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二十五、青石遗史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2448 2013-04-23 09:43:19

  湿气渐渐弥漫开来,洼地的积水越来越多。走一程后白色的水雾似云似雾在眼前飘荡,雾水在头发与衣甲上凝结成水珠。

“听,有声音!”阿木尔停下脚步仔细听后大声道。

站定后他们凝神倾听,“哗--哗”的水浪声传来。

一阵狂喜顾不得道上湿滑顺着声音再摸索前行。

亮光骤然在眼前出现,迎面飞泻而下的泉水如一张水帘刚好盖住洞口,温热的水珠砸在头上和身上说不出的舒服。

穿过水帘眼前的山洞比先前的还要巨大,几道细流从突兀各异的岩石上方蜿蜒而下流入洞中央清澈见底的池中。池水周围环绕着形状各异晶莹剔透的石笋,在云雾缭绕的热气中若隐若现。从顶上的石缝中透出几丝光线映照在石笋上五彩斑澜晶莹夺目。

如梦似幻,恍若仙境---。

“水是温的!”阿木尔欢呼一声解开衣服跳入池中,羞得仲姜捂住脸躲到岩石后再也不敢出来。

“哈哈--哈”,她的狼狈令阿木尔开怀大笑,“好舒服,阿荣快下来泡泡!都快成泥人了!”

泉水清澈触手极是舒服,禁不住诱惑的姬昕也解了衣裳泡入池中。

肆无忌惮的打闹声在水花中荡漾,不绝的嘻笑感染着暗处羞得连大气也不敢出的仲姜。

在幽峡谷时她也曾见过他的裸身,高大匀称的身形,肌肤白晰润泽,他的身上几乎没有瑕疵。

每一次指尖触到他的肌肤她都抑制不住面红耳赤,而他则趁机占占嘴上便宜。

该死!我怎么会想这些羞耻之事。仲姜使劲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背将思绪赶紧放开。

阿尔斯椤山在边漠最北长期苦寒加上雪水的冲刷,这里的石头质地想来也必是上佳。不如现在细细查看一番,没准会有意外收获。

她匍匐前行一路看看摸摸,触手之处无不细润光滑,有些甚至无须开皮已熠熠生辉。

只可惜没有工具,这些原石若是开出来定会是罕见的美玉。

或许有一天战争停了,我可以带着若尘他们到这里来采集玉石。她一边想一边伸手摸到另一块石壁上。

这次,她感觉有些不对劲-----

“太爽了!以后要把这里当成我秘密的行宫!”阿木尔穿好衣服转过身来刚好见到正在穿衣的姬昕。

他的肤色与自己的黝黑成强烈反差,可能是重伤刚愈的原因,白晰得没有一点血色。光滑的后脊、宽厚的肩膀健硕紧绷一看就是练家子,尤其是后腰那道刺目的伤痕给本来俊雅的他增添了些许彪悍。

当视线划过他的左后肩,阿木尔立时呆住。直到上面仲姜“啊--啊有声焦急招手这才打断了他的思绪,他们飞快跃上岩顶。

仲姜跪在一旁轻轻的扫去岩石上的尘埃,石板上渐渐露出凹形的古怪图纹布满整个石块。

“火把给我!”阿木尔神情凝重的接过火把。

图纹符号形式粗糙,歪歪扭扭似图非字。其纹理深重,凹入颇深,可想而知镌刻者腕力非凡。这些图纹不知是何意思?

“这是我们犬戎的文字。”阿木尔凝神静气全部看完当火把照看石板上最后的几个符号时。

“青--狼--王--那罕!”阿木尔倒吸一口凉气:“原来大伯父一直隐居在这里!”

