞘动作极为潇洒利落。

“我曾随师父在外习武六年,除了苦学剑艺便是研习兵法。而凑巧我师父风痕子祖上是犬戎人,故尔略知其一二。”

“原来如此!”候孝禁不住暗自感叹:“舍得让这千金之躯在外面磨砺六年,这郑王果然不同其他王侯。”

姬昕放下长剑翻开阵亡的士兵名单,心中一片黯然。这一场战争虽然赢了但也牺牲了上百条生命。或许家中的妻儿还在翘首企盼着他们平安归来,有的甚至还会提前给他们缝好冬衣。谁知最后盼来的只是竹简上冰冷的名字与少得可怜的抚恤。一个个家庭就这样因残酷的战争而支离破碎了,他们心爱的女人后半生又该如何度过?

如若雪儿嫁我,有朝一日我战死沙场那她又会何等凄惨?想到此处,一种无法比拟的心痛从心里漫延。

“先好好安葬他们,记得为他们请功多奏请些抚恤!”除了这样他也想不出更心安的办法。

“那批宝马又该如何处置?”候孝是位爱马之人。

“即刻送入镐京敬献天子吧!当朝赢大夫祖上不是训马之人吗?有了这批宝马,天子定不会让赢大夫闲着!”候孝心领神会哈哈大笑而去。

待候孝走后,姬昕倒吸一口气剑眉微蹙。此时,他的手臂上鲜血已浸红了衣袖。还好那些野蛮的犬戎兵器上没有抹毒,否则他今日恐怕凶多吉少。

“统帅,你受伤了?”正入帐中的天佐发现后大声惊道。

姬昕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声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