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六十四、洗冤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698 2013-04-23 09:43:19

  春雨霏霏至深夜依然绵绵不休,仲姜轻靠榻头难以入眠。

白天郭后与诸儿在玉府中对峙的场面犹在脑海挥之难去,如果不是忌惮诸儿对自己一往情深,估计郭后早就下手了。

郭后一直以为她对诸儿有意,为斩断情丝也是煞费苦心。临走时握着她的手千叮万嘱要她专心学艺,温婉慈爱如待宣姜公主一般,旁人羡慕她承受着巨大的恩宠。只有她清楚这柔情如同刺进心窝的利刃,既便鲜血淋漓还要若无其事、感激涕零。

“抓窃贼——”外面的惊呼声扰断了思绪,穿衣跑出大堂只见一个黑影一闪而过。

“不好!”联想到初来时窗棂下发现的青色线丝,仲姜拔腿追了出去。

一会儿院子里灯火通明,巡逻的守卫越来越多,把整个扫玉阁围了个水泄不通。

“搜!”统领一声令下,“我--我不是贼——放开我——”一个黑影被守卫从草丛里揪出来。

仲姜定睛一看竟是明媚,这家伙,肯定又是偷吃去了。

“抬起头来!”统领喝道。明媚胆怯捂着头不语,守卫揪住她的头发一扯,痛得明媚大叫一声伸直了脖子。

“说!深更半夜你跑到扫玉阁干什么?”统领问道。

“嘻-”明媚痴痴地笑:“他说要我等他,还说活着回来就娶我!哥哥,你信不信呀?”

统领皱眉:“什么乱七八糟的,少给我装疯卖傻,搜!”守卫们一哄而上准备搜身。

“不要,坏人——”明媚惊恐滚到地上死死护住衣襟不让守卫搜身。

“且慢!”仲姜挡在明媚身前。“大人,这人的确神智不清常在半夜去厨房偷食。今晚应该是个误会!”

“你是谁?夜深在此难道是她的同伙?”统领疑道。

“大人明鉴,在下仲姜是玉史院门下在扫玉阁当差。这位是扫玉阁清扫徒人明媚,平日里疯疯颠颠的还请大人见谅!”

“哼!”统领根本不信她言,冷笑一声挥手继续搜。守卫们粗鲁推开仲姜围上去三下二下将明媚搜了个遍。

“大人,有东西!”惊呼声中,守卫呈上一块光莹透亮的玉佩。

“那是他给我的,是我的——”明媚奋不顾身扑过来。

寒光骤起,统领一刀挥过。若不是仲姜拉住明媚一个滚闪只恐她手臂早已废掉。

统领意外她身法竟如此灵动,疑惑举起玉佩在灯下端祥。一道青莹色的晕光闪过仲姜心头暗惊,怎象极了父亲生前的寒梅报春。

“好大的狗胆!敢到扫玉阁偷宝物!立即拿下!”统领一声喝,守卫们一哄而上死死架住明媚。

“大人,这可能不是扫玉阁的东西!”仲姜心里生疑。

“笑话!一个奴隶怎么有如此贵重的宝玉。不是偷来的又是哪里来的?”统领奸笑一声:“滚一边去,别误了爷爷们立功,要不然连你一块儿抓!”

一声令下,守卫们架着明媚扬长而去。“是我的,是他给我的——还给我——”明媚手脚受缚不停哭闹。

玉府最大的忌讳便是偷盗,若是定罪那是要诛连三族的,仲姜下意识便往清伯屋外跑。

顾不得清伯责骂,她大声叫门。良久金风打着呵欠将门打开,知道来意后告之清伯一直未归。

“明媚一向喜欢到处乱窜,这次又搜出了东西八成大爷也帮不了!”金风为难。

仲姜摇头,“那块梅花玉佩和清伯绿楠盒子里的可能是一对,这绝不是玉府的宝物。”

金风不相信:“玉府的器物成千上万,就算姐姐有过目不忘之才,哪能一一记住啊!”

被他一说仲姜也有些拿不定主意,当时只是匆匆一瞥的确不好判断是不是父亲遗物。

“叫玉露起来,你们帮我一个忙!”仲姜挑起油灯。

金风退了几步,“你不会今晚查帐吧,那么多东西全部对完得花好几宿呢!”

“只要证明那块玉佩不是玉府之物,他们就不能治明媚的罪。只有这个法子可以救她!”她径自去搬帐本。

一宿不睡又怎样?在那帮立功心切的守卫们的轮番刑罚下没准不到天亮便屈打成招了。

金风只得叫了玉露,三人搬出集玉阁所有出入帐本一一核实起来。

临近天晓终于全部对完,记录在册的梅花玉佩一共只有三枚。由先王分别赐给三位子女,扫玉阁再没有现存入库记录,仲姜暗自松了一口气。

现在基本可以判断那块梅花玉佩不是扫玉阁之物,只是不知为何会落在明媚手中?难道真的是爹生前的那块吗?明媚口中的他会不会就是我爹呢?

宫变那晚到底爹到底做了什么?他又怎会和明媚在一起还把贴身的信物交给明媚呢?

上次给清伯修理绿楠盒子时,难怪明媚见到梅花玉佩的反应那么大!

“姐姐,虽说玉佩不是玉府之物可也无法证明是不是明媚的东西啊?”玉露打着哈欠问。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现在就去找玉史大人。”仲姜对金风道:“清伯回来请马上告之明媚之事。若是他不肯相救,你就说我认识这玉佩的真正主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