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六 刺心的离轨柔情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050 2011-10-23 10:42:04

  五一长假,静娴带着咿呀学语,蹒跚学路的孩子去探望博俊。

车站满是候车和上下车的人。检票时间到了,静娴肩上挂了一个包,包里全是为孩子准备的各种东西。她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拎一个大纸箱,纸箱装得满满的,全是博俊喜欢吃的本地土特产。这都是她三天时间里下班后不午休,专门去集市上买的。静娴艰难地挤上车,找到自己的座位,对号入座。

“宝宝,咱们快要见到爸爸喽!”静娴轻轻摇摆孩子的两只小手,满是幸福和快乐。

车缓缓启动,载着静娴和她的孩子,载着静娴充满幸福的心,载孩子天真无邪的快乐,开往博俊所在的那座城市。车儿左转右拐,穿过九十九到弯,几个小时的颠簸,终于抵达车站。抱着孩子东张西望,找不到博俊的影子,按道理,博俊应该来车站接静娴和孩子的。不来,应该是有特殊情况。静娴又重复上车的动作,肩上挂了一个包,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拎沉沉的大纸箱,艰难地下车,艰难地走出车站,打的士,奔家里去。

刚刚进家门,博俊不在家。沙发旁的电话机向了,是博俊打来,说他到省城参加培训了,明天才回来。

静娴忘了自己晕车不停的呕吐有多累,没有休息先把地板拖得干干净净,又把博俊换下来的一堆脏衣服拿来洗,平平整整地晾晒。

晚上,静娴一边看电视,一边逗孩子玩。博俊来电话,说他和一起参加培训的哥们在共进晚餐。

“娴,明天早上九点钟我到家。”

听得出,博俊的精神很爽。只要他心情好,静娴有什么理由不为他高兴呢?她想象博俊一进家门,就一定会过来抱抱孩子,亲亲孩子,然后再拥抱她一下。多幸福的一家子!静娴不禁笑了。

第二天,博俊十二点才回到家,也没有静娴想象的温馨场景。他蹲下来抱一下孩子,逗一逗孩子乐,然后进冲洗,换好衣服,就匆匆出门,说要坐车到一个县城去,有急事要办。

静娴觉得博俊说话举止和往常有点不一样,但没有多想。一个小时后,博俊来电话,他在旅途中,发现忘了些需要的东西在小包里,叫静娴从刚刚挂在架上的包里找出来,托运给他。

只要博俊吩咐的,静娴都不敢怠慢,生怕误了他的事。对她来说,博俊的事不管大小,都很重要,她都认认真真对待,就算是一碗白粥,里面该放多少盐,静娴都先想到博俊。她每炒一道菜,从不考虑怎样炒,菜才好吃,而是想着怎样炒,才是博俊喜欢的味道。博俊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静娴拖地板,看见博俊默不作声,她就思酌,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让他不高兴呢?静娴就这么在意博俊。

顾不上其他事,静娴赶紧去搜索博俊挂在墙上的小包。其实,如果不是博俊吩咐,她是不会去碰博俊的小包的。

轻轻拉开小包拉链,静娴怕弄坏博俊的包,她小心翼翼地把手伸进包里,随手搜出的是一份叠成花样的信纸。

这叠信纸的花样太熟悉了!恋爱时博俊写给静娴的信也是这样折叠的。这样的玩意是十几二十岁的人玩啊?他怎么现在也玩折叠信纸呢?真是“童心未泯”,静娴偷偷笑了。想看看可爱的老公在信纸上留什么文字图样,该不该打开?犹豫了一下,静娴还是轻轻打开了。

信纸里是博俊的亲笔迹,信的内容是写给一个陌生的女人。当然,陌生,只是对静娴而言,信里的这些内容告诉静娴,自己老公和她非常熟悉。

博俊的文采不怎么样,静娴很清楚,上那所大学前的考试复习,还是她花不少时间辅导他学习。但这封信博俊写得很动情,是真情流露,可见他很用心。信纸里那些充满柔情的话语,静娴多么熟悉,那些曾经都属于自己的,博俊今天给了别人,别的女人。

头“嗡”一声巨响,静娴被震得眼前一阵黑。才去培训几天,就能爱上别的女人!一起培训的女人。静娴的心一阵抽痛,浑身发软,她无法相信,但不得不信!她的心被一个什么东西狠狠地砸了一下,疼痛极了,疼痛得她不知所措地倒在床上,愣愣地看着天花板。其实静娴是个内心很脆弱的女人,也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人,初中时,同学们说她是现实版的林黛玉,哭花泣月的。只因为爱博俊,爱情的力量让柔弱的她情不自禁地为爱表现得似乎很坚强,好像还有些倔强。

当初,静娴爱上博俊时,亲人就强烈的反对,朋友毫不支持,说他是一无所有的废男人,而且还很花心。静娴不理睬亲人好友煞费苦心的劝解,风雨无阻地与博俊相爱,约会,结婚。那时的博俊一无所有,这是真的,说他花心,静娴不相信。她觉得博俊的山盟海誓,他的情言爱语,句句都是真的,就像她对他倾诉的一样,都是肺腑之言,永不变卦的爱情宣言。

反复阅读这封让她碎心剧痛的信,当初亲友说的话重现在静娴的脑海里。亲人朋友的话是正确的么?是爱情的毒药迷糊了自己的双眼吗?还是博俊的感情变化了呢?自己做错什么了?……

无法理清千丝万缕的纠结,静娴颤抖着双手,哆嗦着把信纸叠成原来的花样,放回原来的地方,找出博俊吩咐要找出的东西,奔车站去托运给他。忍着心里的疼痛打电话告诉博俊东西托运过去了,提醒他累了注意休息,孩子她好好照顾着呢。没有告诉他,她发现了他的秘密,一个令她的心整个人坠冰冷黑暗深渊的秘密。

夜深了,躺在床上,静娴抚摸着已经熟睡的孩子的小手,呆呆地望着窗外的茫茫夜色。她没有想到,博俊也会变心,他变心的理由是什么呢?静娴很伤心,很困惑,整个人像陷入无限黑暗冰冷的无底深渊,无力地挣扎在无边的黑夜里。

这一夜,静娴失眠到天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