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五、丘陵惊变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2253 2013-04-23 09:43:19

  号角响彻荒野的上空,排列整齐盔甲闪亮的骑兵在漫漫风尘中前进。

夕阳映照在金黄色的沙地上,泛出淡淡地光晕。

姬昕带领天佐等人穿行在一片丘陵上。

天佐将手中地图看了看,眺望远方道:“这片丘陵方圆六十里,今晚恐怕穿不过去了。这段时间连日赶路,人马困乏不如今在此安营扎寨,明日清晨出发如何?”

穿过这片丘陵牧野就在前方,算起来比正常行程提前了约二日。这是姬昕刻意要求的,这两日他们可以提前在牧野做准备。

看着疲倦的将士们,姬昕点头应允。

大家下马扎营生火,准备在丘陵过夜。

入夜后北风呼呼越刮越紧,这里的冬季比郑国来得要早。空旷的原野上北风肆无忌惮的吹着,营帐不时吹得阵阵作响。

灯下,毫无睡意的姬昕席地而坐吹起了玉箫。军营的生活是枯燥而无聊,一般情况下除了布置作战方案便是用这种方式打发寂寞长夜。

与鲁国交战的那次因为有她的相伴才使剑拔弩张的战场变得温情脉脉。时过境迁她现不知身在何处,他只能用这支苍凉的曲子化作切切思念。

一缕轻烟舞进营帐,箫声堵然而止。姬昕掩住口鼻警觉吹灭油灯,一个纵跃闪出帐外,帐前的守卫居然悄无声息的不见了。

守卫被袭自己竟然毫无察觉?姬昕心中一凛快速环顾帐前,天上除了冷月四周黑压压一片,营地的哨火熄灭了,居然看不到一位巡逻的士兵?

还有如此嚣张的迷烟!危险的信号从他心里升起,姬昕慢慢拔出长剑,依着帐营四周警觉查看。

一串怪笑在夜幕中传来似鬼哭狼嚎一般,倾刻笑声又从四面八方传来越来越近,漫过帐营渐渐围拢。

无数的戴着面具的黑衣人手握弯刀将帐营紧紧围住,为首的面具人握着弯刀指向他。

夜色下刀锋冷如冰霜印在姬昕脸上,照得他的眸子在寒月中闪闪发亮。

“刷”姬昕舞出宝剑,寒光闪过,一位面具人被斩在营前。

北风呼呼却抵不过剑气与刀相交的血光闪耀,层层包围的面具人越来越薄,而剑气越来越密。姬昕大喝一声,剑花闪过,黑衣人尽皆中招飞身倒地。

“天佐!你在哪里?”姬昕四处察看,此刻手下这些将士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除了黑衣面具人的呻吟营地一片寂静,将士们仿佛一下全部消失了不见踪影。

姬昕挥剑挑开天佐的营帐,却见天佐倒在血泊中。

“天佐!”姬昕顾不得危险冲上去将他抱在怀中。这么年轻的生命还没来得及张扬便嘎然而止?姬昕心中的悲伤超过了他对危险的警觉。

突然下腹一凉,而此时天佐的眼睛睁开了,他一个闪跃挣开姬昕的怀抱。

“对不起,不用这种方法我杀不了你!”天佐沾满鲜血的脸上充满是阴冷的笑意。

姬昕又惊又怒,用尽全力一剑将天佐逼退丈远。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姬昕持剑指向他,鲜血沿着腹中的短剑不断往下淌。

天佐冷笑从席下抽出长剑:“早在交战之前,我家申侯就已和那哈谈好条件。只要我们助他们拿下淆山之地就可以与与他们平分秋色。谁知,你们郑国多事坏了我家申侯的好事。”

“我们在那边的人是不是都被你出卖了?”姬昕得知真相心中悲愤不已。

天佐奸笑一声:“我不仅仅卖了大运城的人,甚至连东戎王身边的那个人也一起卖了!据说他已死在扎纳公主的刀下!”

“难怪犬戎如此肆无忌惮,原来是你---们这些败类!”姬昕气极攻心。

“我们故意诱你前去合谈,就是要在半路除掉你!你若不死,申侯又怎能与那哈谈妥条件。放心,我会及时帮你将朱旗发出去。只要候将军按兵不动,我们的计划便成功了。申侯有交待,不会让大公子白白牺牲。再过几日,郑大公子通敌而被我手刃的事迹便会传遍整个天下!哈---哈---”天佐发出一阵狂笑。

“哼!那我先灭了你再去找申侯!“姬昕狂啸挥剑,血雨化成剑气剌向天佐,天佐挥剑相持。

“哗!”营帐四分五裂,剑光下俩团光影快得不可思议。

一声闷哼,天佐脚上中剑翻滚于地。

姬昕脸色苍白汗如雨下,伤口裂开剧痛无比,他努力以剑撑地不让自己倒下。

天佐见他的情形,奸笑一声挥剑挑向他的腹部。姬昕失血过多,神智开始有些恍惚。见天佐的剑剌过来,他右手已无力挥剑只得翻身一闪。

“哗拉”腰带断开,小腹短剑被挑出鲜血喷溅。

姬昕只觉身子轻飘飘地飞到空中,摇摇晃晃---,很久也没有落下来。

神情恍惚之际好似有位少女正走过来,“雪儿!”他轻轻地呼唤,伸出手想握住她可是总是不够,慢慢地那个身影越来越模糊。

天佐走到姬昕跟前,用剑挑了挑没有一点反应。

“不亏是申侯帐下第一勇士,果然智胆双全”背后有人赞道。

天佐惊讶转身过来,夜色下一位少女手握着一把明晃晃的弯刀迎风而立。羊皮帽子下一张奶白色的脸,高耸的眉骨下一双充满挑衅的眼睛。一身狼皮盔甲更增添了几分野性。

“来者是扎纳公主吧?”天佐对她一揖。

“我本来想亲自动手与姬昕过上几招,想不到你倒给先办了!”扎纳走到姬昕跟前想看一看令那哈头痛不已的对手。

他仰天倒在地上,手向外张开。月色下惨白如帛的面容双眼微闭,剑眉紧蹙,嘴角倘在流淌的鲜血增添了另一种冷肃之美。

“我们申侯大人很有诚意与可汗合作,才会冒天下之大不讳杀死姬昕。和谈的条约大人都已拟好,还望可汗严守承诺!”天佐得意地笑道。

扎纳没有理会天佐,她的视线落在姬昕胸前。鲜血淋漓的外袍被天佐的剑划开,露出丝质里衣向外翻开,有样东西正高高地翘起。

刀光一闪,那东西已在扎纳手中。

天佐一看原来是侯孝给姬昕的那半块护身符顿时失笑道:“如果神灵真的有用,他就不会死于我剑下了!”

扎纳的脸色却突然变了,错鄂片刻的她立即俯下身伸手探姬昕鼻息,然后从怀中掏出白色药丸给他服下。

“扎纳公主,你不能救他!”天佐挥剑挡在前面。

“滚开!”她看也没看他一眼,给他止血后将他一把扛起。

“你要救活他,申侯和我都会死。你们还想不想——”话没说完,只觉咽上一凉。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都没有见到扎纳出手,怎会这样?。

“我现在就要你死!”扎纳淡淡地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