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二、赢荣与扎纳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2199 2013-04-23 09:43:19

  催命的马蹄声一路响起,一骑少年狂奔在黄沙道上。

“嗖”的一声,细如蚊音。马儿受惊高高跃起随即跪在地上再也起不来。少年翻身跳下马,见马脖子已被刀锋割开。

他立即抽刀环顾四处,“哗”沙土飞扬中,六位犬戎装扮的士兵似从天而降将他围在中央。

“百夫长,你匆匆忙忙想去哪里啊?”为首的犬戎人说道。

少年浓眉一扬:“我是汉人,当然要回到我自己的家。”

犬戎头领虎目一瞪:“我们曾经出生入死、亲如兄弟,想不到你竟是汉人的细作。你不仅仅伤害了我们的兄弟感情更重要的是还欺骗了可汗。”

少年闻言瞳孔一缩:“今天我们只为其主——没有兄弟,动手吧,我不怪你!”

“你”字刚出,刀已出手。快如闪电,身法飘逸。

少年虽然已被围困,刀法却丝毫不落下风。转眼已有四人死于他的刀下。

“好兄弟,你的刀法总是那么快!难怪可汗舍不得杀你!”犬戎头领定住身形。

少年摇头:“我今天必须要赶回晋阳!如若你再阻拦,我的刀就不认人了!”

“了”字刚落,刀光又起,几十招竟在瞬间而过。

“刷”少年身形一晃,血从下腹流出。

“我们今天就做个了断吧!”犬戎头领挥动狼头大刀。

寒光与火花四溅,又有两人倒在刀下。一动一静之后,荒漠中除了死去的人就只有他们俩人了。

少年的腿还在流血,裤管已被鲜血染红,他倔强的指向对手:“你拼不过我,让开!”

“那你杀了我吧!”犬戎头领的狼刀挥来。

“兄弟,来生向你陪罪!”少年大喝一声,手起刀落犬戎头领未做出任何反应已中刀。

少年转身一把抱住他:“为什么不出招?我说过今天没有兄弟!”

犬戎头领口吐鲜血瞪大眼睛看着他,“快——走!后面有--扎--”话未说完便在他怀中咽了气,少年悲从中来。

“啪”“啪”“啪”一阵掌声从背后传来。

“能看到这出兄弟情深的好戏,看来我这趟是来对了!”清脆的声音在耳旁响起,一位戎装的少女出现在面前。

她头戴狐皮帽子身着狼皮短甲,腰挂弯刀双手抱胸,面容冷俏地看着少年。

“你是谁?”少年警觉持刀站起。

“你不用管我是谁?我只知道你是我追踪了半个月的猎物!”她嘴角边露出一丝微笑:“想知道我是怎么对付猎物的吗?”

少年冷冷一笑:“我没有兴趣知道!”两刀快如闪电交合在一起。炫光一闪俩人身形穿梭而过,一阵剧痛袭来少年胸前“刷”的一道口子,鲜血刹时染红胸襟伤口深可见骨。

少女略带惊讶:“自我下山以来,能接住我十招的人不多,你是第一个!好!看在你刀法不错的份上我便陪你多玩几招。”

说完闪身扑来,身法怪异得无法想象。

少年左闪右避之间已被砍伤多处,鲜血浸透全身俨然已成血人。

“你多处要害受伤,身上的血马上就要流尽了,想必是回不了晋阳了!”少女收刀走到他面前得意地看着他。

“哼!你不就是想收回可汗与申侯的书信吗?它在我手上!不知你敢不敢过来拿?”

少年以刀持地,对手的刀太快太诡异了,他只能以这种方式诱骗她过来以搏最后一击。

见少年已无还手之力,少女毫不迟疑左手当胸抓来,少年侧身一闪右手手腕一转。“当”少女弯刀脱手,手腕脉门瞬间被少年扣住。少年冷笑一声,只要他稍用力少女的手腕便会折断。

少女气极,暗悔自己太过轻敌。她暗自发力于左手一掌推向少年,“丝--”少女袖口撕裂露出腕上古怪的疤纹,少年眼见略一犹豫。少女趁机脚尖从地上勾起刀柄,“噗——”弯刀直飞没入少年腹中。

少年闷哼一声痛楚的皱眉,他的手始终紧紧握住少女的右手。

“你--是--?”俩人的脸几乎就要凑在一起,少年打量着她眼神突然充满温柔,

“我是扎纳!”少女看着他的眼睛冷冷地从他身体里抽出弯刀。

血狂涌而出,少年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少女————

“阿荣,我把你的名字刻在手腕上,以后你就永远在我的生命里了!”少年耳边飘来八岁的犬戎小姑娘稚嫩的声音。

“扎纳!不能让你为我白白流血。来,按下手印!让我们向神灵起誓以后永远亲如一家永不侵犯!”少年咬破自己的手指在写满誓言的羊皮上郑重的印了上去。

“我们一人一半,等到我娶你的那天再合在一起!”少年将半张羊皮放在小扎纳的手上,小扎纳红润润的脸上幸福的笑容倾刻融化了少年的心。

“扎纳---扎纳”少年喃喃地念着,慢慢地松开手仰天重重地倒在地上————

“你是第一个差点使我认栽的人,也是第二个握着我的手的男人!就是死也值得了!”少女说完没有再看他一眼迅速跃上马离去。

日渐荒凉的路,日益稀少的人烟,一个大村落也见不到几户人。

“跑不动的就等死,能跑得动的都走了!”奄奄一息的老人对仲姜和楚童说。

“我老了,逃不动了!只有等——死了!”白须老人喘口气说完闭上了浑浊的眼睛。

仲姜环顾四望,宽阔无垠的土地上遍无人烟。而黄沙中不时散落的盔甲、断肢甚至腐烂的尸首无不说明这里前不久才经历一场大战。

热风袭来,一阵阵恶臭在空气中扩散,仲姜强行忍住但腹中早已千翻百涌。环顾四野,姬昕你在哪里?战场上刀枪无眼,你可千万不要出任何差错!

“仲姜,看这些死人的装束大都是犬戎人,难道此地已被犬戎占领?”楚童下马指着眼前横七竖八躺着五六具尸体,衣着装扮奇特,尤其是手中的利器上都刻有狰狞的狼头。

“好犀利的刀法!每个人几乎都是一刀致命!”楚童蹲下来打量死者。

仲姜默然无语,虽然她曾经历齐郑与鲁国的战征,但毕竟没有站在最残酷的沙场,没有亲眼目睹如此残忍的杀戮。

一股血腥味扑过来,“哇——!”终于还是没有忍住,仲姜跑到一旁呕吐不止。

楚童站起来,脚下却被绊住了。手,一双满带血污的手牢牢地握住了他的脚踝。饶他也算是习武之人,惊得汗毛立时便竖起来。

“救---命!——”声音微弱,那双手在他的一阵狂奔乱跳之下无力的松开了。

俩人惊魂未定,那呼救声又隐隐传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