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十三、吉尔格勒之王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756 2013-04-23 09:43:19

  此情此景正合那哈心意,他连干三碗后站在席前豪气挥手歌声顿止。

“去年我侄子阿木尔勇冠全军抢得头羊成为我族第一勇士,今年又将是谁可以成为我们的吉尔格勒之王?我们犬戎族人有着虎的彪悍与狼的智慧,各位英雄们,打开你们的智慧与勇气,冲吧!”

“冲!”“冲”,人浪声声,群情激漾。

胡哈父子混在人群中甚是不忿,阿尔木悄声道:“吉尔格勒是我们倾尽全力拿下的,理应归我们西联盟所有,凭什么让他做人情?”

胡哈止住阿木尔,“你是族中的第一勇士,怎样丢的就怎么抢回来!”

阿木尔坚定地点头。

扎纳冷眼看看四周群情激奋的汉子们,对于谁得到吉尔格勒的土地、谁做第一勇士她毫无兴趣。

此时的她目光正好和胡哈交汇在一起,几乎没有停顿,她便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去。

“混蛋!”阿木尔轻声骂道。

鼓手们将鼓擂得震天的响,号角齐鸣之后那哈开始宣布此次抢头羊的规则。扎纳拉着姬昕的手站在一旁边听边给他解释。

“抢头羊是我们祖上流传的一个新年游戏,其实就是在边漠五十里之外搭起十丈高台,上面挂着一只彩羊。各部落各派族中最勇猛十人参与抢夺,这五十里之中要闯过三关。今年的三关分别是牛角、疯马和人梯。先辈们定下这个规矩其实就是借抢头羊之名奖励智勇双全的猛士。不过,今年有些不太一样,因为要争夺吉尔格勒的土地和宝物。所以那哈更改了规则,将头彩挂在了一个秘密所在,并且将参加竞争的勇士每个部落增加到一百人。”

“牛角、疯马与人梯是什么意思?”姬昕颇有兴趣。

“第一关牛角,是在十里之外的野牛滩上取得牛角上所绘的抢头羊的路线图。在一百头牛的角上只有十头牛角上才是真正的路线图,集齐了这十张图后才可拼出路线图。

第二关疯马,拿到路线后便去闯疯马崖,所谓疯马崖其实就是一个绝壁断崖。远看如天门中开,崖深万丈。有人骑马路过崖边连马儿都吓疯了,疯马崖便是由此而得名。如不能直接跃过疯马崖也可绕谷而行,不过路程几乎远了一半。这两条线路可由自己选择。

第三关人梯,过完疯马崖后几乎在每一个关口布满各部落的好手及机关。若战胜这些好手与机关找到头羊者便胜了!”

“三关下来损兵折将,这种游戏得不偿失。”姬昕摇头表示不解。

扎纳笑道:“第一关考的是智慧,第二关考的勇气与胆量,可能没有人会选择跃过疯马崖。至于第三关嘛才是武功的比拼,格斗时武器都没有锋口,谁身上染上对方的颜色便输了。”

“你的武功这么好为什么不去试一试?”

扎纳摇头:“先辈们的规矩,女人不可以参加!”

正谈论之间,有位随从端着大盆羊腿放在扎纳席前。扎纳不动声色,拿起小刀切割羊腿露出托羊腿的支架。那支架横七竖八,中间有几支赤色很是显眼组成犬戎文字:“抢”。

扎纳凝视片刻一刀下去,支架顿时折断散落满盆再也看不出来。

“父汗,女儿有个不情之请!”扎纳放下刀突然走到席中给那哈行礼。

“我的公主,你说吧!哪怕是要摘下天上的星星父汗都依你!”那哈心情十分愉悦。

扎纳走过去牵着姬昕的手:“请父汗准许赢荣代表扎纳参加抢头羊。”

众人听罢刹时安静下来,要知自古到今还没有外族人可以参与这个游戏,更何况今年还要相争吉尔格勒这块肥沃的土地。

那哈沉吟半晌点头:“父汗可以答应你,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如若胜出他必须成为我的驸马。”

扎纳含情看着姬昕,缓缓点头——

“哇哦!驸马!驸马”众人欢呼起来,只觉得那哈的条件真是太美妙了。。姬昕莫名其妙地看着众人围着自己与扎纳又唱又跳。

但看扎纳含情脉脉的神情他似已明白几分,“你愿意帮我抢头羊吗?我的吉尔格勒之王!”扎纳在他耳边大声说。

仲姜坐在马场草垛边无人的角落听见远远传来的欢歌笑语,那哈部落的所有人都在欢庆,连奴隶们今天都难得穿上自己最好看的衣裳喝酒吃肉去了。在大家眼中她是一个不会说话、语言不通性格又孤僻丑女子,谁又会在意她呢?

热情的鼓点不时传入她的耳中,扎纳与姬昕应正在欢乐地跳舞吧!美丽热情的公主加上英俊潇洒的王族公子。如果没有种族与这场战争,他们也算是很般配的一对啊!

他现在的记忆里没有我、没有宣姜、甚至没有靖琪,眼前只有这一位美丽霸道的公主!他们会不会日久生情呢?

还有九个月,只要第四颗药丸服下便大功告成了。若他无性命之忧到时候就想办法逃离这里!只要回到郑国熟悉的环境中他的记忆也许会慢慢找回来。

想到这里,她又莫名的开心起来。

“快过来!”马场边传来一个声音。

是自己听得懂的语言,汉人!这里除了自己与姬昕居然还有汉人?仲姜心头一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