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十七 疤痕隐动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074 2011-10-23 10:42:04

  博俊回家,是中午时间。

他身后跟着一个约十八九岁的小姑娘。手里提一个大行李袋。

“这就是我们家,这位就是我妻子。叫大姐姐吧。”博俊对小姑娘介绍。

小姑娘很腼腆,恭恭敬敬站在门内,细声细气叫:“大姐姐,好。”不知道她是累了,还是太紧张了,几个字都吐的不流畅。

静娴知道小姑娘就是博俊找来的保姆。

“她叫李小琴。是一个朋友的远房亲戚。”博俊补充介绍。

“小琴,快进来,饿了吧,我给你热菜。”静娴接过小姑娘的行李,放在沙发旁边。转身要进厨房。

“不饿。吃过了。我,吃过了。”小姑娘有点急。

“我带她来的时候,在街上的快餐店一起吃过了。”博俊又过来补充一句。

“小琴,在姐姐家不要客气,就像在你自己家一样好吗?”

静娴一眼就喜欢这个农村来的小女孩。纯朴,斯斯文文的,那双大眼睛水灵灵的,清澈中含带羞涩。

“小琴,你使用过家用电器吗?”静娴问。家里需要做什么,怎么做,她得一样一样教这个小姑娘。

“没有。”李小琴很不好意思的表情。

“没关系。姐姐一会儿教你。”

听到静娴温柔的话语,看到静娴亲切的表情,保姆李小琴不再像刚进来时那么拘束,有些不懂的地方还主动问。

“家住哪儿呢?”静娴想了解多一些。

“河南。”

“哦,离这里挺远的。”

这么小年纪的女孩离乡背井,自谋生路,家境一定不乐观。

后来,保姆小琴告诉静娴,她十岁时母亲生病去世,家里有三个孩子,小琴排行老大。父亲一个人供不起三个孩子同时上学,所以小琴勉强读完初二就辍学回家,和父亲一起扛起养家供弟妹读书的重担。知道这些,静娴心里不由得对这个小姑娘产生怜爱之情。

有时候看着正在做家务的李小琴,静娴会产生李小琴就是自己的亲妹妹,而自己没有照顾好她的幻觉,内疚感也随之而来。她就和李小琴一起洗洗涮刷,说一些逗李小琴开心的话。

今天晚上,孩子比平时睡得早。

静娴想和李小琴多聊些,增进小琴对自己的信任,也许对她适应这里的生活能有所帮助。

“想家了,是吗?”

李小琴轻轻“嗯”一声。

“打电话给爸爸吧,问他身体好不好。”静娴是真心的。

“不打了,又没有什么话说。我把大姐姐家里的电话号码告诉爸爸了,他说有事会自己打过来找我。”小保姆说这话,眼神里充满思念。

一个纯朴、善良的山村女孩子。

静娴知道她是怕浪费自己的电话费,不敢多打。

“没关系的,这个电话你想什么时候打都可以。多多和家里的爸爸说说话,问弟弟妹妹读书怎么样了,他们听到你声音一定很开心的。”

静娴希望李小琴在自己家能放松心里压力,心情愉快,这个年龄的女孩子本来就应该拥有快乐。

“大姐姐先付这个月的工资给你,你给爸爸和弟弟妹妹寄去吧,他们可能正等着钱用。”静娴从包里拿出钱,她今天已经准备好要给李小琴了的。

“不,大姐姐我才来十天,还没有到一个月呢,不够时间我不能要你的钱。”

“没关系,这是大姐姐自己愿意,主动给你的。”静娴把钱放进小琴的手里。

“谢谢大姐姐!谢谢大姐姐!”她热泪盈眶,“大姐姐,我出来的时候,爸爸说,如果我得钱就快点寄给他,妹妹的书费没有交。”

此时的李小琴高兴,激动,急切,感动,她站在静娴面前,揣在怀里的钱,两只手捏来捏去。

静娴心有点酸。好懂事的一个女孩子!静娴的怜爱之情油然而生,自己也差点想流泪。

“睡吧,明天大姐姐教你去寄钱。”

“好!”小琴向静娴点一个头,正欲转身。

“哦,小琴,请等一下。”静娴叫住她,“这几天小宝跟你玩熟了,他很喜欢你,以后你就帮姐姐到幼儿园接送小宝了。”

“嗯,我也想接送小宝,这应该是我做的事,就是怕大姐姐不放心,所以不敢说。”李小琴抬起双眼微笑看静娴,纯朴而腼腆。

“去睡吧。”

有了小保姆李小琴,以后静娴就不那么累了。

该睡了,正要躺下,静娴想起博俊。

博俊出差在外还没有回来。博俊不在家已经有好几天。

进进出出,忙忙碌碌。博俊在外真辛苦。静娴想起,他的胃不太好,他今晚是不是又应酬醉得一塌糊涂了呢?醉的时候,他一定很难受。醉醒的时候,他一定又叫肚子不舒服,连早餐都吃不下。他吃药了吗?不按时间规律吃药他的胃痛病又折腾他了。

打电话问问他吧。静娴想。

可能他已经睡了,不打了,让他好好休息。静娴又想。

女人就爱胡思乱想,可她只想念自己的老公一个男人。

女人就爱胡乱猜疑,只因她太爱这个男人。

放下电话,静娴心里想起那段博俊让她伤心至极的日子。她不想想起的,可就是在这个夜晚不知不觉想起了。

博俊还会变吗?

有人这么分析说,出差的男人很容易出轨,因为出差的男人寂寞,寂寞的男人就想出轨,因为寂寞会感到孤独,孤独就想找人陪伴,想找人陪就会萌生欲望,萌生欲望后有机会就赋予行动,因为老婆不在身边,看不见也管不着,不必产生罪恶感和内疚感。这样分析解剖男人的本质特征,即使不是完全的真理,但也不是太荒谬。现实中,可是有不少实际例子能证明这样的分析解剖不算太荒谬的。几年前,博俊去参加培训就有过,虽然静娴的爱唤回了他,但伤疤就是伤疤,虽然愈合,疼与不疼,都永远存在。

博俊会不会又属于“不太荒谬”那类型的?静娴不敢往下想,她心里已经有过一道深深的疤痕,再往下想就触痛内心深处的那道伤疤的。

博俊他一定不会再那样了。静娴自我安慰。

闭上眼睛,她看到微笑的博俊,提着旅行包,健步向她和孩子走来。说,他的胃不疼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