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一三一、生如朝露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649 2013-04-23 09:43:19

  “你自由了!快出来吧!”牢头解开落尘的枷锁挺羡慕地说:“也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捡了条命回来!”

落尘拖着受伤的腿,一步一挪地走出重重牢狱。

“少爷!!——”几声呼唤令他勉强睁开被阳光剌激的双眼四处张望。

“我们在这里!”四喜和老管家悲喜交集的跑过来与他紧紧拥在一起。

“我怎么突然放出来了,姜雪他们呢?”落尘环顾四望,不见姜雪身影。

“姜管事说已经查清楚你是冤枉的!”老管家拭泪把马车拉过来:“快快回府,老爷在等你!快——-”

落尘闻言顾不得满身伤痛,一个箭步冲上马车挥鞭往宁府驶去。

荒郊外,风声瑟瑟、秋叶飘零。宁叔的墓地与怜红相邻,到最后他总算与暗恋一生的爱人相依相伴。

宁叔是在落尘痛彻心肺一声”爹“的呼唤中离开的,那一口气撑着就是为了等他回来叫他一声“爹”。

泪从宁叔的眼角缓缓留下,他嘴角却挂着满足的微笑。多少年的切切思念、恩恩怨怨都只因有这一声便永远过去了。

落尘默默地斟上酒,叩拜之后深情地洒在地上。

“老头子,还是你厉害。生前我恨了你十多年,走了却让我记挂你一生!”落尘坐在他的石碑前含泪自语。

他解开丝帛包裹的简书,那是仲姜留给他的东西。

“落尘君,当见此信时,雪恐已与君阴阳相隔今生就要永别矣!

三年前与君相识、相争到相知无不历历在目锩刻于心。今得知君为我遇此难,雪感激涕零连日辗转反侧亦不能安眠也。

雪乃齐国汝氏之女,自幼得父真传,因家族不幸故而辗转流落鲁国。雪生平并无他志,只想将汝氏之技发扬光大重振门楣。无奈上苍弄人,命运多折,壮志未酬恐无颜见先祖于泉下矣!

今君技艺出众抱负亦远大,雪愿弃门户之见,留赠我父手绘‘玉工真籍’。愿君能勤勉不缀苦心研心助雪达成所愿。若琢玉之技能发扬光大世代流传,雪于泉下亦感激不尽也!。

生如朝露,渺如云烟!雪已离去,君莫挂牵!

姜雪绝笔

落尘展开那卷“玉工真籍”,上面记录的正是世间所有玉人梦昧以求的心法秘籍。

这个曾被自己视为眼中钉、令自己时时想整治、想赶走的她、一个天天梦想要打败的她、一个常令自己手足无措的她——真的离去了。

他幼时饱受欺凌,除了种下仇恨便以为这一生都不会再爱别人。直到遇见她,那颗仇恨的种子停止了肆意生长,他的心渐渐复苏有了一股融融暖意。

当他每一次站在她的身边总想呵护她的时候,他才知在不知不觉中她已走入自己的生命。

既便被她冷冷的拒绝,他依然视她若珍宝。五公子要毁掉她的一切,那他就用生命来捍卫!现在,她却用这种方式告诉他。他能为她做到的,她一样也可以为他做到!

他突然有一种坚持,这一生他再不会爱了!

紫湘轩大管事姜雪因参与五公子岩柯谋反未遂在狱中自尽的消息传遍全城。连日以来大家都在谈论着这件事情叹息不已。

“真是看不出来,表面斯文儒雅却还有那么大的野心!”有人说。

“不过话说回来,那姜大管事长得俊秀倒是挺招人喜欢,尤其是女人!”有人调笑。

“真是可惜呀!那么有才艺的人怎么会和五公子同流合污呢?太可惜了!”也有人叹息。

“滚!你们他妈的全是胡说!”一位醉汉推倒桌椅指着那群闲谈的人:“你们这群吃饱了没事干的人整天就知东家长西家短的说冤枉话!好好的人都被你们这帮乱舌头给毁了!给老子有多远滚多远!”

“轰隆”几声响过,堂内的桌椅尽被打翻。众人吓得抱头鼠窜,一时之间全都呆住了。

四喜闻讯赶来,只见落尘坐在满屋狼藉的地上仰天狂饮哭笑不止:“生如朝露,渺如云烟!雪已离去,君莫挂牵!哈---哈--哈!你以为——什么都是你说了算吗?”

“给我起来!你这个没有出息东西!”四喜不知哪来的勇气,冲过去一把拎住落尘。

“你想姜大管事白白为你送命吗?”他一把抢走落尘手中的酒壶“啪”地丢在地上。

“别忘了,她还在天上看着你!看着你为了她把紫湘轩管好,把汝氏的手艺发扬光大!你若真心待她,不是靠打骂才可以堵住众人之口。你完成她的遗愿才会让那些凡夫俗子们闭嘴!你知道吗?”

四喜激动地将他一把拽起:“给我回去,从今天开始。我不再是你的小跟班。我是姜大管事派来的监督人!”

“放心,会过去的!只是现在,你就让我尽情的难过吧!!”落尘垂下眼帘,泪水应声而落。

“回去!我跟你喝。我陪你一起难过!”四喜握住落尘的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