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四、狼烟杀女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762 2013-04-23 09:43:19

  少女冷笑:“假扮孕妇蒙混过关,周人真是无所不能!”

那俩人齐齐跃起,合力冲向少女。

一团血光喷过,没有任何声音。刀锋快得不可思议,壮汉的咽喉突然崩开血流如注。

“大哥!”假扮怀孕的男子痛楚哀叫举棍猛扑过来来,一道剌目的炫光闪过。众人还没看清只觉脸上一凉,那人就已跪倒在地,喉中鲜血似泉喷到衣襟与手上。

“公主的刀法真是出神入化!”统领与士兵们惊呆了。

少女吹吹刀锋,因为太快上面竟滴血未沾。她还刀入鞘:“全力搜索周人的余党,今日起关闭城门屠城三日,宁可错杀一万也不放过一个,烧!”

“烧”字刚落音,她便已入车中。

一股浓烟冲天而起,悲惨的哭喊声,嘶杀声此起彼伏。

“屠城了!不知又有多少百姓死于犬戎之手!”仲姜与楚童策马在城外远远望着心潮难平。

“恨不得立时冲进去,杀了这帮心狠手辣的畜生!”楚童猛擂树干恨恨不已。

“如果不穿过此城,就没法带信给侯将军。若是联军中计还不知会有多少次这样惨绝人寰的事件发生!”仲姜悲愤不已。

“犬戎在大运城屠城三日,所有消息都被阻断了!我们的人估计已凶多吉少!”一连几日没有收到线报姬昕与侯孝开始有了不祥的预感。

“那合谈还要不要去?”侯孝问姬昕。

姬昕手握犬戎来使递来的要求合谈的书信蹙眉不语,眼下仗已打了将近一年,伤亡人数各自不少。若能停止战争使老百姓得到休养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可是犬戎合谈的真意与诚信又有多少呢?

“朝内的意见如何?”姬昕想了解天子的意见。

“朝内大多希望尽快合谈结束战争!”侯孝递上刚收到的周王手谕。

姬昕展开看过后沉思良久:“既然如此你我兵分两路,我与天佐带人前去合谈。你率重兵随后压阵。若有任何风吹草动,不要顾及我们。”

“统帅,还是让我前去合谈你压阵后吧!”候孝自动请命。

“眼下人选之中只有你侯将军才最合适压阵,我联军将士就全部交给你了!”姬昕紧紧握住他的手。

侯孝忧心摇头:“犬戎指定让你前去合谈,恐怕其中有诈。万一有什么意外,我们怎么跟郑国公交代?”

姬昕深邃的目光移向远处,他的心情沉重而复杂。

“我是姬姓后人也是一位军人,护国为民、冲锋陷阵本就是我的天职!”

“可这次不一样!对手实在太强了!这次来合谈的人是犬戎白狼王东戎王那哈的侄女扎纳。”侯孝神色非常凝重。

姬昕眼中露出些许不屑:“一介女流有什么强大之说,将军过虑了!”

侯孝摇头:“统帅有所不知,这位扎纳是西戎王胡哈的女儿。自小的边漠受过特殊训练,年纪虽小武艺奇高,至今还没有人能活着走出她的刀下。”

姬昕不解:“我曾听说东戎王与西戎王不和,为何这扎纳公主却为东戎王那哈效力?”

“曾听朝内赢仲大夫说起东戎王那哈与西戎王胡哈之间的恩怨,那哈与胡哈同属白狼王之子。白狼王死后其部落势力一分为二,东部联盟共有三十个部落推举长子那哈为王。而西部联盟也有二十来个部落要另举次子胡哈为王。相争不下,只好将领地一分为二各自为王。东部那哈称为东戎王,西部胡哈称为西戎王。

二十年以来两联盟之间长年纷争不断,双方死伤无数。八年前,胡哈心爱的王妃寿诞,那哈以贺寿为名重兵入侵攻占西联盟。胡哈无奈只得主动归顺尊东戎王那哈为长才结束了内战。

那哈没有女儿只有三个儿子,西戎王胡哈归顺后他带走了胡哈最宠的小女儿扎纳。名义上是东联盟公主,实际上是人质。八年以来,那哈通过种种手段已把她培养成自己的专属杀人工具。自她出山一个月以来,那些对那哈稍有不敬的小部落头领还没有一个活着走出她的刀下。”

“难道胡哈就任由那哈作作践自己的女儿?”姬昕甚是奇怪。

“西联盟为保全自己不得以才会归顺,自身难保的情境下胡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一步步变成杀人工具。”

众人听完一阵唏嘘,姬昕却饶有兴趣:“这位扎纳也算是身世坎坷,我倒想去会会这位野蛮公主了!”

侯孝思虑片刻,从怀中掏出半块羊皮递给姬昕。“这是临行前赢仲大夫送给在下的护身符,他说危难时刻拿出此物会得神灵所佑逢凶化吉。属下送给统帅,望统帅与天佐能平安归来!”

姬昕见这半块羊皮约手掌大小,上面用鲜血弯弯曲曲写了许多奇怪的文字符号,最下面还有暗红色的手印,只是年代久远已有些褪色。他本不信鬼神,但见侯孝一番诚意便谢过收入怀中。

“明日我与天佐率千人先行出发约十日后可到牧野,侯将军在东、西、南各分三成兵力驻扎牧野周边五十里。我们以旗为令,若为朱色将军则按兵不动。若为白色将军马上传令发兵,我们里应外合将他们歼灭在牧野。”姬昕手指地图周密地布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