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一二九、我是仲姜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603 2013-04-23 09:43:19

  连日来老管家与四喜变卖了宁府众多产业准备凑钱营救落尘。

楚童将转让奔月楼的钱财一并交给他们,四喜接过钱感动不已嚎淘大哭。

“先用这些钱财托人去牢中通融,最起码可使他少吃些皮肉之苦。在此案还没有最终定罪之前,也许还会有一丝希望。”仲姜与楚童安慰老管家与四喜。

那日她在牢中虽应允落尘会想办法让他见宁叔最后一面,可是那只是权宜之计而以,其实她心中一点把握也没有。在这个敏感的时刻有谁敢冒天下之大不讳来帮他们。连上士大人都开始躲得远远的,有事只让玉府门人传话。仲姜的情绪低落已到了崩溃之边缘。而偏偏在这个时候连七爷也不在山上,仲姜眼望山峦,有一种恨不得跳下去的疲惫。

奔月楼已经易主,楚童搬到了宁府偏院与老管家一起照顾宁叔。

“应该就是这两天了!”老太夫悄悄地对仲姜等人说:“你们准备后事吧!”老管家与宁府下人闻言流泪不止,极希望宁叔可以见落尘最后一面。

“我去一趟司马府!”敌不住众人期许的目光仲姜步出宁家大院。

刚出门口便见瑞安等候在一辆马车旁。

“大将军在老地方等你!请!”瑞安躬身对她说。

还是那个钓鱼台,只不过司马田已经没有心情钓鱼。他身着孝衣腰束麻带,连日准备丧事神情很是疲惫。

见仲姜过来,他屏退左右。

“听闻大将军要守孝三年,怎才几日就出来了!”仲姜上前施礼。

司马田背手眺望远处:“生前已尽到该尽之责,事后何必纠结繁文礼俗!我也该放下一切重新规划以后的日子了。”

“难得大将军如此豁达,在下极感欣慰!”仲姜低首。

司马田转头瞟她一眼:“你不是一直想见我吗?怎么这些天反而闭门不出呢?”

仲姜摇头:“在下的确有事相求,可是大将军刚经历丧母之痛在下实在不宜打扰。”

司马田沉思半晌:“你还是想救落尘?”

“是的!”仲姜点头。

“为什么要救他?他若死了紫湘轩今后你一人独大,岂不是正好?”司马田看她的眼神凌厉十足。

“大将军久经沙场,克敌无数,难道您今天的功成名就全都是踩着对手的身家性命所得来的吗?”仲姜微笑问道。

“嗯,大半如此!不过,我也遇到过几位令我惺惺相惜的对手!”司马田神情稍放松了些,

仲姜长叹一声:“我想所谓‘不打不相识,英雄重英雄’便是这个道理吧!我与落尘同为紫湘轩的门人,虽然在名利上存在竞争关系,但我们肩上的责任却是一致的。”

司马田目光中露出一丝赞赏:“我救人一定需要一个理由,而你们都给了我一个很充分的理由。”他思索片刻后点头:“这次我决定帮你们!”

“真的?”仲姜又惊又喜:“那将军下一步将如何准备?”

“你不是一直怀疑落尘勾结五公子这件事有蹊跷吗?既然决定救人,我当然要查个水落石出!”司马田气定神闲地坐在案前。

在经历丧母这种悲伤的情况下他还能暗自帮我,大将军真是一位外冷心热的汉子,纵然你不是我亲舅舅仲姜也会敬你一辈子。想到此处仲姜心中一暖:“将军可查到有何蹊跷?”

司马田眉心微蹙探询地看她一眼:“证据是没有,倒是听到一个颇有意思的故事。只怕说出来姜大管事心里会难过啊!”

“只要能救落尘让他们父子团聚,再难过的事情对我来说也无所谓!”仲姜神情坚定。

司马田浓眉一扬:“当真?”仲姜点头:“当真!”

“好!”司马田微笑中充满豪气:“那你说上次在夹谷山令牌为何而丢?说实话!”

仲姜略做迟疑:“我无意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情,一时惊慌就掉了!”

五公子与梨妃之事现已满城皆知隐瞒已无意义,仲姜便将那晚之事一一告之。

“嗯!你后来去见了谁?”司马田紧问。

“当时后面有追兵,我分不清方向无意跑到齐国的莫总管那边去了!”仲姜说着不敢看他。

司马田嘴角一动:“你与莫总管素不相识,他为什么要救你?”

仲姜急忙摇手:“他不是有意救我而是五公子的人太过无礼!”

司马田不置可否却道:“五公子唯恐奸情败露,当晚全谷搜巡未果。回到都城后,查出那块令牌属于玉府。于是,他便盯上了你与落尘。五公子门下也不乏四海能人之士,不到半月你的户籍便被查出为假造。因为那日莫总管救你,五公子怀疑你与齐国关系。便令人去齐国打探消息,结果他知道了你便是私逃的齐王高妃子——仲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