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四十一 、复仇之棋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693 2013-04-23 09:43:19

  东盟的地牢号称边漠地狱,凡进去过的人基本都是有去无回,更不用说重伤的那钦,他的手脚俱废既使不戴铁索也寸步难行。

若不是那哈有令不让他死,估计早就扛不过几场酷刑。

那哈在他面前沉默良久,目光落在他遍身被鲜血凝干的衣衫上。

“那钦,你还有什么话说?”

半晌,那钦颤抖着抬起血肉模糊的脸,勉强睁开眼睛,张口啊啊-有声,神情痛楚异常。

那哈一凛,横眼绍布。“他的舌头——?”

“回父汗,昨日在审讯时,三弟突然将舌头咬断了!”绍布忙道。

那钦心头一颤,毕竟骨肉相连。

“真是个傻孩子,胡哈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还值得拿舌头为他保密?”痛惜在那哈心里转瞬即过,取而代之的是更大的愤怒。

“—呜—呜-”那钦以头撞墙,大声哀嚎。血水从口中流到下巴沾满胸襟,样子极是恐怖。

“儿臣认为三弟与西盟勾结一事仅凭一封私信根本不足以定论,可是在连审他的几名亲随之后就不好再说了,还请父汗定夺!”

那哈伸手接过那钦亲随的口供,供书中将如何与阿木尔共谋诱杀格尔泰以谋夺十五部落、又如何提供信息给索达劫走胡哈等细节全部供述得清清楚楚。

那哈未等看完便朝那钦脸上砸去。

“与西盟私下结党,勾结阿木尔杀死格尔泰。和索达里应外合劫走胡哈一干人等,秘谋明年春祭率十五部落与西戎残兵联合造反!好—好!好!”那哈一连说出三个好字。

“啊!--”那钦发出痛苦的哀嚎,头撞在墙上鲜血淋漓。

“枉我一心一意栽培你,相信你。委以重任、给你权利。原来我是磨了一把杀了格尔泰还险些杀了自己的刀啊!”

那哈怒目圆睁,刷地抽出佩刀划过那钦头顶。那钦绝望的挣扎着,铁索上血迹斑斑。

不知是怜悯还是觉得不该处理得如此草率,那哈的手却慢慢放下来。

“反犯全部审完了吗?”他问绍布。

绍布回复全部审完并没有发现漏网之鱼。

“消息有没有封锁?”

绍布当然知道那哈所指的消息是那钦的外祖父准格尔部落统领奇桑那边。

“父汗放心,该清理的都料理干净了。准格尔部落地处偏远,暂时不会有任消息走漏过去!”

“你的手脚倒是挺麻利的!”那哈冷哼一声。绍布低下头:“父汗的指示儿臣不敢不快!”

那哈踱到那钦面前,沉吟半晌。

“传我命令,七日后扎纳大婚,邀请奇桑观礼!”

“是!”绍布领命。

“啊—啊!”听到外祖父的名字,那钦奋不顾身欲向绍布扑去,怎奈铁索缠身根本动弹不得。

血水、泪水,污垢布满头脸,哪还是之前披金戴银光鲜的王爷?

北风越刮越紧,晚归的铁骑们也渐渐安顿下来,后半夜的东盟终归平静。除了被北风刮得“哗拉拉”的狼头旗迎风招展就是巡逻者沉重的脚步声。

仲姜在小石屋里难以入睡,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太突然,她需要认真仔细的梳理一下。

扎纳是青狼王的人早就无须质疑,她带着青狼王的人头下山换取了那哈的信任。

可是那哈也终究等闲之辈,所以扎纳复仇的第一步是帮东盟扫灭异己,一来报当年背叛之仇,二来可趁势削弱那哈的羽翼。

紧接着第二步自然是夺回吉尔格勒封地,有了土地肥沃,民强马壮的吉尔格勒才算有了根基,相信扎纳深谙这个道理。那哈明借抢头羊之名册封,暗中与申侯勾结,在冰河动用天朝势力联合诱杀各族。

凿冰堤放水,淹灭各部落精锐之士,事后又将罪责推给西盟与天朝。

如此一来,那哈便可名正言顺联合各部落灭了西盟,甚至有理由挥师天都。

扎纳一定早已洞悉此事,她怂恿陌玉抢头羊只是为了证明自己并不知情。

也许她对赢荣的爱还不足以跟家族之恨相比吧?否则,谁会怀疑她明知有危险,还会甘愿赔上情郎的性命呢?

仲姜心潮起伏,只觉扎纳的心思当真深不可测。难怪西王当初曾言,世上最深莫过于人的心啊!

为了复仇,她假戏真做帮助东盟灭了西盟。这样一来便彻底得到了那哈的信任,握住了部份兵权。

好一盘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大棋啊!

她不动声色借绍布兄弟相残之机杀了格尔泰,又掌握了绍布的把柄。明里她帮助绍布拿下格尔泰的十五部落,实际上在不知不觉中将其变成了手中的棋子。

如此说来,劫走胡哈、送信那钦一定都是早已布好的局,而我也只是凑巧被他们利用的棋子!

灭了格尔泰、那钦,那哈还有继承者,下一步她将要对付谁呢?

当下之际,无论如何也要弄清楚赢仲大夫此行的目的,决不能让他们搅进这团乱局。

眼下赢雷身受重伤,万一他们是为陌玉而来,全身而退谈何容易?

想到此处,她睡意全无,只觉边漠风雨欲来,她似乎已嗅到丝丝血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