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七 无奈的谎言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267 2011-10-23 10:42:04

  博俊回来了,这是静娴失眠的第四天晚上。

静娴习惯性地弯下腰给博俊的脚送上拖鞋,接过博俊臂弯上的背包,扑扑一下灰尘,把它挂到卧室的座架上。

“累了吧,坐这么久的车。”

“嗯。”

“饭菜我做好了,还热着。”

“我在外吃过了。”

“哦。”

静娴回到沙发上坐,抱着孩子,一字一调,教孩子读儿歌,在卫生间冲洗的博俊,时而哼着曲子,时而吹口哨。

静娴突然想起博俊的那封信,信里博俊那些似水柔情的话语在脑海里翻滚,字字像尖利的刀刺着静娴的心,胸口很疼很,疼到指尖。她抱着孩子的双手有些吃力,脸色煞白,两片嘴唇不规则的颤抖。

“明天你和孩子回学校了吧?”

……

“要不要带点什么东西?”

……

“车票买好了吗?”

……

“娴!”博俊大声叫:“你想什么嘛,跟你说那么多的话都不答应。”

“哦!”静娴回过神来。

“我明天带孩子回学校去,早上九点正的车。我不想带什么东西了,我晕车,太累。”其实她不知道博俊刚才说什么话,她只是想告诉博俊明天她带孩子回学校上班。

博俊坐下来,接过静娴怀里的孩子,亲了一下,乐呵呵的逗孩子笑。

博俊就和自己坐在沙发上一起看电视,怎么对博俊说呢?说自己发现他的不轨?他会不会骂自己不尊重他,侵犯他的隐私权?追问那女人是谁,长得怎么样?不,这样很无聊。静娴头脑一片混乱,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该对博俊说什么话,她也说不出话,满脑都是博俊的那封刺心的信。

博俊好像觉察到了什么,看了看静娴,问:“是身体不舒服?”

静娴摇摇头。

“你脸色很苍白,要不去医院看看?不然我不在身边,担心你照顾不了孩子。”博俊说。

“我没事,中午喝了点冷冻的,可能是这个原因,不过我已经买药吃了,一会儿应该好了。”

静娴对博俊撒了谎,她从来不撒谎,这是第一次对人撒谎,这个“谎”撒的有点悲凉。

“嗯,我明天还要出去一趟才能把这几天的事做好。”博俊举高孩子,一边对静娴说话,一边对孩子扮滑稽表情。

此时,博俊如此的开心。静娴的心是一阵一阵的抽痛。

博俊,你怎么变了?你原来对我的深情到哪里去了?静娴的咽喉被一块什么东西堵住,这些要问博俊的话被堵在心里,说不出来。

博俊丝毫没有觉察什么,他还在逗孩子乐。

静娴想到明天就要启程,觉得还是应该对博俊说点什么。她低着头,也低着声音:

“俊,我能照顾好自己,也能照顾好孩子,你不用担忧,路上注意安全,天凉就给自己添加衣服。”

博俊听到了静娴很久才说出的话,转头看了看静娴。

静娴知道博俊在看她,但她没有看博俊,眼睛直愣愣地对着电视屏幕,她的眼神是苍白的。

孩子在快乐中睡着了,安静地躺在博俊怀里。

“把孩子给我吧。”静娴从博俊怀里抱过熟睡的孩子。

除了电视里,男主人公和女主人公激烈吵架的场景,房间里其他一点声音都没有。博俊翘着腿仰靠沙发,眼睛看着电视屏幕,眼神则让静娴知道他很心不在焉。

静娴沉默了好久,欲言又止。可还是忍不住。

“俊……”

静娴轻声叫。

“嗯?”

博俊扭头看静娴。

“那天帮你找东西时,看见包里好像有一封没装进信封的信,折叠得很好看……”静娴没有往下说。

博俊把目光从她脸上移开,动了一下身子,眼睛快速地眨了几下,故作轻松。

“哦,那是培训的时候和一起参加培训的哥们开玩笑,写给哥们玩玩的。”他的音量也提得高了许多。

静娴轻轻的“嗯”了一声。

事实上,静娴已经打过那个女人的电话了,也知道那个女人在什么地方,不过静娴没有告诉那个女人她是博俊的妻子,只是说她也是参加培训中的一员。

静娴不在说什么,她抱起儿子,走进卧室,亲了亲孩子的小脸蛋,才小心翼翼地把孩子轻放到床上。她躺在儿子的身边,一手抚摸着儿子的小手,一手护着儿子的肩膀。

儿子在静娴温馨的臂膀下甜甜入睡,静娴熄了灯。

博俊关了电视,也走进房间,躺着,背对静娴,不一会儿就睡熟了。静娴看了看博俊,小心翼翼地转侧着身,她担心惊醒幼小的儿子,也担心吵醒也许忙得太疲倦的博俊。

背对着博俊,静娴抱住枕头一角,不停地来回搓捏,她的心忐忑不安,荒落而忧伤,不知所措地眨着疲倦却无法入睡的眼睛。

想到刚才博俊的谎言,自己的谎言。博俊的谎言是为他的精神出轨找个心安的借口,自己的谎言呢?为了什么?静娴鼻子一阵酸楚,泪水悄悄滑出眼角,滴落在枕巾上,她不敢擦拭自己的眼泪,她怕博俊知道她在哭,担心他明天出门有什么思想负担。博俊很辛苦,她这么认为,不应该在他出门时给他不好的情绪。

静娴这么想的时候,博俊已经沉沉入睡了。

清晨,最早的一丝阳光悄悄透过窗帘,博俊和孩子还在睡得很香,静娴蹑手蹑脚地起身,去摸摸博俊的那个小包,她想再看一看博俊那封她非常不愿意看到的信。人真是一个矛盾体,静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去找博俊这封让自己从心口痛到指尖的信,她摸了摸,找不到。再仔细一层一层找,那封折叠好的信已经不在包里了,不知道他藏了,扔了,还是…..呆呆看着正睡得香的博俊,眼前的博俊让静娴觉得有些陌生。

从昨晚到今早,静娴脸上没有一丝笑意,她岂能笑得出。博俊以为他的谎话可以瞒天过海,能吗?不可能。静娴的感情多么细腻,智商也不一般的,博俊也忽略了,女人的直觉有很多时候真的很正确。他是看不出,可能也根本没有想到,他的说谎瞒不过静娴。

返回学校的车要启程了,静娴接过孩子,对博俊说:“少喝点酒,伤身体。”

抱着孩子上车的时候,静娴想起一件事,回过头说:“俊,买给你的胃痛药在书房桌子的抽屉里,记得按时吃,按时吃才有效。”

车缓缓启动,慢慢离开车站,博俊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人海中。

望着车窗外,静娴想着博俊,想到博俊写给另外一个女人的那封柔情似水的信,静娴鼻子一酸,眼泪在眶里打转,溢出外面来,咿呀学语的孩子稚嫩的小手指着静娴的脸说:“妈妈这里有水。”静娴赶紧擦拭眼角,对孩子笑一笑,紧紧第抱住孩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