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一二七、探监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972 2013-04-23 09:43:19

  阴暗潮湿的死牢内,昏暗得既使大白天也看不清人的脸。一阵阵发霉的气息伴着人体身上腐烂的恶臭弥漫在空气中令人作呕。

这里关押的都是重刑犯,每日都有不同的人拉出去受刑,惨叫声此起彼伏。

落尘趴在地上,他的手与脚上都戴着沉重的铜铐。鲜血已浸染透破烂的衣服,结成厚厚的硬块。这几日接连受刑已使他有种生不如死之念,文书将他的口供记好,又拉着他的手在帛布按了手印。罪已经定下来了,只待秋后他年轻的生命就将结束。

落尘轻轻懦动身体,立即牵动全身有如利刃在切割,他忍不住低声呻吟起来。

“叫什么叫!这么怕痛,他娘的就别犯事!”牢头走过来大骂。

“这位大哥,请关照一下!”有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一会儿牢头暧昧的笑声渐起:“既司马大人有照应,小的当然要给方便!不过时间不要太久,否则小的不好交待!”来人应允,牢头开了门放人进去。

落尘勉强睁开肿胀的眼睛,见到有个模糊的身影朝自己走来。

“落尘,是我!”熟悉的声音似从云端飘来-----,落尘精神为之一振。情不自禁紧紧握住仲姜的手:“你怎么来了?”

仲姜见他面容青紫肿胀遍体鳞伤,想起这几日定已受尽酷刑,心中一阵酸楚。她拭去眼泪若无其事对他微笑:“我来看看你!”

落尘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宁叔怎样?他没事吧?这一次老家伙恐怕又被我气得病倒了吧?”既便在死牢里,他还是不改嘴硬的本色。

唉!虽然话不中听,他心里还是最惦记宁叔---!仲姜心中甚是凄苦,可面上她只能安抚他:“宁叔屡次被你气坏早就习惯了!”

落尘放下心来,“姜雪,我这次怕是过不了这一关了。宁叔、四喜、紫湘轩就都交给你了!你要替我看好他们。将来我的魂魄哪儿也不去,就留在紫湘轩暗中守护你们。”

“你想活活把我们吓死呀!我看你还是努力做人好一些吧!”仲姜说完有意轻松一笑。

“别安慰我了!我知道自己犯了什么事!我也早知会有这一天!”他轻轻地说着。

“你知道!什么意思?“疑惑从仲姜的心头渐渐升起:“看来我从前骂你是个自私鬼果然没有错,既然你早知会有这种结果为什么还要跟五公子同流合污?”

仲姜越说心里越来气:“你喜欢权利,大管事的位子我可以让给你。你喜欢钱财我可以帮你去赚!可你为什么要选择这条路?害得自己白白的赔上性命!你知道吗?”

落尘看着她激动的脸,竟然幸福地笑了:“姜雪,你是为我在着急发怒吗?我突然发现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其实面对一些诱惑我有许多不屑,但也会有许多身不由己。可是,我不后悔!真的!”

“你!简直已无药可救!”仲姜冷冷地甩开他的手,落尘痛得轻叫一声。

“落尘,我今日来看你只想问你为什么要帮五公子私制礼器。说出来或许我们还可以想办法救你!”仲姜相信落尘不是那种随便犯糊涂的人,他一定有理由。

落尘摇头眼神坚定:“不要白费功夫了,我不会说的。在我决定帮五公子的那天就把什么功名利禄、什么理想希望全部抛之脑后了。我已经画押认罪了,不日便会上断头台。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帮我找块好地,风光一点安葬我吧!明年的这个时候记得在我坟头陪我喝上几盅。”

“住口!我不许你放弃!听到没有!”仲姜蹲下身来一把揪住落尘:“因为你还欠很多人的债,我要你活着慢慢去偿还!”

落尘迎着她殷切的目光,视线渐渐模糊起来:“就让我做一回赖帐鬼吧!下一世我再还好不好!”

“不能等下一世,你今生必须偿还!因为有些债再不还就没机会了!”仲姜声音渐低下来。

落尘反手一把拉住她:“是老头子吗?他被我连累了吗?快告诉我!”

仲姜含泪:“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其实他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这口气无论如何也咽不下,我想他是在等你。他想等你平安归来!宁叔生命垂危都没有放弃希望,你又有什么理由去放弃?”

落尘退后一步有些不敢相信“不——!他是恨我的。他一定是恨我所以才咽不下那口气!”落尘像个孩童一样哭出声来。

“他恨你!是的,他的确是应该恨你!”仲姜拭去泪水:“二十多年来,他用所有的包容与爱心去对待一个和他毫无血亲的孩子。而这个孩子却一直视他为仇寇,是谁都会恨?”

“你说什么?”落尘诧异地张大嘴:“你说我跟他毫无血亲?”

“是的,你是宁叔好友的私生子。当年那位好友一走了之让宁叔背了这个黑祸。为了你们母子,这么多年他被宁家人奚落与你误解都一一忍下来。为了什么?就是因为他曾爱过你的母亲,他要兑现许过承诺。可这些年你又做了什么?报仇、夺位、赶走他,甚至用最恶毒的语言去打击他!扪心自问,这些年你哪一件事不是在恩将仇报?”仲姜不顾他身上有伤拼命摇晃他的肩膀厉声责问。

落尘闻言僵在那里,无泪亦无语。身上的伤口开始流血,但他却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痛。而此时,他的心却象被人用铜杵戳穿了一样痛彻心肺。

“你若还有点良知就给我说实话,为什么要答应给五公子做那些礼器?”仲姜泪流满面:“难道你忍心看着宁叔在病榻前孤零零地没人送终吗?”

“啊——-”落尘大叫一声将铜铐重重地摔打在墙上,他哀求地看着她:“帮我想办法,让我见他最后一面!然后,我再告诉你为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