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七、是你吗?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741 2013-04-23 09:43:19

  山野丛林露出几间茅草棚屋,屋内布置颇具外族风情生活用具一应俱全。

扁鹊入内室仔细观察着躺在地毡上的伤者,气息微弱手脚冰凉。

“姑娘还是杀了老夫吧!”扁鹊给他搭脉后背着药箱走出内室。

“站住!”少女挡在他前面:“为何不救?”

“此人三个时辰之后必死无疑,老夫无能为力!”扁鹊摇头。

“我不听任何理由!救他!否则他们全都要陪葬!”少女闻言指着外面的仲姜与楚童厉声喝道。

“你真是蛮横无理,神医都说活不了啦,劝你还是想想怎么去办后事吧!”楚童大怒。

“刷——”寒光闪过,楚童机警将头一偏,几根眉毛迎风飘下惊得他一头冷汗。

“想让我不杀人就要想办法!”少女冷冷还刀入鞘。

扁鹊沉思良久叹道:“二十年前我曾遇到过与他一模一样的伤者,经我努力救治也只多活了十个时辰。这些年,我一直潜心研究倒是有一个办法,不过还未曾试过!”

“不管用什么办法,我只要他活。若敢玩半点花样,一个也休想活命!”少女举刀扫过仲姜与楚童。

“他已伤及内脏,若不是有天山雪莲及贵族疗伤的灵草护体恐早已归西。不过想要救治他还需要三样东西!”扁鹊放下药箱。

少女面容微微一动露出钦佩之色:“果然是神医,只看面色便知有我族灵药护体。如此下来我更深信你可以救他!说吧,你需要哪三样东西?”

“看她如此急切,这位伤者定是她至亲之人!”仲姜暗自惴测。

眼下自己与楚童无意卷进其中,怎样脱身去送情报呢?

扁鹊打开药箱,取出针具:“若想救他需要天山雪莲、边漠血蟾及阴阳血三样缺一不可。眼下天山雪莲姑娘已有,另两样却是可遇而不可求之物。”

仲姜细听这三样东西不由暗叹:“这边漠血蟾倒还听说过,那阴阳血又是何物?如此说来此人还是等于不治啊!”

少女则喃喃道:“边漠血蟾是沙漠里极罕见的东西,不过倒是有人曾给我父汗供过一只取来便可,那阴阳血又是什么玩意儿?”

扁鹊抚须:“人体有阴寒与阳热之区别,这阴阳血是指需要采集一位体质至阴之人与极阳之人的血相混和做药引。这种人非常罕见千年难遇啊!”

少女闻言皱眉:“何为至阴与至阳之人?又如何采集阴阳血?”

“俗话说孤阴不长,独阳难支。至阴之人毛发罕有,既便有也是毛色如霜。至阳之人则刚好相反。找到这两种人后须使其交合。在三日之内采其血液,两种血液混合一体后凝固成丸与边漠血蟾一同服下。如此一月之后,才能促体内精气复元,内腑之伤方可渐渐愈合。”

仲姜听他说完心中暗叹一声,这不等于没说吗?问世上哪有这样的奇人与奇事。

少女显然与她一般心思,她沉思半晌脸色越来越可怕。

“三个时辰之内我又如何可以找到这两种人,看来他终归是救不活了!也好,将你们一起送到黄泉路上他也有个伴!”少女嘴角一动手慢慢地握向弯刀。

楚童忙靠紧仲姜,心想若万一她发起狂来自己拼死也要保住仲姜逃走。

“我可以施针保他三日倘有气息,请姑娘在三日之内必须将三样东西送到。若不然,他便没救了!”

扁鹊说完背起药箱走入内屋。

少女闻言将弯刀入鞘,“啪、啪”手掌连拍两下,那驾车的大胡子上来。俩人叽叽呱呱说了一大通,那大胡子恭敬点头而去。

仲姜虽不明他们的语言,但猜想她定是命大胡子去寻找这两样东西。

扁鹊在内室给伤者施针,三人在外面等候良久,突听内室一声惨叫。

少女一脚踢飞室门,三人冲进内室。

却见扁鹊正给伤者盖上薄被,而伤者气息渐变平稳。少女大喜,忙蹲在跟前查看。

仲姜与楚童则站在门边,虽然被少女挡住看不到伤者的脸,但看薄被盖住的身形应是位年轻男子。

“老夫已给他施针,刚才他已吐出腹中淤血,三日中性命暂时无忧!”扁鹊收拾好药箱道。

少女站起身来,从羊皮襄中掏出一串宝珠:“多谢!”口中称谢,语气却极为生硬。

扁鹊摇头:“老夫一生最好的便是钻研疑难杂症,毕生能少见生离死别就是功德无量了!”说完长叹一声走出室外。

楚童心中一酸:“看来没有救活承轩大叔一直是神医的心病啊!”

“你,去打些水来!”少女指挥楚童。

楚童怒目瞪她一眼,仲姜示意让他快去,楚童这才心有不甘拿了木桶去取水。

“你过来,给他梳头!”少女对仲姜道。

既然是她情人,为何她不亲自给他梳头?这可是个陌生男子叫我如何是好?仲姜略有迟疑地看着少女。

少女霸道的眼神一直看着她,仲姜顿时明白了。外族乃蛮夷之邦根本不懂得男女避讳之礼况且她可能不会给人梳头。

仲姜接过骨梳走到跟前,还没蹲下身子顿时呆住了,面前这张苍白冰凉的脸——

刹那间,胸口仿佛被堵住,仲姜只觉连呼吸都已停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