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二十 七、深仇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724 2013-04-23 09:43:19

  几个起落间他们就出了寝宫,动作快得没法想象,而宫里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他们。耳旁寒风呼呼刮过,他被架着飞奔在夜色茫茫的草原上。

“啪”剧痛袭来,他被重重地砸在冰硬的岩石上。还没等他爬起来,寒森森的弯刀已指向他的鼻尖,一股凉意迎面而来。

月光下他的影子魁梧而修长虽然脸有些模糊,但在边漠上除了青狼王谁还会令他心生寒意。尤其是这把弯刀,那是从小到大熟得不能再熟了。

多年没见,他依旧气势凌人。英气逼人的脸上那双比刀锋还冷的双眼似要将他劈为两半。

“大哥——你还活着?”那哈强忍住胆怯,此时害怕也是多余。

青狼王脸抽动了一下“没想到你的毒药也有失灵的时候吧!”

他的刀又逼近几分:“说——为什么要杀她?”

那哈沉默半晌叹气:“我从没想过要杀她,是她自己——”

“你还是死性不改,明明是自己的罪过却偏偏要推在别人身上!”

“青--狼-不,-大哥!”那哈跪直了身子:“当年都怪我年轻意气,是额尔冬挑唆,都是他说父汗要废我!这才挺而走险对父汗和你下手。”

他抹着额上的汗:“不过,我已经着手准备替你们报仇,用不了多久额尔冬一族便会被我灭掉!”

青狼王一阵狂笑:“分明是你出卖吉尔格勒的土地换取额尔冬的支持!你哪是想给父汗和我报仇,分明是额尔冬居功自傲你已降不住他!”

“是的,自从额尔冬得到吉尔格勒后,没有哪一天不想自立为王。若不是东盟其他各部落在我手中掌控,边漠早已成了额尔冬的天下。大哥,我承认我是用不堪的手段得到了东盟之王。可是,这些年我是力精图治打理着东盟。如果这个位子给三弟坐在上面,他能撑到今天吗?”

那哈心一横,反正是一死索性说个痛快。

青狼王冷眼看他:“那是自然,三弟善良单纯怎么会象你狼心狗肺!”

“我一生最后悔的事就是将萨林娜推到你的身边,当父汗宣布你们要成婚的时候,我感到我的整个世界都塌了!你说,除了抢到王位我还能做什么?”

那哈呜咽嘶吼,山间回音缭绕如鬼哭一般。

“哼!你根本不配得到她,因为你只是利用和占有!如果你真心待她,她又怎会死在你刀下!”

“不,这只是个意外!”那哈一把握住刀锋顿时血流如注“当时,我只是想羞辱他们出口气,谁曾想她会那么刚烈。她说所有的错都由她来承担,让我饶了三弟一族。”

那哈神情痛苦:“当时,我看着她在我怀里离去,就象被人剜了心肝一样!她是我一生最爱的女人,我又怎会舍得杀她---”

青狼王抬脚踢翻他,双眉蹙眉:“萨林娜高贵纯洁,你居然在族人面前令她蒙受羞辱,你不存心让她死吗?”

他怒火难耐:“不等边漠统一,我现在便收拾了你!”

那哈跪直身子眼中含泪:“好!反正这些年过得人不象人鬼不象鬼,与其为族业提心吊胆不如了断让我死个痛快!等到了天上,我自会给父汗和萨林娜陪罪。大哥,你既然还在人世,那族业就交给你和三弟吧!我死前只有一事相求,请善待我的族人们!”

说完他伸手握住弯刀闭眼道:“来吧!痛快一点!”

“纵然我得到整个边漠,萨林娜都已离我而去,王权功名对我而言已没有任何意义。我可以不杀你,不等于我会饶恕你!”

青狼王冷眼收刀,“你给我听着,传令下去立即恢复三弟的王位,今后不得对西盟有任何非分之想,否则我随时回来收拾你!”

他看着软在地上的那哈摇头叹息:“按说我与你的仇不共戴天,可是你身上毕竟流着和我相同的血!族业为上,我只能愧对父汗与萨林娜的在天之灵。好生治理东盟就当我给你一次赎罪的机会!”

说完,他将半只狼王令丢在那哈面前,“另外半只我拿走了!”话音刚落,人已飘出几丈之远。

直到他影踪全无,那哈紧缩的心才放下来。好险!若不是他太了解这位大哥的性情,今日恐怕早已横尸于乱石之中。

只怪自己太大意,虽然知青狼王可能是装疯但想来已中毒太深既便失踪也活不过几月。

没想到,他居然还在人世!

现在他出入王宫如无人之境,那我的性命岂不是随时都被他握在手里。更要命的是,他手中还有半只狼王令。随时可调动西盟兵马,如若他与胡哈联手,谁胜谁败还真不好说————

好,我的大哥!既然你逼我到这个份上,就休怪我不念手足之情!那哈狠狠一拳打在地上。

往事想起心里总会令他难过一阵,那哈闭眼仰头对着星空。今晚冷月如钩,寒风拂面,就如多年前青狼王挟持他的那晚。

远处马蹄声传来,他不用看都知道一定是扎纳回营了。

刚好,他也正想跟她商量怎样处理胡哈一家,毕竟胡哈与扎纳是骨肉相连的父女。他倒想看看她会怎样处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