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二十八、情非得已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2634 2013-04-23 09:43:19

  幽暗的地下囚牢浊气冲天,火光忽明忽暗映照得人脸上格外阴森。粗笨的镣铐将胡哈层层扣住,任他怎样也挣扎不得。

酷刑对于他这样一位边漠汉子而言倘能忍受,只是另一处传来的阵阵哀嚎声则让他倍受折磨。那都是他的妻妾与孩子,特别是最小的儿子才十岁,倘未长全的身体又怎受得了极刑。

“那哈,有什么冲着我来,不要折磨孩子!放了他们!”胡哈崩溃大吼,身上的镣铐被他摇得当当直响。

“大胆!谁让你们私自用刑!”那哈的声音从地道的另一端传来。

牢头们惊慌失措求饶后,那哈一干人等出现在胡哈面前。

“混帐,西戎王虽然是本王的手下败将,但毕竟是我亲弟弟,你们怎能如此放肆?”那哈假意喝斥随从。

胡哈见状气极反笑:“你也知道我是你亲弟弟?”

那哈挥手屏退随从,“现在这里只有我们兄弟二人,陪哥哥我好好喝一杯!”那哈说完席地而坐执壶倒酒。

“哼!是喝你的庆功酒还是吃我的落魄宴?”胡哈目光冷冷:“如果是喝你的庆功酒,麻烦摆到你自己的宫里去。”

那哈放下酒碗幽然一叹:“我时常想起我们兄弟三人间的往事,从小到大都是你最弱。额赫每次都跟我交代要好好照顾你。

有一次我们偷跑出去遇到白戎部落的围攻,我跟大哥边护着你边拔刀应战。谁曾想平日胆小的你见我们寡不敌众,竟然也抽刀与他们对战。那次应该是你第一次杀人,而且是为了救我们而杀人!”

那哈倒了一碗酒递给胡哈,胡哈瞪他一眼扭头不再看他。

那哈只得将酒一饮而尽,伸袖抹嘴。

“那一次杀人后,你吓得每夜恶梦连连!大哥和我为此取笑了你很多回。在我的心里,你就是一个善良敦厚的孩子!我曾经发誓如果有一天全边漠的人都抛弃了你,我也要照顾你一生一世!”

“哼!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想告诉我——你不会杀我?”胡哈冷笑。

“你说呢?”那哈反问他,“你我一母所生本应相亲相爱,可如今我贵为边漠之王,而你却成为我的阶下之囚。为什么会这样?还不都是你逼我的!”

“哈----哈-----勾结近臣,毒杀亲父,残害手足,谋权篡位这四大罪状哪一条都是死罪。难道也是我逼你所为不成?”胡哈狂笑一阵后嗤之以鼻。

“原来你都知道了!也好!那我们就用不着绕着弯子说话了!”那哈“啪”地放下酒碗。

“其实我一直到现在都想不通,忠厚老实的你怎么会和萨林娜私下勾结?不会你的所谓善良单纯都是装出来的吧?我还真差点被你骗了!”

那哈咬牙走到胡哈面前抬起他的下巴。

“我呸!”胡哈一口啐到他脸上,“你以为世人都象你一样无耻下作!”

“哼!”那哈抹去口水,“你们很高尚?当年你和大哥对萨林娜不怀好意以为我当真不知么?”

“是,我和大哥都很喜欢萨林娜!我们没有不怀好意,我们是真心待她。而你呢?虚情假意、阴谋利用。”

那哈一把揪住他:“不错,我承认有利用她之嫌但那并不说明我不爱她,至少在我心里至今没有一个女人可以跟她相提并论。”

“那是因为你从来没有得到!”胡哈毫无畏惧与他对峙:“从小你就是那么不可一世心高气傲,你以为你可以掌控一切包括感情。你以为伤害了她说声对不起她就会原谅你死心踏地跟你一辈子?哈哈--哈--可萨林娜偏要对你说不!”胡哈大笑不已。

那哈一把推开胡哈,“我让她去大哥那边是因为我自信她对我不会变,只要她做那么一点点牺牲,日后边漠的王后就是她的。我做这一切也都是为了她的将来。她很愉快的答应了啊!你还敢说我伤害了她?”

