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二十一、雪山洞天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698 2013-04-23 09:43:19

  “擦-擦”几道火星闪起,阿木尔打燃了火种,点燃了石洞上的油灯,幽长阴森的通道立时出现在面前。

“这里约每二十步都有灯口,看来是有人住过。”阿木尔边走边点燃通道上的油灯。

姬昕想起扎纳曾对自己说过在阿尔斯椤山上与一位怪人学艺之事,这里难道这里便是她学艺时住过的地方!

三人在狭窄的通道中幽幽暗暗约走了一个时辰才豁然开朗,找到灯口点亮所有油灯后眼前着实另人惊叹。

巨大的石洞,仿如宽敞的大厅。最前方一块平如镜面的巨石,上面铺着整张虎皮,虎头昂首于座椅下方刚好踏脚。粗陋的木案与木椅在中间摆放有序,上面积些灰尘,显然有段时间未有人居住。

左右边还各有一间石室,姬昕举着火把走进左边石室。

“这里有食物!木柴还有毛皮!”

风干的肉块整齐地挂在石室中央,其数量之多够几人吃上好几月。几乎堆满半间石室的木柴令他们为之一喜。

角落里还挂着几张厚实的狼皮,其生活用具一应俱全摆放在左边的石壁洞内。

右边的石室则摆放着两张石床,中间的石桌上还放着一把骨梳与一些骨饰。

所有的一切就象是主人未曾离开的样子。

“难道传说是真的?”阿木尔想起少时曾听人讲起雪山上有野人出没的种种禁不住喃喃自语。

环顾洞中种种,往事历历在目,仲姜心碎难忍。这里的一切和当初在幽峡谷何其相似,那时的你不顾一切舍身救我、怕我绝望努力唤醒我。历经生死之劫的我们结为夫妇却还是分离,如今你我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认。

眼望一旁身长玉立的他仲姜泪光盈然,在这里一切又将重演,只是人还在面目却全非,我们已回不到从前了!

姬昕蹙眉深思,以扎纳对此处的了解,那这里肯定是她曾经学艺的地方。如此看来,她的确是早有计划。她到底想干什么呢?她和西联盟之间究竟是敌是友?

三人各有所思,陷入沉默之中。

“好饿!管他是谁,先把肚皮填饱了再说吧!”阿木尔率先打破沉默转身在洞中找柴生火。

干柴很快变成熊熊烈火,驱走了身上的寒意,整个山洞也开始变得有生气了。

仲姜割了些肉干在火上烤好,又用陶壶煮了些水,三人大吃了一顿漱洗之后才略觉有些精神。

“这人身受重伤,石洞中不知是否有疗伤之药?”仲姜举着火把欲去寻找。

“你想干什么?”一直不放心她的阿木尔一步跨到面前冷眼挡住她。

“唉!格尔泰为何不在你的心上捅上几刀好去了你的疑心病!”姬昕戏谑地看着阿木尔:“我们想要杀你还用得着她动手吗?”他笑着,寒光一闪,切肉干的刀从阿木尔头上飞过插入石壁直没刀柄。

几根青丝飘在火中,瞬间发出淡淡的焦臭。阿木尔的脸色白了,额头上满是汗水。仲姜手指他的伤口再环指四处,阿木尔不明就理依然皱眉不语。

“她是想给你寻药疗伤,不谢人家还胡乱猜疑!”姬昕干脆盘腿坐下。

虽然我们面目非,他还是最懂我的人!仲姜开心地连连点头,阿木尔这才收住疑虑放她过去。

“阿木尔,你如何会说汉话?”姬昕待阿木尔过来坐定问道。

阿木尔瞪了他一眼:“明知故问,你在找话聊吗?”想一想又语气尖酸:“也是哦,你现在和那叛徒在一起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又怎还记得曾经的兄弟与血海深仇。”

“我们曾经是兄弟?”姬昕随即醒悟:“也是!赢荣自小与扎纳一起,自然会认识阿木尔。”

阿木尔更是郁闷:“重色轻友!果然还跟小时候一样的德性。哼!前两天听说你在,本想去招呼一声。谁知你竟然睢都不瞧我一眼,专跟那叛徒咬耳朵。”

姬昕茫然摇头:“我受了一场重伤,醒来后他们都叫我赢荣,我却什么都不记得!”

“装吧,使劲地装!”阿木尔哈哈大笑:“反正从小你就和那个叛徒特会装,记得我们三人一起去偷牧民的马奶,最后挨罚的一定是我,因为父汗总是相信不是你俩干的!”

“你看!”姬昕说完解开衣襟,结实的胸膛在火光下发出滑润的光泽。平坦的腹部上那道刺目的伤痕令阿木尔倒吸一口凉气,姬昕转过身去背面的刀口瘤结在一起如一只兽眼在瞪视着他。

“一剑正中要害,前后贯穿!”阿木尔连连惊叹:“啧---啧-啧,这是有多大仇才下这么重的手!”

姬昕穿好衣服:“不知为何有人要杀我,只知扎纳遍请名医才捡回这条命。”

“那是我错怪你了!”阿木尔心中一阵愧疚:“我以为你跟那个叛徒一样,已经彻底忘记了我们和那哈的血海深仇。”

“我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你能告诉我吗?”

他只想知道赢荣的往事,如果真如扎纳所言是那哈杀了自己的母亲,那这个仇可谓不共戴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