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三十七、天朝使团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2247 2013-04-23 09:43:19

  东盟营地上凉彻骨髓的寒风阻挡不了火热的激情,欢声笑语连绵不断响彻在整个边漠。

冲天而起的篝火旁族人们载歌载舞,任意燃烧着挥之不尽的激情。

几里之外的小石屋里,仲姜默默地清理着自己的行装。

这是一个无人理会的角落,阿丑只是一条卑微的生命。没有人会关心这段时间她去了哪儿?究竟是存在还是已消失?

所幸如此,石屋中一切才没被人翻动过。

珠钗、玉佩以及那三颗丸药,她所有视若珍宝的物品皆完好无损的在石头之下。

仲姜一一包好,放入怀中。

陌玉已离她而去,能使她感觉有温暖的也只能是这些了。只要阿木尔一死她便生无可恋,但愿在另一个世界里春暖花开,阳光万里。她和陌玉再也不用活在阴谋与欺骗的痛苦之中才好。

握着被牛皮包裹的屠日刀,心头的寒意却比比刀锋更冷。

胡哈为了不让人发现,临走时给她做了个牛皮刀鞘。

“十二月初二,在被东盟侵占的喀什塔部落举行的庆典上。当祭天的礼炮响到第三声时,你绕到狼旗下将这封信送到一位左手背上有雄鹰标志的人!”

胡哈交给她一封信并反复叮嘱她,“无论如何这封信都不能落在那哈的人手中,如果他没有按时赴约你就将信毁了。”

仲姜不知为什么会答应帮助他,也许潜意识里她渴望寻到阿木尔为陌玉报仇吧。

号角声声,祭天仪式即将开始。一支火花“嗖”地飞向上空,“啪”幻化出五彩光茫,喀什塔的夜空笼罩在一片华丽的光晕之下。

“啊—嗬”一声吆喝划破夜空,悠长的号角声后音乐突然变得雄浑而庄严。

热舞的人群改变了姿势,他们开始跪地祷念。尽管没有人会认出她,仲姜还是扯下一块头巾遮住脸,只露出一双眼睛。

她混在人群中等待狼旗下那位手背上有鹰形标志的人出现。

“啪”又是一支火花冲向夜空,这一次鲜红色的光彩映照在半空犹如下了一场血雨。

神坛上的那哈与族人的祷告声更响,伴随紧密的鼓点,身披兽服的祭师手举狼头在张牙舞爪的狂舞。

族人们黑压压低头参拜,样子十分虔诚。

仲姜趁人不备冲到狼旗杆下假意祷念,旗帜在风中哗哗拉拉,那人却没有出现-------

“啪”第三支火花冲天而起,天空上霎时幻出五彩祥云,纷落之际又似江上渔火点点。

飘飘荡荡、如梦似幻,就象那晚临淄江上一闪一跃的渔火------

是君来我已走,还是我生君已亡?

仲姜情不自禁问自己!

北风呼呼,火光越旺,乐声突然变得悠扬起来。大家纷纷站起,天空中忽然飘起了洁白的雪莲花瓣。

落英缤纷似冷艳轻舞的精灵飘落在人们的头上、肩头,族人们又开始疯狂起来。

一辆花车从花雨中缓缓而至,车饰上血红的珊珠、五彩的贝石闪着绚丽的光茫在风中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几个回旋,一片花瓣轻轻落入仲姜掌心。她捧在手心情不自禁轻轻一嗅,幽香清冷---

一如幽峡谷野花烂漫的芬芳,而那股清冷就好像那日从身上淌过的溪流。

花香倘在鼻尖,目光却已凝固在花车上!

上面相依相偎的男女赫然是陌玉与扎纳!这一切不是梦境,这里不是幽峡谷,手上的雪莲花和身旁的溪流声是他俩的欢呼声!

陌玉!她伤入骨髓的陌玉居然还好好地活着!

通身雪白华贵的灵狐长裘,还有风中流光拂动的貂毛帽子。虽是纯粹戎人装扮,可她一眼还是认出那是她的陌玉。

他不仅活着而且活得是那么肆意飞扬,苍白的脸上目如寒星、英气依然。

泪水浸透了蒙面的头巾,巨大的意外令她方寸大乱,这究竟是梦幻还是现实?会不会是我太思念他犯迷糊了?

透过跃动的泪光,她定睛再看,长身而立的不是陌玉又是谁?

记得当时她替他挡下阿木尔的刀后被抛尸冰河,那他又是如何从阿木尔刀下脱身的呢?

难道是扎纳及时赶到救了他?这倒极有可能!试问边漠里除了扎纳又还有谁会那么在意他的生命呢?

他们携手在花车上,盛装的扎纳紧紧依偎在他的怀中,容光焕发,羞涩可人。哪里还是位视人命为草芥的杀手?

仲姜脑中一片空白,眼前挥舞的一双双手和热情的欢呼就象空洞的流水声一样从耳旁滑过,是那么虚幻与不真实。

还记得那场扑天盖地的大雪中,她一路追随着喜气洋洋的迎亲车队像着了魔一样,悲悯与哀伤到现在还令心头隐隐作痛。

车上的人儿在雪莲花雨下渐渐远去,只留下的温情的背影——

这一幕和那日又何其相似?难道还要再伤第二次吗?

他要娶扎纳了?仲姜猛然惊醒!

他是汉人,是郑王的儿子,他是统领联军出征的最高将领!怎么可以犯这种错?

如若迎娶了扎纳,叛国通敌的罪名足可以毁了郑国和他的一切?

更重要的是,他现在没有记忆也不知道自己不是赢荣?

如果有一天真相大白,他该如何面对?而扎纳呢?若是知道他真实的身份后又会如何对他?

脑中闪出两个字:“阻止”!仲姜握紧屠日刀!

陌玉从花车潇洒跃下,与扎纳相视一笑携手走上神台。

刹时,台下一片沸腾——

那哈满脸舒心的笑意,神情举止间哪里还有一丝一毫边漠枭雄的影子,此时他更像一位平常的父亲。

他左手轻轻握住扎纳,右手拉着陌玉将他们的手交替放在一起。

“啊呜————”族人们已经迫不及待,火把、呐喊、乐鼓此起彼伏。

“我心中的神灵、我尊敬祖先们愿你们保佑我这一对好儿女!今日他们缔结连李,愿他们相亲相爱、幸福——!”

“长乐”二字未出,急促的马蹄声传来。

“报——周朝使臣急报!”

欢呼声突然止住,大家一片寂静!

那哈的脸迅速拉下来,他冷眼看去——

过道上士兵们带着三位汉人装束的男子正朝神台大步过来。

陌玉眼色茫然看着扎纳阴睛不定的脸,他微笑鼓励地握了一下扎纳的手。用眼神告诉她沉住气不要发怒。

仲姜的目光由陌玉身上移到越走越近的三位汉人。

汉襟长袍,发束玉冠,腰佩利剑。

仲姜眼波一闪,楚童!最后的那个人居然是楚童!旁边的当然就是曾在草原上遇到的那二位汉子了。

他们竟是以周朝使者的身份进入边漠,所为何事?和谈还是另有目的?

仲姜脑中迅速转过万千种念头,太好了!我正愁一人事不可成。如今有他们相助那真是太好不过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