“那是因为萨林娜太在乎你了!她想帮你成就一番事业、她理解你不被父汗所重用的苦衷。可是她没有想过要去帮你害死父汗与大哥。

幸好老天有眼,萨林娜无意听到你与额尔冬密谋的话语。你可记得那日得意忘形的你说了什么?”

一股凉意从那哈背上伸起,他凝目深思——-那时与额尔冬经常秘密会面是哪一次不小心被萨林娜听到了呢?

胡哈冷笑一声:“那次你交战回来在外营养伤,萨林娜心切悄悄去探望你,谁知你借诈伤与额尔冬阴谋会面。

你亲口告诉额尔冬,父汗与大哥身中剧毒已挨不了几月。额尔冬问你事成之后哈斯高娃姑姑母女怎么处置,你说大不了将她们再次软禁在阿尔斯椤山下。因为撒其拉的咒语,你当然不可能娶萨林娜。

更令她伤心的是,你说下毒之事若败露就把罪状推到她们母女身上。反正治伤的药是萨林娜炼制的,为重新夺回吉尔格勒毒杀白狼王父子谁都会相信。”

胡哈怒视他一眼:“这些话,你都忘了吗?”

那哈踉跄几步哑口无言,难怪后面几月萨林娜推说生病对自己避而不见。转而与青狼王成双入对,原来她已无意知晓。怨不得到最后“狼王令”会一分为二,这一切果真与她有关——

“我话是那么说,却不一定真的做得到!”那哈平静下来语气有些无力。

“哼!事情都已发生且过去多年,现在你怎么说都可以!”

“我之所以说出那番话来是因为额赫!”那哈长叹一声:“你记得额赫为什么阻止我们俩兄弟跟萨林娜来往吗?她就是怕我们会对她生情。因为撒其拉的咀咒实在太可怕了!

大哥的生母因救父汗而亡,父汗便把所有的负疚全回报在大哥一个人身上。从小他就身披层层光环带着万千宠爱,他有全天下最好的高手对练,拥有着西盟最肥沃的土地,甚至连抚养他长大的奶娘都比咱们额赫高一个头。

额赫是父汗的战利品,她并没有因为生下我们兄弟而高贵起来。因为在父汗的心里我们兄弟二人只是流着他血液的俘虏罢了。

还记得你小时候不小心弄坏了大哥的护身符吗?”那哈喝口酒闷声问道。

那哈之言唤醒胡哈模糊的记忆,好象在很小的时候是曾因为好奇拉断了青狼王戴在脖上的一串骨链。

“那可恶的奶娘竟当着众人的面掌刮额赫还让她在雪地里罚跪。

那时,你才四岁自然不会记得。我唯一能做的只能是一边哭一边去求那个女人饶恕额赫。她不饶我就牵着你陪在额赫身边,那次我们母子三人站在雪地里都快成了雪人。

雪地长跪之后,额赫从此落下病根。离世之前,她唯一的心愿是希望我们俩兄弟能争一口气为她讨还公道。

她告诉我撒其拉的咒语,我才知萨林娜的家族都是不祥之人。额赫说想要为王就不可以娶萨林娜为妻。

额赫离世后,我在雪山下整整三个月没有出来。我心里悲痛更是难过,也许上天注定我这一辈子与萨林娜没有做夫妻的命。

那段时间萨林娜常去看我都被我避开了。因为,我已答应额赫不会娶她。

最后,她终于在山下拦住我。问我为什么不见她,她说她好想我、好担心我!

我已打定主意与她分开,只好骗她说我不想再象现在这样可有可无的存在了。

我要向父王证明自己,要干一番事业功成名就后才可以光明正大的和她在一起。

她当时就相信了还问要怎样才可以帮到我,我说你只要呆在青狼王身边把他所做的一切如实告诉我就可以了。

她不解地问我,为什么要她和青狼王呆在一起。我说,因为父汗喜欢大哥。想必大哥一定有许多过人之处,我要好好学习他。只有父汗赞赏我了才会有出头之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