苍凉的字迹青黑的石板,看似普通的一段文字掩藏着一位失意王子的悲壮与辛酸。

“我乃白狼王长子那罕,因边漠篡位之争苟活隐居于此。感于世事多变壮志难酬特铭此文以警示后人。

白狼王一生纵横边漠,用了将近三十年的时间统一东西近四十个部落。而我有幸成为他寄予厚望的继承人,被册封为青狼王,代掌西方近二十个部落。

而这一切引起了二弟那哈的强烈不满,我原以为可以用自己的善良与亲情去感化那哈膨胀的欲望,却没有想到因为我的隐忍反而助长了他的野心与邪恶。

那哈以吉尔格勒土地权诱惑额尔冬,俩人私下结盟勾结东方二十三个部落首领暗中蓄势篡位。他们收买我们身边的近侍趁白狼王与我受伤之际在伤药之中下毒。

他利用萨林娜的感情诱她有意接近我获取消息,我们新婚之夜当晚白狼王与我不幸旧毒复发危在旦夕,愧疚的萨林娜这才说出真相。

由于宫内已遍布那哈与额尔冬的耳目,冒然处死那哈只怕反而会激怒他与额尔冬挺而走险。

白狼王几经思量强忍毒发之痛召哈斯高娃姑姑进宫假意喝酒叙旧,那哈与额尔冬的亲信绝大部份为东盟部落首领而西盟部落还在我们手中控制。

他与姑姑秘密商议将“狼王令”一分为二,一半放在宝盒中传给那哈执掌东盟,另一半交给胡哈与萨林娜掌管西盟。

将王权一分为二至少可以牵制那哈的势力以保全三弟胡哈一族为日后统一边漠留住一份希望。

鉴于我已身中剧毒恐命不能久矣白狼王建议暂由我替下那哈的罪恶,待胡哈日后根基稳定统一边漠后再公布那哈的罪状为我正名!

可叹边漠的第一英雄白狼王没有浴血在沙场而是饮恨于亲生儿子之手,姑姑悲痛欲绝她让萨林娜起誓,用后面的生命去赎罪。

尽管白狼王饶恕她的罪恶给了她最好的安排,但她的肉体与灵魂永远只能属于我。如果违备了,吉尔格勒的族人们将永远不会原谅她。

不堪伤悲的哈斯高娃姑姑在回去的当晚就自尽而亡。

第二天胡哈与萨林娜按照白狼王的部署顺利接管西盟粉碎了那哈与额尔冬吞灭边漠的阴谋。

我成了毒杀亲父企图篡位的罪人,在胡哈与萨林娜全力相助下才得以装疯逃过族人的杀虐隐身于此。

依靠萨林娜采来雪山圣莲与灵药三年后我终于将余毒逼出捡回了一条性命。

远离尘世间喧嚣与贪欲我享受着雪山的圣洁与清静,我开始反思征服边漠弑杀无辜的从前。也许,经历这场大变是我应该得到的报应。

那么,从今往后只要东西盟安好不再有战争,我心甘情愿在这里生活一辈子。

因为如果没有这些曾经的错,我也得不到萨林娜的真心。

只要她能时常相伴,既使在这里静静的老死也是值得的。

可是,这一次我已经等了很长时间,萨林娜再也没有出现。

记忆中她只有一次大病后让我等了很久,那一次她过来后答应我从今往后永完也不会再失约。难道她又病了吗?

我实在忍不住偷偷下山可得到的消息是她已死于那哈的刀下离开了人世。

我下山找到那哈,要取他的性命本来易于反掌。可是,我若杀了他边漠便会群龙无首,其他的部落定会趁机独立。

以三弟胡哈的能力根本无法平息战乱掌控全局,到时白狼王驰骋三十年打下的基业唯恐要四分五裂落入外族之手。

仇恨与族业之间我只能选择后者,而对白狼王与萨林娜的愧疚又使我心如刀割夜不能眠。

还好命运安排,扎纳终于来了。也许她可以帮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只有一切杀机与变化都蕴藏于无形之中才可以完成最完美的一战。

可怜的孩子为何要让你承受这一切?

萨林娜,刻完此文我们就能马上相聚了!

青狼王那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