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一三零、大爱与大义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441 2013-04-23 09:43:19

  “啊!——原来如此!”仲姜只觉如针芒在背,自己每日游走于市井之间浑然不知觉危险已悄然降临!

“他为什么不杀了我?这样不就省事多了吗?”仲姜疑道。

司马田冷笑:“他其时随时都可以杀你,不过他舍不得也不敢杀你。其一你是齐王高想得到的人,他若把你抓在手里将来还可以跟齐国谈条件。其二,他时常见你在我府里走动,以为我们之间有连带关系故不敢轻易下手。其三,他的确需要一批手艺精湛的人为他偷制礼器。几番思量之后,他将手伸到了落尘身上。”

司马田见仲姜陷入深思之中又道:“这些事情是我在密审五公子亲信时无意得知的,私制礼器一事落尘原本拒绝了他。不过,当五公子以你身份的秘密相要胁时他才被迫屈从。为了保护你既便东窗事发后他也未透露半个字,他的确配得上你如此竭尽全力的救他。”

那日落尘在牢中强调不后悔难道是指这件事情?我误会他攀权附贵原来他都是为了保护我。他口口声声帮五公子做事之日起便已将声名利益抛之脑后,可恨我还在牢中大义凛然训斥他无药可救。仲姜啊仲姜,原来一切都是因为你他才会到这般田地的啊!

“这几月我冷落他、拒绝他、刻意回避他。却未曾想到原来他心里一直在独自承受如此痛苦的煎熬。可恨的是我还骂他是个自私自利的人!”仲姜心潮如涌。

“五公子已死,关于你的身世一事我已处理妥当,相信不会再有人怀疑你。说吧!你还要不要救他?”司马田突然问道。

仲姜走到司马田跟前躬身伏地:“只求能救出落尘仲姜愿不惜一切代价!”

“救他便是与大王作对,这恐怕会陷我于不义。所以你与他之间只有一个选择。他若生,你则亡。你还想救他吗?”司马田定定地看着她。

是啊!无论如何都要有一个人去牺牲,这样对紫湘轩、对司马田才是最万全的。

“仲姜愿意接受,只不过我倘有几桩心愿未了,不知在我身故后大将军能否帮助达成所愿?”对于生死,她此时已不想再做太多考虑。

司马田神情淡然:“说吧!我尽量满足!”

仲姜甚是从容:“我乃齐国汝氏之女,八年前家族突遭血洗族中之人无一幸免。直至如今家父还背着与齐妃叛乱的罪名含冤于九泉。大将军门下能人甚多,可否查出真相证明家父与叛乱无关还家父一个清白。”

司马田眉心忽蹙:“这乃齐国之事我们实不方便插手,不过暗访倒是可行,若有证据我会想办法知会齐人!”

仲姜躬身道谢又道:“我有一位同生共死的好友莫楚童,他是我这几年的全部依靠。大将军曾在战场上与他有些过结,我希望您能不计前嫌将他安全送离鲁国。”

“是奔月楼的那个小子吗?”司马田微笑抚须点头:“我可以向你保证会亲自送他离开这里!”

“叩谢大将军,如此我便了无牵挂了!”仲姜伏地。

我马上快要消失在这个世界了,我们只能在下一个轮回里相见了?不知道往后每一个下雪的日子,你还会不会想起那个为你痴、为你怨、为你牵肠挂肚的我!

一股淡淡的忧伤从心里突然生起,仿佛有根丝线在牵扯着她的心。阵阵剧痛传来,她却不知该如何去表述——————

“你——确定没有其他的事了吗?”司马田探询的目光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

仲姜犹豫了一下,凄婉一笑流下泪来:“就算有那又怎样,都已经过去了!将军若有机会见到他,就只当从没见过我。尘归尘,土归土大家都清净!”

司马田沉思半晌后点头:“你的话我会转告他,不过,此时他应该无暇顾你。他正率联军与犬戎交战,目前胜负难定,要再见他估计也是三年之后我守孝期满了。”

他又上战场了,也不知有没有人照顾他?——我死后若能化为鬼魂日日陪着他定然极好。

“既然你已做决定,那明日你便去玉府自首吧!我会尽量安排你不受酷刑。”

司马田说完背过身去眼望缓缓向东的流水,他的神容平静淡然仿佛要发生的这一切与他没有一点关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