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三十八、赢雷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2823 2013-04-23 09:43:19

  “赢仲,怎么是你?”那哈大吃一惊。

领头的汉子抱臂在胸身子微微一躬,“参见大汗!”

扎纳与陌玉惊在当地,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十几年前我有事相求,你却一声不响就消失了!今日摇身一变,竟成了周老儿的使臣,这着实令我惊讶啊!”那哈眼神疑狐。

赢仲嘿嘿一笑,“当年大汗英姿雄武,带领东盟所向披靡。在下只是区区一名马商,又怎敢劳大汗牵挂!”

“赐座!”那哈硬生生挤出一丝笑意,“今日不管你为何事而来,倒也凑巧得很。你看看,台上是何人?”

赢仲朝神台上看去,华衣的俊美男女面容似曾相识,不由眉心微蹙。

“难道你们不认识?”那哈瞟向神台,两道寒光射向陌玉。

“刷!”绍布、那钦抽出佩刀。

“少爷!我们找得你好苦,你怎到这里来了?”楚童惊喜地大叫一声跃上神台。

“滚开!”一道大力将楚童硬生生逼退几步,扎纳横眉冷眼挡在陌玉身前。

“我们怎会不相识!只是我着实不想再见到这个不肖子!”赢仲叹息。

“扎纳,他们是谁?为什么骂我是不肖子?”陌玉神色疑惑,扎纳抱胸躬身:“赢大叔,还记得我吗?我是扎纳!”

赢仲退后一步,错鄂中带着惊喜“扎纳?你长这么大了,大叔都快认不出了?”

“阿荣,快去参见你爹!”扎纳握着他的手跃下神台。

“大叔,阿荣之前受过重伤,醒来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啪”谁知赢仲抬手便是一记耳光,“那就先让他长点记性!”

众人猝不防及,陌玉硬生生挨了一巴掌,顿时口鼻鲜血如注。

“你是我爹?——为什么打我?”陌玉痛苦地扭过脸去,从小到大恐怕人家连手指头也未敢对他动一下。

赢仲怒火中烧,“你还会认我这个爹?”他指着身旁另一青年男子。

“你大哥赢雷只不过训了你几句,你竟然敢偷骑府里汗血宝马离家出走。申侯一片好心令天佐去追你。谁知,你却————!”

众人一听“赢雷”的名字,目光齐向那瘦削的年轻汉子看过去,要知道赢雷可是名满天都的第一高手啊!

赢仲颤抖着指向陌玉,历声喝道:“满朝上下都在传言是你杀了天佐,到底是还是不是?”

本是喜气洋洋的场面突然一下闹得不可收拾,那哈的脸上乌云遍布。

他挥手令绍布、那钦收刀,“赢仲,你要教训儿子我管不着。可今天是扎纳的大喜日子,你不要太目中无人了!”

赢仲抱拳,“不敢!赢仲此来是申侯有要事与大汗相商。谁知无意撞见这个不肖子,一时情不自禁,还请大汗见谅!”

那哈冷哼一声,听到申侯有事眉头一挑。

“事关机密,还请大汗给予方便!”赢仲总算气息稍平。

那哈站起身来,“绍布,你速带人严密看防中营。五里之内,没有我命令谁也不许进出!”绍布领命布防。

“请!”他对赢仲说。

“阿童,你看好少爷,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跑了!”赢仲对楚童说。

楚童应允立即站在陌玉身后,赢雷欲陪赢仲前往那钦却伸腿阻住。

“久闻天都第一高手赢雷的大名,今天倒想讨教一二!”

赢雷目光如电,紧抿的唇角掠过一丝冷笑。笑中含杀,那钦脸上的肌肉情不自禁颤动了一下。他知道能有这种气场的人一定属于绝世高手。

他更加想试一试了!不管怎么说他也堪称是边漠上数一数二、杀人如麻的英雄,若是能将天都第一高手打败,那将是至上的荣耀。

“雷儿,就陪王爷们过上几招!记着,点到为止!”赢仲轻声吩咐。

那哈等人带领赢仲走后,那钦脱去毛甲,露出贴身劲服。

众人兴奋的随他们走入营地中央,“放心,那钦只是和你大哥切磋而已!”扎纳见陌玉脸色发白紧张得手心上全是汗忙柔声安慰。

“少爷,你是真不记得了还是糊涂了?就凭那王爷三脚猫的功夫能在大少爷下面走上十招都不错了!”楚童在一旁笑道。

“我好象见过你!”扎纳冷眼盯住他。

楚童低头笑道:“很多姑娘为了搭讪我都曾说过这种话,公主能不能换个花样?”

