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二十、绝处逢生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734 2013-04-23 09:43:19

  “难怪她平日不惧严寒,原来竟是位极阳之人!”姬昕万分诧异地看着这一切,没有想到貌不惊人的阿丑居然会有这么深厚的阳气。

阿木尔仿如置身在一片温水之中,暖意融融好不舒服。

“我还没有死吗?”渐渐苏醒的阿木尔睁开眼,突然发现自己正依在仲姜怀中。

外族于男女之间并不是十分避讳,“你是女人?”他慢慢坐直身子警觉的盯着忸怩的仲姜。

“她叫阿丑,是扎纳的下女!”姬昕忙解释。

听闻是扎纳的下女,阿木尔憎恶地拉住仲姜厉声喝道:“说!你为什么会混在骑手里面?你的主子到底想干什么?”

他指尖发力痛得仲姜不禁连声嘶哑的哀叫。

“放开她!”姬昕伸手反扣阿木尔手腕迅速将仲姜拉到自己身后。

“她若想害你为何还会救你?你连一位孤苦无依、身世可怜的哑奴也不放过吗?”

“终归还是大公子懂得怜悯!”仲姜揉着几乎要被阿木尔掐断的手腕眼望姬昕泪水差点就要掉下来。

阿木尔冷哼一声:“若不是多亏了我这个亲妹妹,此刻我们怎么会在这里等死!哼!她身边能有几个好人!”

“今天你的命是她救的,你信不信得过扎纳我管不着。可是,你要动她就要问我答不答应?”姬昕说完指尖欲要发力。

阿木尔眼望俩人,情知此时动手实乃下下之策,现今之计只求快些脱离险境方为上策。他思量片刻点头答应不再为难仲姜,姬昕这才放开手。

“现在我们要马上找到那棵天女木兰树才能穿过疯马崖。否则,不等追兵上来,只怕今夜便会冻死。”姬昕正色道。

“关于山上那棵神树的传说我也只是曾经听过,阿尔斯椤山神秘莫测悬崖密布,几乎没有人真正登上过它的山腰。”阿木尔站起环顾雪山。

“不是还有地图吗?”仲姜心想口中“啊-啊”有声,从袖中掏出地图摊在雪地上拼凑。

“对啊!有这个东西找出路自然容易多了!”阿木尔惊喜一掌拍在自己伤口上,情不自禁“哎哟”一声表情甚是痛苦,

三人蹲在雪地上将地图拼凑好,阿木尔紧蹙眉头对比着地形。

“你们看,以冰河为界,分别为东西联盟,背靠的就是阿尔斯椤山。冰河往后一点就是牛角滩,现在我们应该在这个位置上!”他指着图面上一处山崖。

姬昕见图面所画山脉、河流及区域很是详尽只是四处皆无标识又如何得知天女木兰树的方位。

“看这地图所绘之细,绘图者显然对阿尔斯椤山极为熟悉。既然这棵树是当地的神树,就没有理由不在地图上体现!”

仲姜拿起地图对比山中地形,远方山崖上一块形似秃鸠的巨大岩石出现在视线里。

“这块岩石形状好生奇特,看它孤立于云间与其他峰岩皆不相同。但凡世上独一无二之处,必有神秘所在。”

她再看地图上果然绘有此处,只是那块岩峰上还有一道似有还无的短短的黑线。黑线很淡,就象是被人不小心画坏了一样。

姬昕与阿木尔顺着她的意思反复查看,“这条黑线显然是被人有意添加上去的,莫非是意有所指吗?”

“去秃鸠峰看个究竟总比在这里等死好!”阿木尔提议。

三人整装前行,仲姜怕阿木尔体力不支示意让他握住自己的手以传阳气。

阿木尔略一犹豫已明白她的意思,想起自己早先对她充满敌意不由暗叫一声惭愧。

伸手相握只觉她的手又暖又滑,“想不到这姑娘长相奇丑却有一双如此嫩滑的小手!”

约傍晚时分终于到达秃鸠岩边,巨大的岩石如一只身披白袄的秃鸠峭立在山腰,似有随时准备飞下山崖捕猎之势。而在岩石的另一面一棵约五人合抱粗壮的大树正迎风而立。

斜逸弯曲的树干紧紧依附着山岩,树叶已凋零秃秃的树干上挂满积雪,远远看去与岩石如同一体。

阿木尔仰望大树又拍拍树干:“没错,这就是传说中的那棵天女木兰树!”

“此树与岩石相融,难怪起初我们不曾瞧见。若不是地图有这暗记,一般人的确难找到这里。扎纳说在树下有一个洞口可直通山外!”

三人跪下猛扒树下的积雪。

仲姜双手正热辣难忍触到刺骨的积雪有种说不出的凉爽快意。阿木尔抚着几乎冻僵的手指见她毫无寒意又是惊讶又是羡慕.

“快看,这块石可以推动!”厚厚的积雪清理完毕,青黑色的石壁出现在面前。

姬昕奋力推开,黝黑的洞口赫然出现。洞口在木兰树根部以下,径身狭小仅容一人穿过。

姬昕领头探路,阿木尔与仲姜掩好石壁后紧随其后。

洞中虽然一片漆黑却无寒意,三人摸着石壁慢慢前行。待双眼已渐渐适应洞中的黑暗时,隐隐看出这是一条狭长的通道。阿木尔突然惊叫一声:“啊!石壁上有个洞!”

他摸索一阵又兴奋道:“里面好象有东西!”

“你小心些!”姬昕忙回过身来与他一起取出,阿木尔细细触摸后喜道:“是火种,我们有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