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三、悲情迷雾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662 2013-04-23 09:43:19

  “有人还活着!!”仲姜紧张得心都快蹦出来了。

寻声过去,发现刚才那双手正慢慢举起来。那是一位犬戎装扮的士兵,年纪约十八岁,他身中数刀,浑身血污、因失血过多至脸如白纸。

“我是——天朝人!”那人气息微弱,声音小得他俩将耳凑近才听清楚。

仲姜听他汉话流利当下深信并非谎言:“你伤势很重,这方圆几十里看不到一户人家,我们可能没办法医治你!”

楚童只得取过水囊给他喂了些水,那年轻士兵饮后双眼才略有些神彩。

“没关-系!”他干裂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我--叫赢--荣!是当朝赢仲大夫的儿子。俩位请--帮我将--此物交给--侯孝将军--?”他边说边扬起手,仲姜见他食指上带着一枚黑色指环。

“你想要我们将这个指环交给那位侯将军?”仲姜问道。

赢荣微微颌首,闭眼稍歇息片刻后示意楚童取下指环:“再往前百里去晋阳,烦请禀--报将军---小心天佐,合谈--万---万不--可去!”说完头一歪倒在楚童臂弯中。

“赢仲大夫的儿子为什么会被犬戎人追杀?难道他是细作?”仲姜见他旁边横七竖八躺着死去的犬戎士兵。

“嗯,有这个可能。他的刀法不错,这些人应都是被他所杀。可是,谁又杀了他呢?”楚童仔细看他的伤口:“这种刀法似乎比他的更快更毒辣。”

仲姜将他面容上的血污清洗之后发现还是位清秀俊美的少年。

“楚童,你有没有觉得他很面熟!”仲姜仔细端祥后突然道。

楚童看了又看:“似好象在哪里见过?不过我们从小到大没结识过赢姓的人,想是有长得相似的人吧!”

此地荒无人烟,俩人只得将他就土安葬。仲姜细心地在墓地旁做了记号,方便日后赢仲大夫找寻。

仲姜打量手中这只青铜材质的黑环,从颜色与光泽上看这只黑环已有一定的年限。通体的神兽花纹,更可看出这只黑环的主人不是常人身份。

“这只指环代表什么意思?是身份还是另有所指?”仲姜自语。

楚童将指环戴在食指上,“他不是让咱们去找候将军吗?只要见到了迷就解开了!”

仲姜点头:“赢荣说小心天佐合谈万万不可去,看样子犬戎一定想借合谈之名设下陷井?”

“刻不容缓我们必须马上赶到晋阳给侯孝将军送信。”

风沙吹过原野呜呜作响的声音如泣似诉,荒凉的集市被重兵把守,屋顶上插着的白狼图样的旗子迎风飘展,城中间停着一辆华丽的马车分外显眼。

城中站满了被犬戎士兵驱赶的汉人,他们满面惊恐地看着马车前一脸横肉身材彪悍的统领,尤其是他手中的那把寒气森森的狼头大刀更是让人不寒而粟。

“全部都来了吗?”统领问士兵,士兵点头称是。

那统领满意地扫众人一眼转身凑近马车前禀报,半晌后车帘掀起一位年方十六,高眉深目,肤色白晰的戎装少女走下车来。她身着北蛮兽毛盔甲,头戴兽皮帽子,两只大辫上叮叮当当挂满形状各异的骨饰。

“满城都搜过了吗?”少女问统领,统领点头。那少女手握腰刀,神色凌厉地扫过众人,人皆被她气势所摄大气也不敢出。

“听着,前几天我们收到情报。有汉人的细作就潜伏在这个城里,如若无人举报,你们全部都要陪葬!”统领的声音杀气腾腾。

众人吓得大气也不敢出,有些孩童将脸捂在母亲的怀里不敢再看。

少女逐一扫过,人人不寒自粟。

“你,出来!”少女抽刀指着一位二十来岁的壮汉。怀孕的妻子吓得将头埋在他怀时里紧紧抱住他不让他动。

“听见没有,出来!”犬戎士兵凶狠拉搡。

那壮汉安抚地轻拍自己的妻子,然后静静地走出来。

少女握着弯刀踱步到他跟前,俩人目光对峙沉默不语。“丝”一声响,众人还没看清,只见两团光影交错闪过。

那壮汉的身子已跃上半空,而少女的刀如弯月,冰冷的刀锋发出阵阵寒气。

杀气,瞬间弥漫在整个集市上空。

“哼!休想骗过我眼睛!”少女娇喝一声,弯刀在烈日下发出七彩炫光,众人只觉光影所到之处眼前一片刺亮,根本看不清那少女的招数。

壮汉双目被光影所剌激,几乎睁不开眼,十几个回合下来渐落下风。

“看我怎么陪你玩!”少女手起刀落,“哐”弯刀被铁棍截住,少女抬眼一看正是那怀孕的妻子。

“要不要一起玩?”少女挑衅地扬眉。

旁边统领预挥手示意士兵上前相助,少女冷眼一瞪。

她虚晃弯刀收回胸前:“滚开!我要杀的人从不要别人帮手!”

一阵炫光闪过,孕妻的肚子破了,天空中飞起无数棉布碎片。几个翻滚下来,

发髻散开原来是位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