扎纳瞪他一眼,手抚腰刀。楚童往陌玉身后一缩,“哎哟,少爷!这女人太凶了,谁娶她谁倒大霉!”

“放招吧!”那钦抽出寒森森的阔刀。一声嘶吼,猛兽从林中咆哮而出。

赢雷眼中掠过一片山海云林,而他的目标只有一个。猛兽张开利齿眼看就要将他吞没,一声浅笑,长衫飘然。根本没有人见他是怎样闪开的。只在电光火石之间,那钦就扑了个踉跄。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世上还真有这种高手。震惊之余,欢声雷动。

“啊!————”那钦受辱后大叫一声,招式更加狠辣。

阔刀上的狼环发出诡异的呼啸,刺得众人不由自捂住耳朵。嬴雷眉头一皱,似已被干扰。

那钦得意举起阔刀,手背上的苍鹰振翅似乎会立即飞驰而下啄去敌人的眼珠。

“苍鹰!”仲姜心中一动,胡哈要送信的人竟然是那钦?难道那钦是胡哈的内应?

“拔剑啊!”那钦叫嚣不已。

赢雷依然气定神闲,云淡风清。

“我的剑只为真正的对手出鞘!”赢雷的言下之意他那钦还不够资格。

“奶奶的,你敢侮辱我?”那钦挥刀杀得更凶。

没有人看见赢雷是怎样出手,“哗!”阔刀飞出一丈之远。

“啪!-啪!啪!”三记响亮的耳光后,那钦的身子象长了翅膀一样飞了出去。仲姜见状一跃去拉那钦,翻滚了好一阵俩人才站定。

“我喜欢替人父母训一训没教养的人!”赢雷双臂抱胸冷冷说道。

边漠之人心里最崇拜英雄,此又时见赢雷身手,既感惊奇又觉恐怖。想叫好又惧那钦,个个憋着好生难受。

“果然是绝世高手,我想会会!”扎纳双眼放光露出欣喜之色。

那钦恼羞成怒,一把推开仲姜,拿过随从拾起的阔刀又欲上前。

“住手!还嫌脸打得不够响吗?”扎纳挥刀止住那钦。

“小爷我下次再跟你打!”那钦悻悻地退到一旁。

扎纳缓缓走到中央,射日刀有月光下光华万千,凛然生辉。

她乌黑的眸子冷如霜月和赢雷萧杀的神情倒是相互辉映,“扎纳想领教赢大哥的剑艺!”

赢雷眉头轻蹙,这半年扎纳的名头早已传成神话,他清楚这个对手的份量。

“出手吧!”赢雷淡淡地说着身子纹丝不动,剑依然未拔。

扎纳一声冷笑,阴光闪过,众人只觉身上一寒。赢雷已被白色的光晕包围。

“大哥小心!”陌玉情不自禁大喊一声。

几番交错身影分开,扎纳飘然翻跃稳住身形。

“赢雷的功力明明不输于我,阿荣竟然只担心他大哥!”陌玉这一声大呼令她郁闷不已,刀法中更是充满艾怨!

“你放心!她伤不到大少爷的!”楚童显得很有把握。说完,他脸色突变。

后腰上似被人戳了一下,楚童警觉伸手一摸,扯下一块麻布。

“想办法阻止陌玉大婚!”麻布上的血字虽小,他却看得真切。

“仲姜!真的是你!”楚童激动得差点叫出声来。

扭头四望,周围除了黑压压的人群,哪里看得到她半点踪迹。

楚童不顾一切从人群中挤出来,举目四望,苍茫原野,威威军营。除了看热闹的人群与营地上巡逻的士兵,哪有仲姜的身影?

楚童闷闷不乐地走到一堆篝火旁,边上坐着一位粗麻短衣、黑布遮面的奴隶。见他过来,麻衣奴隶佝偻着身子缩成一团。

楚童从怀中取出一支小木片,上面赫然写着血字“陌玉变赢荣!”

这是他刚走入军营的大道上,有人偷射入他袍襟里的消息。若不是看到这个,他又怎会随机应变。只怕当时就将陌玉的身份暴露了。

木片与麻布上的血字是他再也熟悉不过的字体,能够有如此机敏与手法的,除了她实在想不出还会有谁?

你到底在哪里?为什么不肯见我?楚童蹙眉垂下眸子,叹口气地将木片与麻布扔入火中,呆呆地看着它们燃为灰烬后方才离开。

“楚童,我知道你在找我!可是现在我容颜俱毁,即便相见怕也不相识了!”仲姜拢了拢黑布,泪水沿着指缝缓缓流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