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二十二、东盟遗恨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2056 2013-04-23 09:43:19

  阿木尔很享受的躺在毛皮上:“你祖上是做马匹生意的,经常游走于边漠与周地之间。他们有一项绝技就是驯马,尤其是你父亲赢大叔。不管多烈的野马只要到了他的手上。抚摸几下,说上几句便服服贴贴。边漠上传言,赢大叔听得懂马儿的话。

我父汗仰慕他的才干俩人结为异姓兄弟,他怜惜你父亲孤寂一人常年在边漠,就送了一位西戎女子来照顾他,朝夕相处便有了你。

因你的血统有一半是戎人,赢大叔不敢将你们母子带回周地只能把你们托给我父汗照顾。我们三人自小相伴,西联盟草原就是你我和扎纳最快乐的家园。

白天我们在一起射箭、骑马,帮着你额赫一起放羊。晚上,喝着香喷喷的马奶我们跟你学说汉话。

本来以为这种快乐的日子会一直伴随着我们成长,谁也没想到在我父汗生日那天一切都没了。

那哈以庆祝为名伺机布重兵控制西联盟各部落头领,在大家的掩护下你父亲带着你逃走了。可是,你额赫还是落在东盟军手中。那哈借违反族规为名,用火刑处死了你额赫。并以各首领与我们兄弟的性命相要挟。

那哈提出三个条件作为交换,一是交出另外半颗‘狼王令’,二是削去西戎王号,东西合并唯他独尊。三、受降仪式扎纳的母亲伊林娜必须参加。

两兵相争我军本不至于完全落下风,不过因为我们的性命撑握在那哈手中,父汗投鼠忌器不得不投降归顺。

受降仪式那天,扎纳的额赫伊林娜姑姑陪同父汗一起出席。她亲手将‘狼王令’交给那哈。

伊林娜姑姑说,“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了,撤兵放人吧!”

那哈狂妄大笑,“我今天所做的一切无非只是想证明一个道理,人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伊林娜姑姑的脸刹时变得惨白,她退后一步,“这些年大家各自相安无事你为什么还放不下?”

那哈指着我父汗,“伊林娜,你睁大眼睛看看眼前这个男人,他有力量保护你吗?只要你承认当初是你错了,我愿意给你所有的一切,包括你日思夜想的吉尔格勒,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我父汗勃然大怒,“你想要的都已经给你了,从今往后整个边漠唯你独大。如果你还想侮辱我们的话,那既便是失去性命也要跟你誓死抗争。”

那哈“刷”地抽出佩刀指向我父汗,“你一个败军之将有什么资格跟我讨价还价。难道还有比今天更耻辱的吗?”

一直在父汗身边的扎纳冲过去冷不防一口咬住那哈的手腕,“不要伤我父汗!你这个坏人!”

那哈吃痛把扎纳一把拎住,“哪来的野种!”举刀就砍。

一旁的伊林娜姑姑奋不顾身护住扎纳,那哈的一刀正好砍在伊林娜胸前。

所有的人全部惊呆了,那哈一把抱住倒在血泊中的伊林娜姑姑问,“你是存心的吗?”

伊林娜姑姑痛苦的睁开眼,“你不能杀她,她是我----的女儿!”

“我已经把命还给你了,求你放过他们。”伊林娜姑姑指着痛哭失声的西联盟族人。

“如果有罪,那罪也是因我而起,就让我一个人全部承担吧!在要走之前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只有我们俩人知道!你且靠近些!”

也不知伊林娜姑姑跟那哈说了什么,那哈听完后脸色惨白抱着死去的伊林娜姑姑默然了许久。

“传令,削去西戎王胡哈封号,降为西部落统领。从今开始西联盟全部归入我东盟。撤兵!”

“还我额赫,还我额赫————”扎纳哭着冲上去猛踢那哈的腿。

“她是伊林娜的女儿?”那哈打量着扎纳:“很好!连性子也和伊林娜年轻时一模一样,我很喜欢!”

那哈抱着伊林娜姑姑的遗体对我父汗说“她们母女我都带走了,生不能成为我的人,死,我也不放过!”

姬昕暗自摇头,“那哈此人做事真是偏激得可以,上一代的恨不但不了结还要发泄在其女儿身上。”

阿木尔端起陶壶饮了一口水,眉间被忧郁紧紧锁住。

“那哈带走了八岁的扎纳,跟我们一别就是十年。我再见到她还是上月的结盟会上,额尔冬仗着夺位有功倚老卖老,连那哈的命令都置若罔然,那哈早有杀他之心。一语不和还没等任何人做出反应,她就出刀便杀死了额尔冬,其刀法之狠手法之快令人咋舌。

我这才醒悟她已不是十年前那个只会跟着我们俩屁股后面跑着跳着的跟屁虫,也不是坐在那哈马上哭着喊着可怜无依的扎纳。她已经被那哈培养成一名不折不扣心狠手辣的杀手。

这几月,但凡稍有对那哈不满之人,全部死于非命。边漠上人人自危,谁也不敢对那哈有个‘不’字。

我们心知肚明,这一切都是扎纳所为,痛心之余却无力改变这一切。

吉尔格勒人不愿意归顺东盟,那哈令我们前去征伐。可千辛万苦夺回的土地,那哈却故意将它作为人情奖励给抢头羊的勇士。

我们只有全力去争抢头羊才能保住吉尔格勒,因为我父汗答应过伊林娜姑姑,绝不能让祖业落在那哈之手。”

“你可曾想过这只是那哈精心布置的一个局,目的是以赛为名消灭各部落的精英。”

姬昕叹息,“这招釜底抽薪真是狠,你们不仅抢不到头羊,还要失去大量精兵。”

阿木尔长叹一声,“父汗决定参赛之前我们都曾提醒他,可是他执意如此,我们只有一切小心为上。想不到,扎纳竟然比那哈更歹毒。哼!决堤断水淹死那么多兄弟!”

想起在浊浪中哀号的生命,铁面男儿热泪长流。

“这次若能活着出去,我绝不会放过她——”

“扎纳为了骗取胡哈的信任,有意让我参加抢头羊。好一个决堤断水!为了达到目的,竟然置亲生哥哥与我的性命而不顾。”

姬昕有如万剑穿心,痛彻心肺。“说什么挚爱情深,永不相负。原来在她心中我只不过是一颗可利用的棋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