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八、血种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920 2013-04-23 09:43:19

  眼前奄奄一息的伤者赫然便是她日思夜想的姬昕!他怎会受重伤躺在这里?难道是我们送信已晚他已中计?这犬戎女子又是什么身份?她为什么会花这么大的心力来救他?

神医说若不治将活不过三日——!活不过三日!刹那间千万种情绪涌上心头,仲姜脑中一片混乱。

“你在干什么?”少女冷冷地眸子扫过来。

“啊!”仲姜收回心神,提醒自己切不可乱了分寸。

她轻抚姬昕的发丝,用骨梳给他慢慢梳理。手触着他冰冷的额头,感受着他浅浅的呼吸。巨大的恐慌与悲伤塞满心头,仿佛他随时会离自己而去。仲姜侧过身子背朝少女,她能把控自己的情绪却无法控制那双颤抖的手。

“你,过来给他擦脸!”少女见楚童拎水进来喝道。

仲姜抬头对楚童微使眼色,楚童拎着水走到跟前。与仲姜一样,惊得差点大叫一声。好在他已看到仲姜眼神的禁止,当下镇定自若的拧干帛布给他擦脸。

突然,手背上一凉,原来是仲姜的泪水。他立刻直起身子挡住少女的视线,仲姜装着拭汗偷偷抹去泪水。

屋子里面静得只听得到姬昕渐渐平稳的呼吸。

“你们出去吧,我要陪陪他!”待他们梳洗完毕,少女漠然挥手道。

偏院内童子正生火熬药,雪莲独有的香味弥漫在整个草屋中。扁鹊正提笔在帛布上书写采集阴阳血后炼制药丸所需的药材。

“师父,您不是说救命需要三味药材方可。眼下只有雪莲这一味,煎服有用吗?”童子问。

扁鹊抚须:“权当有用先服,至少可以多拖些时日。”

“师父,若是至阴至阳之人没有找到,这人会不会就没救了?”童子又问。

扁鹊搁下笔叹息:“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就是造一个阴阳血的人,不过又有谁愿意做那个血人呢?”

“造一个阴阳血人?”童子挠头:“徒儿这下听不明白了!”

扁鹊笑着摇头:“人体归根结底都是因血质的不同而有所区别,若以特殊方法暂时改变其血质便可采集阴阳血。只是至阴与至阳乃是极端,用这种方法太过冒险,若操持不当便会两败俱损。你说,当世之间又有谁会愿意去做这个血人呢?”

“大师,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房门推开,仲姜含泪迎头跪下。

扁鹊望着突然而至的仲姜不禁呆住了,仲姜拭泪:“大师可否借一步说话!”

漆黑的午夜,山谷寒风呼啸。山腰洞旁,扁鹊举灯拔开杂草仔细搜寻一阵后对仲姜说:“此处有形似七心草之类的植物,能不能引来血种就看你的造化了。”

他打开药箱,取出一个青铜盒子,里面装着刺鼻的粉末。他用树枝挑出一些撒在一株七心草上。

俩人屏住呼吸静静等候,时间慢慢过去而面前却没有一点动静。扁鹊白眉微蹙:“难道是这药粉搁置时间太久失效了?”

正疑虑间,那七心草叶子开始发黄渐渐收拢。“嗤--”的一声后,叶子开始冒出白烟,散发出一股刺鼻的味道。

“捂好,不要吸入!”扁鹊递给她沾了水的帛布掩住口鼻。

白烟袅袅散入山间,一盏茶时分草丛中传来“悉悉索索”声音。伴随着一股腥臭难闻的气味一道金光闪耀刺眼,一条遍体金色身长丈余约臂粗的赤金大蟒昂首而至。大蟒绕着七心草盘旋而锯,昂首吐舌神态甚是警觉。

片刻后,只听草丛中一阵响动。大蟒开始剧烈扭动,身子所到之处,草叶无不被压倒。仲姜细看,原来大蟒遍身沾满黑色的蜘蛛。那些蜘蛛体形微小在大蟒剧烈的翻滚之下死的死,伤的伤但依然源源不断往大蟒身上攀爬。大蟒显得异常痛苦,翻滚越来越激烈,最后竟将头部狠狠摔打向岩石上。而在此时,终于有只蜘蛛顽强爬上大蟒头部狠狠咬去,少时蜘蛛的身体开始膨胀越变越大肚皮圆鼓鼓似球形一般,黑色的身体逐渐变成透亮的赤色。待蜘蛛身子约有婴儿拳头大小时,大蟒剧烈挣扎后突然僵硬而亡。

扁鹊赶紧打开另一盒药粉在草丛中撒下,只听“嗤”的一声,所到之外那些黑色的小蜘蛛仓徨而逃。

那只已变血红的蜘蛛身子肿胀如球已不能爬行,扁鹊凝视片刻用帛布包住将其取下。

“吞下它!感到腹中似火焚烧时喊出来!”扁鹊递给仲姜。

仲姜没有犹豫,闭眼在一阵似呕还吐中将其吞入腹中。

刹时一团烈焰似从胸中开始焚烧。她只觉身子开始发烫发红,连皮肉也如要被蒸熟一般。一股焦味传来,她的青丝开始发扭曲发红,双目赤痛难忍,咽喉如被刀割。

“啊——”惨厉的呼嚎划破夜空。

“是时候了!”扁鹊取出蟒胆趁仲姜痛苦哀嚎时给她服下。

胸中的熊熊烈火渐被淹灭,霜雪冷冻突然而生。

“格---格”仲姜无法控制自己的关节在不由自己颤抖,她的身体正在逐渐发青而变得僵硬。

“因为至热至寒,做完血人你的身体可能会大受摧残。你的容颜会改,声音会变甚至还有可能说不了话,你也愿意?”扁鹊曾这样问她。

“是的,我愿意!”她坚定的点头。

霜冻已开始漫延到颈部,仲姜的头部已不能动。

“趁我现在还能想起你的时候多想想你,这样我便没有那么难受了!”无法控制的寒颤,仲姜想起与姬昕的甜蜜往昔。

“每年的雪季我都会为她心痛!”她耳边响起姬昕曾说过的话。

“如果有一天,你找不到我或者认不出我了请千万不要难过。因为这一切都是我自己愿意为你做的!”她对自己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